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重回牛市 还有多少可能?

2015-07-11 09:11:56 来源: 中金在线


  周三收盘前,我在朋友圈里发了一个帖子:《摸一下又如何》。讲到市场底是由少量先知先觉者和大量赌徒共同构成的。说这次老金要做一次赌徒。“本想观战的,但看到这么多战友被敌方炮火压得抬不起头,就做一次志愿军吧”。在简单讲了几条理由后,引用了一首高邮民歌词——妹子长得漂漂的,心里有点跳跳的。以此调节气氛,调动大家的抄底情绪。
 
  天遂人愿,周四的市场终于反弹,而且反弹力度前所未有。至于反弹高度,老金还没推敲,因为势未出,预测也只是黄金分割之类的,无意义。只是从经验推断,4430点到4570点有望成为本轮反弹的目标区,理由是过犹不及。
 
  一个重要的、足以导致趋势告一段落甚至终结的目标价被大幅超越后,再重新跌回到这个价格下面,那么这个目标价就等于没到过,还要再去一次,以验证该价位的有效性,这就是价格运动中的过犹不及——超过了,等于没到过。而4430点和4570点,分别是2444点至1849点的3.34倍,2478点至1849点的3.34倍,所以它有望成本次反弹的目标指向。
 
  我知道,很多人已摩拳擦掌,场外配资电话又被打爆,即便是最稳健投资者,也认为目前市场已处于最好时段。因此,把周四的上涨界定反弹,会让很多人失望,甚至又会被骂一次白痴。但有两个事实我们应可看到。
 
  一是从5178点到本周的3373点,分时走势上是一组清晰的下跌推动浪,尤其是中证主力合约,特别清晰典型,因此形态上,它应归结为调整A浪——说到A浪,我希望别望文生义地想起波浪理论的“C浪是最具杀伤力的一个浪”,世上根本没这回事。对本次调整的形态,我有过界定:由于2270点到1974点是一组先平坦型后逆势型调整,因此,本次调整最大可能走的是一组“V型+平坦型”。在一个高投机市场中,A浪通常是落荒而逃作鸟兽散,而C浪通常是挤牙膏,所以,深A+浅C是常见的事。尽信书,不如无书。
 
  二是本轮下跌的头部是周长阴+月长阴。很多年前,有一只股票从最高价下跌,当头的日长阴、周长阴、月长阴,我评述说这是一种长期头部标志,这只股票至少10年内不会创新高。因为越是不合理、越是虚的价格,见顶后脱离头部的速度越快。当然,这一次的大盘情况有点特殊,但周长阴+月长阴的严重性依然不可小觑,取中庸一点的态度,先界定为反弹是比较合适的。
 
  我常在群里和大家聊一些与投资有关的事,有时是直接的,有时是间接的。这次大变故让很多人吃够了因果逻辑的苦头,因此近期关于因果逻辑和如何面对混沌市场的话题讲得比较多。
 
  我们首先要明白,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混沌市场,根本无法用简单的因果逻辑来把握。很多所谓的因果、逻辑,一半来自场景预设,天生地从理论出发,以为存在某因时,比如会出现某果,反之则不会。比如去年四季度前,甚至是年底前,很多人不相信熊市已结束,牛市已开始。原因就在于人们天然地把股市当作国民经济的拖油瓶,认为只有宏观经济好,股市才会好。还有一半来自两个先后出现的现象。比如公鸡打鸣,天亮了,在远古人看,这绝对是因果。别笑古人,“后人视今,犹如今之视昔”,很多振振有词的因果、逻辑,其实并不比这高明多少。
 
  在一个混沌世界里,诸多的因可以导致同一个果,同一个因可以导致不同的果。我们很难在事先断定,此因究竟会导致何果,或者说哪一个因会起主要作用。否则,有很多重大变故,我们应该在事先就能把握,不必等事后再去寻找,再去解释。遗憾的是,许多坚硬无比的逻辑,都是事后完满解释的产物。因为人本质上是一种分析动物,寻求完满解答,是人类不息的追求。
 
  那么,在一个混沌市场里,我们该如何做因果推断?有三个哲学观念可帮助我们。一是毛泽东的抓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二是尽可能从本质的、永恒的规律着手,三是寻求必要性与可能性的契合。何为必然性?这个问题我问过很多人,还没遇到一个能准确回答的。“既是必要的,又是可能的,就会成为必然的”,这是1972年在徽州读高中时老师就教给我们的一个哲学思想,看来应试教育下,人的知识结构和“思维结构”是有缺陷的。
 
  拿这波牛市来说,宏观经济的下行压力越来越大,传统三驾马车的驱动力基本已无指望,这是当时的主要矛盾。投资人研究宏观经济时一定要知道,宏观经济怎样以及会怎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政府会出什么招?有什么牌可以打?从这个角度把股市放进去,我们就会知道,股市已成为最重要的一张牌。用牛市来驱动经济,这在世界股票史上不是第一次,当年英国 ,后来美国都做过,中国也一样会做一次。
 
  抓住了主要矛盾,知道了启动股市的必要性后,剩下的就是可能性。股市有没有被利用和走牛的可能性?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从1849点到行情爆发这一年间,我写的所有文章,无论是宏观经济、形态与周期、估值与供求,其实都是围绕这必要性和可能性展开的。
 
  但是,到5000点后,主要矛盾其实已发生了变化,过快的上涨使股市已远远走到宏观经济战略所需的前面,用我的话,等真需要股市出力时,大家早已一哄而散,留下一地鸡毛,让政府来收拾。对慢牛的呼吁反映的正是这样一种思考。与此同时,场内外融资总量大幅飙升,已远远超过股票保证金总额,换言之,巨额的流通市值竟然大部分是靠借贷支撑的。1999年和2000年,我们曾启动股市,促进内需,但到后来,促进内需的目的尚未达到,股市风险已十分巨大。本次调整和当时异曲同工,有它的必要性,至于可能性则不用说,巨量融资本身就是一个连环炸。
 
  维持股市的健康稳定发展这一方针不会变。中国经济需要一轮牛市的支持,这个必要性依然存在。但立马走牛尤其是快牛,这个可能性有吗?至少老金看不出来。除非由政府出钱,把所有退出的融资额加倍返还给股市,让它真正成为一轮“国家给大家发钱”的牛市。
 
  稍安勿躁,以平衡市的心态对待后市,方为上策。(至诚财经网

       至诚财经网提醒: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站点的内容转载于中金在线直播,仅供参考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