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6月10日:今日股票市场早间重要传闻小道消息泄密一览

2015-06-10 10:36:52 来源: 中国投资咨询网

  传:北玻股份产业基金关注政策概念标的
 
  北玻股份(002613)周二表示,海通北玻产业基金运行顺利,基金正在抓紧寻找和调研节能环保,智能制造,互联网++工业等国家鼓励的新型产业,为公司有步骤的进行产业整合、产业提升、产业延伸打造基础,开辟道路。
 
  去年9月,公司与海通吉禾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合作设立北玻股份海通北玻产业基金。公司公告显示,该基金以高新玻璃技术装备和材料及相关领域企业项目为主要投资方向,已取得标的公司实际控制权为主要目标。
 
  北玻股份主营业务为研制、开发玻璃深加工设备和技术;以及玻璃及产品的加工、销售。
 
  传:高扬集团涉嫌非法集资超6亿元遭调查
 
  无论多么精妙的骗局,终有真相大白的那天。
 
  5月底,起于温州商人苏余丰及其实际控制高扬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高扬”)的非法集资骗局终浮出水面,引起震动。据多名债权人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此次非法集资牵涉苏州和扬州两地3000余人,资金总额达到6亿余元。
 
  此前,苏州当地公安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属非法集资的一种)对高扬苏州子公司进行立案调查。6月2日,苏州当地政府向投资人表示对高扬的调查还在继续。
 
  高扬主要以出售扬州月星家居国际广场(下称“月星广场”)和苏州高扬国际广场(下称“高扬广场”)两个商业综合体项目经营权的方式进行筹资。月星广场于2012年3月奠基,由浙江家居巨头月星集团与高扬联合投资,总体量达到20万平米。高扬广场则由高扬子公司投资,总体量9.9万平米,2011年4月奠基,当时预计投资8亿元。
 
  2012年6月起至今,高扬以出售商铺经营权的方式,从苏州、扬州两地的“投资人”手中筹集资金6亿余元,并书面承诺定期返给“投资人”一定收益,最后以回购的方式保证退出。但2014年底,高扬频频爽约,未能按时支付早前承诺的收益,月星广场和高扬广场两个项目也开始陷入停工。
 
  一位接近高扬集团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两地商业综合体项目开发资金或遭挪用,以偿还此前债务。(至诚证券网)
 
  111
 

 
  非法集资逾6亿
 
  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3月26日,苏州工业园区安泰国际商务大酒店有限公司(下称“安泰国际”,高扬广场开发商)遭苏州工业园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调查,公司账户已被冻结。
 
  安泰国际注册资本5500万美元,股东为高扬控股集团(香港)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苏余丰),主要在苏州工业园区从事酒店、商业用房开发经营等。
 
  2012年6月,高扬广场主体构造尚未完工之时,高扬便以1万-3万元/平米的售价,将政府规定其自持的商铺(不具备预售条件)经营权售卖当地2400余名投资人,共筹措资金约 4.8亿元。
 
  “高扬出售给我们经营权的商铺位于裙楼和地下室,这些是政府明确规定不允许出售的。”5月30日,苏州债权人安莹(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称。
 
  在买卖合同中,高扬设置的回购条件分为出售10年经营权(2年后可选择高扬回购或继续持有拿利息)和15年(5年后高扬回购)两档,“投资人”第一年可以获取本金数额11%的返息,随后利率逐年递增。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不具有房产销售的真实内容或者不以房产销售为主要目的,以返本销售、约定回购等方式非法吸收资金的,满足相关条件则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早已涉嫌违规的高扬,直到今年3月才招致查处。“2013年8月,我购买了高阳广场经营权,当时没有预售许可证,高扬承诺每半年返一次收益,我本该在今年3月拿到第三次返息,但高扬却屡次爽约。”安莹称。
 
  据高扬集团的资料显示,高扬广场当前已投资8.5亿元,超出预期目标8亿元,尚需再投2.5亿元即可完工。然而,高扬在公开渠道的融资已经超过了11亿元,远超其预期资金数额。
 
  一份来自中信信托的《苏州高扬安泰国际广场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显示,安泰国际作为借款人成立了一只资金规模不超过4.4亿元的集合信托,由月星广场土地作为抵押。高扬亦通过安盈基金融资6亿元用于项目建设,自2016年7月起,高扬每月按本金的15%、15%、20%、30%归集还款。
 
  此外,高扬以安泰国际100%股权作抵押,通过方正东亚信托为高扬广场又融资4亿元。撇去之前筹集的4.8亿元,高扬已累计为高扬广场累计融资至少14.8亿元,超出项目当前需要的11亿元,为何高扬广场仍在2014年下半年停工?
 
