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中国中车最新消息:将成有国际水准实力央企

2015-06-01 09:33:24 来源: 中国投资咨询网

  南北车的合并重组之所以推进得如此神速,与高层关注不无关系。南北车双方人士,以及接近国资委的相关人士均向记者坦承,在南北车重组上,有关部门意愿强烈。  5月7日,对于此轮央企大整合大重组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

  从这一天起,中国南车和中国北车开始最后一轮停牌,等复牌后,已是中国中车诞生之时,南北车就此将走入历史。

  南北车的停牌,加上资本市场的近日深度调整,让情绪持续高亢的投资者可以冷静下来,理性看待央企的改革与重组,而不是一味热衷于炒作概念与传言。

  于是,我们选择在这一时间节点推出这一专题,试着总结南北车模式对其他央企整合的启示,探讨央企改革与重组如何双轨并进,以及理清重要行业重要公司的重组趋势。

  中国中车的诞生历程,完整诠释了中央开启此轮央企重组的用意与思路,因此,此时回顾中国南车与中国北车的重组历程,或能更加系统地掌握此轮央企重组的逻辑,以及未来的重组思路。

  5月7日起,在A股和H股的中国南车与中国北车开始停牌换股,直至最后合为一家上市公司,即中国中车。

  按照两家公司最新发布的财报,截至2015年3月底,中国南车与中国北车的资产合计2998亿元,轨道交通装备行业巨无霸即将落地。

  中国中车的诞生历程,完整诠释了中央开启此轮央企重组的用意与思路,因此,此时回顾中国南车与中国北车的重组历程,或能更加系统地掌握此轮央企重组的逻辑,以及未来的重组思路。

  重组神速一年落定

  2014年12月30日,中国南车与中国北车正式宣告,将合并为一家新公司,双方初步拟定新公司的中文名称为中国中车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国中车。

  合并后新公司同时承继及承接中国南车与中国北车的全部资产、负债、业务、人员、合同、资质及其他一切权利与义务。同时,合并后新公司将采用新的公司名称和组织机构代码、股票简称和代码、法人治理结构、战略定位、组织架构、管理体系、公司品牌等,从而实现双方的对等合并。

  尔后四个多月内,南北车双方都相继获得各自股东大会、证监会、商务部和各国监管机构对双方合并的认可,从法律程序上拿到了中国中车诞生的通行证。

  中国中车的诞生过程可谓神速。从拟意到实现,不到一年的时间。

  记者从接近国资委的相关人士获悉,2014年7月国资委决定将中国南车与中国北车进行合并重组,随后两家公司聘请中介机构进场,起草各自的重组方案。据悉,中金证券和长城证券均是2014年8月份入场。9月初双方已向国资委提交各自的重组方案。而后双方还成立了重组小组,由中国北车董事长崔殿国任重组组长。

  2014年9月,重组消息在市场开始有了传言。中国南车与中国北车还发公告辟谣,不料,很快,2014年10月27日起,两家公司双双停牌,公告有重要事项发布,两个月后的12月30日,该重要事项被证实为合并重组。

  中国北车内部人士向记者坦承,原本料不到这起重组会推进得如此迅速,按照以往央企重组的经验,像这么大的央企合并重组为期两年完成极为正常。比如中国外运集团和长航集团的合并,是从2008年宣布意向,但正式合并拖至2010年才开始。

  海外竞争驱动力

  2015年3月25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还特意为北车南车重组开辟一个议题,听取两家央企重组进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当时要求遵循国际规则,把重组各项工作做深做细,确保企业稳定运营,促进效益提升。在此之前,李克强曾多次在国际场合为中国铁路装备站台推销。

  高层为何高度专注南北车的合并?众多分析都认为源自南北车在海外的恶性竞争。

  2013年6月,21世纪经济报道独家披露过中国南车和中国北车在阿根廷恶性竞争的情况,当时,中国南车以127万美元/辆的价格,超低价地甩开中国北车及其他中国企业,先后获得了多笔阿根廷地铁的订单,但这一抢单事件引发了连锁反应,不仅让阿根廷方面认为中方企业的报价不严肃,还搅局了中资公司另外30亿美元的已签约项目。

  实际上,阿根廷的这起削价竞争,只是南车与北车在海外多个市场进行价格竞争的缩影。中国国际贸易学会副会长李雨时向记者透露,商务部的内部简报中经常通报类似的削价竞争事件。商务部尽管多次出规整治,仍无法解决,而且,随着中国国企参与国际竞争的深入,在越来越多的市场争夺激烈,恶性竞争的态势越发恶劣起来。

  在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看来,随着南车、北车走向海外的步伐加快,之间的竞争也在加剧,在协商无法解决恶性竞争的情况下,合并为一家或可缓解这一矛盾。另外,合并为一家也有利于高铁品牌效应扩大化。

  不过,这或许只是南北车合并重组最为浅层的原因。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张文魁认为,同上一轮重在打造国内前三竞争力的央企重组不同,这一轮央企合并重组的逻辑是,国家希望打造出在各行各业能够与国际巨头竞争的、有国际水准的实力央企。

  这些央企既然定位于参与全球竞争,对手又是国际同行,必然要求能与其他国际巨头拥有一样的资产规模、经营效益和品牌影响力,资产规模的拼凑合并是容易,但经营效益与品牌影响力却是需要长期仔细耕耘。(至诚财经网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