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中国中车最新消息:中国中车或是压垮A股的最后一粒沙子

2015-07-06 10:11:44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中国中车最新消息

  6月15日以来,A股出现世界金融史上都相当罕见的急促暴跌,两周时间里从快牛一下子急变为快熊。

  指数方面惨不忍睹,上证指数从6月12日的最高点5178点以来暴跌29.9%,创业板指数则自6月5日的最高点4038点以来暴跌39%。

  个股方面,更是惨上加惨,6月26日、6月29日、7月2日、7月3日接连出现沪深两市l000多只个股跌停的情景。第一财经《财商》(微信:caishang02)统计显示,截至7月3日,超过1000家的上市公司股价被腰斩。

  这是为什么?自6月19日以来,各大微信群中的群体性情绪上演了从愤慨?希望?“为国接盘”式的调侃?狐疑犹豫?死一般的寂静?阴谋论?斗志高昂热议救市,一些时候少数群还夹杂着“为国护盘”的悲壮情怀。

  在此情绪演化的背后,更多的是指责监管和泡沫,理性探讨市场的演化却非常罕见,更少有人反思自身的贪婪与策略错误,甚至不少机构投资者亦是如此,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觉得是自己的错。

  市场究竟发生了什么?作为一个复杂性混沌系统,市场没有真相,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尽可能去逼近真相。关于A股是否存在泡沫,泡沫为何破裂,这些属于见仁见智的问题,笔者不将其作为研究的开端;关于谁在做空的阴谋论,笔者不以为然;笔者试图在近期持续复盘的基础上从系统的角度呈现一个A股急促暴跌技术性的复盘,本篇系列之一。

  中国中车复牌逆转:

  系统崩溃的最后一粒沙子

  6月8日,中国中车由中国南车、中国北车重组合并完成并复牌,当日开盘即涨停,成交量仅7.72亿元,换手率为0.1%,为中国南车最后一个交易日即5月6日成交量的1/16。

  今年3~4月中国南车和中国北车合并引发的市场爆炒,堪称极度的非理性,以致两公司市值之和超波音加空客之和。甚至在4月21日跌停后仍有大量股民涌入。中国中车也因此被称为“中国神车”。

  回头看,6月8日是本轮牛市以来最具欺骗性的一日,当日银行、证券、保险等所谓的“金三胖”领涨全市,大有金融股停歇半年王者归来之架势,其中一个重大因素是市场期待6月10日的关于A股能否纳入MSCI指数。中国中车兼得市场氛围与王者风范,复牌即涨停也似乎理所当然。

  6月9日,中国中车无悬念地开盘涨停,但迅速冲向跌停,而在前期经过不断抢反弹以及打开涨停板的赚钱效应之下,中国中车当日涌入了大量的资金,但这依然无法阻止当日逼近跌停的窘境。6月9日中国中车成交量为496.9亿元,换手率为7.1%,成交量占当日沪市的4.3%。

  6月9日晚上证所披露的龙虎榜数据显示,当日最大的卖出方为国信证券大连和平广场证券营业部,卖出11.65亿元。在前五大卖出席位上,有三家为机构专用席位。而在前五大买入席位上前四家为机构专用席位,合计买入22.62亿元。买入排名第五的席位为国金证券上海黄浦区西藏中路营业部,买入金额为2.95亿元。

  6月10日,中国中车股价跳空低开近7%,对于这样一只成交量巨大、流动性排名居前的股票,如此大幅低开是很罕见的。最有说服力的一个推测就是,大量的股份在集合竞价阶段就开始抛售,甚至是第一批杠杆炒作中国中车的场外配资遭遇强平所致。

  6月10日晚上证所披露的龙虎榜数据显示,当日卖出的前五大席位中有三家为机构专用席位,还有中信证券客户资产管理部,卖出席位排名第五的则是6月9日买入第五的国金证券上海黄浦区西藏中路营业部,该席位当日卖出金额为2.03亿元。

  蹊跷的是,在当日买入的前五大席位上,国金证券上海黄浦区西藏中路营业部排名第二,买入金额为2.02亿元。

  6月10日,中国中车的成交量缩减为320亿元,换手率为5.19%,一度跌停,当日最终下跌9.73%,逼近跌停。

  6月11日,中国中车继续下跌,成交量略降,一切看起来波澜不惊,但背后却是暗涛汹涌。当晚上证所披露的龙虎榜数据显示,当日前五大卖出席位中有两家为机构专用,一家为沪股通专用,6月9日最大的卖出席位国信证券大连和平广场证券营业部再度现身并排名首位,卖出11.84亿元,而国金证券上海黄浦区西藏中路营业部在中国中车复牌之后第三次现身,当日卖出6.7亿元。

  再让人觉得蹊跷的是,国金证券上海黄浦区西藏中路营业部在6月11日还位居当日第三大买入席位,买入6.86亿元。该营业部席位多次同时出现在买卖席位前列,是否存在对倒嫌疑,有待监管部门去查证核实。

  回头来看,6月9日中国中车的股价从涨停到逼近跌停,开始了该股从最高点最多下跌54.69%的暴跌之旅。到了6月11日,该股股价跌破30日均线,从技术上增加了进一步暴跌的可能性。

  在中国中车复牌后的逆转过程中,一些市场人士敏锐地认为,中国中车很可能是中国石油第二,而中国石油上市之前投资者的热情也达到了空前。这样的论调最早在6月10日的报道中被提及,自此中国中车不再被称为“中国神车”,而被称为“中国灵车”。从情绪角度而言,这种唯象性认知被高度抽象概括,而微信群等社交媒体的泛滥,为这种抽象概括和恐慌情绪提供可病毒性传染的基础。

  历史上的无数事实说明了这样一种情形,当事人的一个看似正常、往日里也很正常的举动,很可能形成一个病毒式的扩散,最终引发一场变动,事态的发展和结果是占主导地位的当事人也无法想象和左右的。

  中国中车表象的股价崩盘以及背后的买卖行为,正成为A股本次系统性崩溃的最后一粒沙子,也可以说是压垮A股这只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