  时代周报记者就相关融资数据向高扬广场项目销售总监高桦求证,其表示此事已被公安部门调查,不方便透露信息。
 
  时代周报记者以债权人身份致电苏州园区政府金融办,相关人员表示,高扬在苏州的项目已经被抵押给信托公司,其也由于资金链断裂无法偿还信托的资金,旗下已经没有多少可变卖的资产。(至诚证券网)
 
  111
 

 
  资金链断裂项目停工
 
  与苏州高扬广场相似的场景在扬州月星广场项目上重演。多项公开资料显示,月星广场由高扬与月星集团共同投资7亿元兴建,后者负责经营管理。
 
  购买该月星广场经营权的梁平(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称,其在2014年7月花费30多万元购买商铺经营权,单价2.9元/平米。
 
  时代周报记者从多个渠道获悉,高扬苏州项目经营权分割出售给了1000余名“投资人”,金额从5万至百万元不等,共融资约2.75亿元。时代周报记者就相关问题致电高扬集团副总裁周鹤,对方拒绝给予回应。
 
  从高扬与“投资人”签订的合同来看,月星广场有两种投资方式。
 
  产权房投资为:前3年固定收益21%一次性抵扣房款,第4年开始逐年递增1%;非产权的经营权投资门槛为8万元,第一、二年收益率为9%,此后逐年递增1%,皆可短期回购。
 
  虽有数亿元融资,月星广场依旧于去年年底停工。高扬也因无法按时向“投资人”返回收益,5月以来多次遭遇集体维权。面对质疑,高扬称到项目完工仍有1.9亿资金缺口。
 
  时代周报记者以债权人身份致电扬州市邗江区竹西街道办,工作人员表示,当前高扬正试图通过融资来弥补资金缺口,必要时候考虑资产抵押。
 
  在事件愈演愈烈之际,月星集团却始终保持缄默。时代周报记者致电月星集团公关部总监何默,对方否认与高扬之间存在商业合作,并称高扬使用月星家居品牌未得到正式授权。
 
  然而时代周报记者获取的文件却显示,月星家居早在2014年7月便与高扬扬州子公司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以2400万元购买后者16.7%的股权,但高扬未能按时履行承诺变更工商资料,月星家居于2014年9月向高扬扬州子公司发过催告函,要求高扬变更工商资料或者退回资金。(至诚证券网)
 
  111
 
  劣迹斑斑已被法院列入黑名单
 
  在苏州和扬州两地项目陷入资金链断裂之时,高扬旗下位于新沂的苏北物流城项目,亦有数位“投资人”向时代周报记者反映,购买上述商铺产权长时间未获返息。
 
  一位苏北物流城的“投资人”对时代周报记者称,2010年底其购买苏北物流城二期两套商铺产权,高扬承诺售后包租并每年返还8%租金,但当前已有两年未收到返租。
 
  时代周报记者此前向新沂市政府部门核实,对方表示苏北物流城还在正常运营当中,个别“投资人”退租正常。
 
  除了不能按期返息,高扬两个商业综合体价格极低。2004年高扬底价摘取的高扬广场地块,楼板价仅360元/平米。2010年底价竞得的月星广场地块楼板价仅563元/平米。
 
  作为高扬掌舵人的苏余丰,曾担任浙商主席团主席、江苏省浙江商会副会长。媒体报道显示,早年间,苏余丰从事酒店用品贸易行业,后因为判断失误遇到重大挫折。2002年,苏余丰来到苏北开辟市场,由其开发的宿迁数码科技广场在宿迁一炮打响。
 
  首战告捷的苏余丰开始疯狂扩张。2005年,其主导的徐州新沂的苏北建材物流中心再次斩获成功。随后,由高扬斥资2 亿元兴建的家得福建材家具广场开业。2007 年,苏余丰在扬州市北区开发了占地300亩、建筑面积20万平米的扬州江阳商贸城。
 
  随后,高扬又斥资打造湖南益阳罗马假日酒店等多个酒店,收购扬州大桥食品城。据接近高扬集团的人士透露,在高速扩张之下,高扬的资金开始困顿起来,无奈只能挪用苏州和扬州两地项目的建设资金用于偿还之前的负债。
 
  时代周报记者获悉,此前苏余丰曾因民间借贷拒绝还款数次被告上法庭,新沂市法院曾以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将苏余丰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另外,苏余丰旗下安泰国际、扬州博润因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隐匿财产并规避执行也于去年11月被苏州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黑名单。此外,高扬旗下子公司因未按时归还小额贷款公司贷款,也在2014年底被告上法庭。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