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A股公司天价招待费玩起失踪

2015-04-25 09:13:29 来源: 周末金证券

  打死也不说 反正你看不见我

  A股上市公司2014年报披露已近尾声,备受关注的业务招待费相继曝光。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截至4月20日,在有可比数据的1273家上市公司中,业务招待费同比下滑12.54%,亿元招待遁形。不过,相关上市公司的管理费用不降反升,猛增11.28%。

  天价招待费失踪

  截至4月20日,两市共有1864家上市公司发布年报,1279家在附注中披露了业务招待费。而在具有可比数据的1273家上市公司中,2014年共发生业务招待费61.54亿元,2013年该项费用共70.36亿元,同比下降12.54%。

  数据显示,去年业务招待费有所下降的公司共有817家,占比64%。其中,同比降幅超过50%的公司有113家。降幅最高的利源精制是一家民营企业,该公司去年业务招待费仅有9.85万元,回落89.51%。东信和平、文山电力的业务招待费分别为186.36万元、67.85万元,降幅分别为83.94%、83.09%。

  东信和平相关人士的回应相当简单,“因为我们是国企,所以业务招待这块预算减少了,但我们的业务量还是增长的。”

  记者注意到,也有一些企业的业务招待费大幅飙升,同比增幅超过50%的达到117家。增长最厉害的是海澜之家,其2013年业务招待费为134.9万元,去年这一数字涨至854.4万元,增幅达到533%。吴通通讯、科大讯飞的增幅分别为302.5%、283.5%。

  海澜之家内部人士解释,“我们刚刚经历了重组,盘子大了,自然业务招待费就会增加。另外,公司去年开展了新业务,也带动了这块费用。”

  值得一提的是,上市公司的亿元招待费已经悄然消失。截至目前,业务招待费位居三甲的是上海建工、信达地产、中南建设,金额分别为9813.55万、8133.72万、7428.69万元,同比增速分别为-34.69%、10.53%、-6.5%。

  上海建工对记者表示,“虽然总的费用比较高,但公司的业务招待费已经有了大幅下降,而且我们的主营收入就有上千亿,净利润也保持一定增长。”

  改头换面“躲猫猫”

  看上去,上市公司都在大幅压缩业务招待费,同时不忘交代业务还是很卖力地在增长。事实果真如此吗?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1854家上市公司曾在2013年年报中,披露过业务招待费,但其中581家公司的2014年年报中,相关数据却玩起了“躲猫猫”。比如,中国电建2013年的业务招待费超过两亿。陕西煤业、新希望、中煤能源、庞大集团等公司,2013年业务招待费均超过5000万元,如今统统隐身。

  “为什么不披露?因为同行业其他公司都是这样做的。这里面考虑到很多因素,比如企业体量大,业务招待费肯定会高,但一些舆论不考虑很多客观因素,刻意地炒作所谓‘天价业务招待费’,我们也是有所忌惮。”一家“中”字头的上市央企内部人士向记者诉苦。

  记者注意到,不少上市公司通过分拆或合并的方式将业务招待费藏于其他会计科目下,手法相当隐蔽。知名会计专家马靖昊透露,通常企业会将业务招待费隐藏于“管理费用”、“销售费用”中。另外,将“业务招待费”化身为“会议费”、“差旅费”、“办公费”、“研发费”等,也是常用手段。部分企业也会将“业务招待费”计入生产设备、材料等费用。

  数据统计显示,在这1273家上市公司中,2013年管理费用合计为2673.93亿元,2014年管理费用合计为2975.5亿元,同比增长了11.28%。在业内人士看来,业务招待费作为管理费用明细下的一个子科目,若出现大幅下降,理论上会拉低管理费用。但事实上管理费用不降反升,说明其他子科目可能有所增长。

  比如,一些企业的会务费高企,上海医药去年的会务费超过两亿,大北农、紫金矿业、福田企业的这一费用均超过4000万元。央企中电投旗下的东方能源业务招待费,虽然由2013年的111.33万元降至去年的60.15万元,降幅接近46%,不过会议费、协会会费、中介机构费等科目却出现较大幅度上升。

  硬性披露才能规范

  据了解,在会计科目中,招待费是指企业为生产、经营合理需要而支付的应酬费用,但哪些费用算招待费,并无明确规定。而且,目前证监会也未硬性规定业务招待费必须单列披露。

  沪上某知名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对记者表示,“行业特质、企业经营模式、内控手段不同,导致业务招待费高低不同。部分公司业务招待费即便高企,但目前找不到不合法的依据,我们只能从经营结果方面来考量。出去了那么多钱,就要相应赚回那么多,如果只出不进或者多出少进,就是不正常的。”而让投资者愤懑的恰恰是,大多数企业的净利增速都赶不上招待费。

  以中国铝业为例,公司去年亏损162.17亿元,创下A股上市公司最高亏损纪录。公司未披露业务招待费,但去年管理费用为43亿元,相比2013年的26亿元,增长了65%。

  “公众对业务招待费的关注度比较高,但现实情况是,费用越不正常的企业,越被刻意隐藏起来了。”马靖昊对记者感慨道。

  记者注意到,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连续在上市公司年报审计有关事项的提示函中,提醒注册会计师对业务招待费等要给予“重点关注”。但当越来越多的企业将业务招待费变成不能言说的秘密时,这样的“关注”显得格外无力。

  马靖昊呼吁,上市公司应尽可能对企业财务收支增减情况做详细披露,监管部门需要硬性要求上市公司如实披露业务招待费,只有接受公众监督才能让这项费用更规范。 (至诚证券网)



至诚财经网
内容由至诚财经网(zhicheng.com)整理提供

至诚财经网至诚财经网微信公众号至诚财经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至诚财经网(zhicheng.com)最新动态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