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A股舆情全记录:企稳后的国家队将何去何从

2015-07-17 11:01:03 来源: 证券时报

A股
 
  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马建勋赖梓铭
 
  在6月15日上证综指登上5176.79点的近期最高峰的时刻,这一轮股市巨幅震荡的能量储备也达到了极值。10天之前,证监会一则禁止未经批准的两融活动的政令,如今被舆论认为是巨震的开端。回忆起过去30天,在资本市场的跌宕起伏、监管层细致入微的管理措施、股民从疯狂到恐慌的轮回中,舆论在分歧和争议中逐渐弥合而统一。
 
  牛市忽告急 配资成祸首
 
  监管层清理场外非法配资,成为这一轮市场巨幅震荡的“引爆点”。
 
  5月底,一则关于券商自查A股场外配资,HOMS系统被禁配资端口接入的消息让市场担忧无比,尤其是通过HOMS开户的客户将强制平仓。但是相关机构很快表态,这次查的是券商不能给配资提供端口便利,并不是HOMS系统不能用了。在浩如烟海的市场信息中,这则消息并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
 
  但事情开始起了变化。6月5日,证监会公告禁止未经批准的两融活动。6月12日,证监会要求券商自查场外配资。6月13日,证监会公告禁止券商为场外配资提供便利,并关闭所有HOMS接口。彼时,市场认为三道政令只是监管层平抑当时证券市场过快上涨的势头,不过是“快牛变慢牛”罢了。
 
  投资者仍然沉浸在乐观的情绪当中,数据显示,沪深合计两融余额仅仅在6月5日当天略微下降,随后高歌猛进,直奔2.27万亿元峰值。场外配资余额尽管没有明确的数据统计,但业内人士估计,其增长态势往往高于场内两融的增长速度。
 
  最乐观的时候往往是最危险的情况的开端。6月15日市场开始下行。6月26日,上证综指创下-7.4%单日最大跌幅,证监会表示大跌是过快上涨的自发调整。6月29日,证监会表示场外配资的高风险已经释放,券商两融强平金额不到600万元。30日,中证协表示,3大配资系统接入客户资产近5000亿元,强平比例很小。当天,上证综指从29日的4053.03点上涨至4277.22点,7月1日回调至4053.7点。一些媒体和网络大V戏称,3天涨了0.7个点,“慢牛”看来是没问题了。
 
  当时,市场谈及“去杠杆危机”的主要观点,第一是分业监管下的制度套利问题长期困扰中国的金融市场,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相当于防止银行系统的大面积坏账以及挤兑,银监会未能对银证合作、银信合作等最终投资于股市的产品有更严格的监管。第二则是将下跌原因归结于监管层的“技术性”问题,认为如果在3000点的位置上提出规范两融,其对市场的冲击肯定减小很多,强制断开HOMS端口的一刀切不能完全禁绝场外配资,也产生了不必要的连带打击。
 
  7月2日,市场开始新一轮下行趋势,到7月9日上证综指创下3个月来的新低3373.54点,其间三行一会率领“国家队”投巨资稳定市场,舆论此时才回过神来,开始仔细考虑场外配资领域所发生的“伞形信托+HOMS管理+互联网金融”对市场的剧烈影响。
 
  10年之前场外配资就已经兴起,只是因为传统金融服务模式的限制,场外配资在开立账户、资金融通、获取客户等方面有较多的限制,还是属于大户的VIP服务。到了2014年,互联网金融已经在全国遍地开花,原本给私募设计的HOMS账户管理工具被配资公司使用在互联网配资的业务上,伞形信托对接低成本的银行资金。很多普通互联网金融用户发现,花一两百元就能轻松炒股,甚至还有人借钱给自己炒。尽管在传统金融机构前,每个散户都不值一提,但蚂蚁雄兵汇集在一起的巨大威力,让监管层始料未及。
 
  在回顾本轮股市大跌的成因时,大部分舆论观点趋同于流动性危机,大量融资盘,特别是配资比例达到1:5、1:10的大量场外融资盘,在去杠杆过程中触及平仓线,而被强行平仓。要知道,相当数量的强行平仓是通过HOMS系统自动进行,速度之快,数量之多,令市场猝不及防。
 
  强行平仓导致股价大跌,并进一步触发更多的强平,引发更快的下跌,从而产生负反馈。而监管层以稳定指数为目的的操作仅仅拉抬大盘蓝筹股,不仅未能有效缓解流动性危机,反而会进一步使其加剧。场外配资激增导致杠杆过高引发恐惧心理,进而导致信心丧失和极度恐慌。
 
  7月10日,上证综指3900点失而复得,沪深两市的反弹趋势势如破竹,而此前被强平的投资者又蠢蠢欲动,开始联系配资公司,希望搭上国家队的车,不合规的场外配资通道也一直开启。
 
  7月12日,证监会发布《关于清理整顿违法从事证券业务活动的通知》,要求证券账户实名制并严格核查身份信息的真实性,严禁子账户、分账户、虚拟账户,信息技术服务机构存量持续运行,不得新增客户、账户和资产。国新办亦同步发出通知,全面清理所有配资炒股的违法宣传广告信息,并采取必要措施禁止任何机构和个人通过网络渠道发布此类违法宣传广告信息。针对融资盘,分析人士提出两项技术性措施,一是搜集并发布场内外融资盘的精确数据,二是对股市融资进行严格的资本充足率监管。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