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吴晓波对话王振,破译幸福9号养老密码

2016-03-07 14:23:50 来源: 互联网
 

  每年两会,养老都是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们热议的话题。为了破译养老产业密码,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密集调研了中国居家养老企业幸福9号,并对幸福9号董事长王振进行了专访。

  吴晓波认为,养老是未来最有潜力的银发产业,十年后,产业规模将超过十万亿,成为“天字头号服务产业,而作为中国居家养老的领导者,幸福9号的“互联网+养老”模式不仅具有创新性与可复制性,而且代表了中国养老产业发展的一个重要趋势与方向。

  幸福9号养老密码

  吴晓波到访受到老人热情欢迎

  去年11月,吴晓波调研幸福9号,并与王振进行深入座谈。彼时,让吴晓波好奇的是,一个80后的创业者为何选择了一个普遍亏损的行业作为终身奋斗的事业?王振向吴晓波描绘了一个激动人心的养老事业前景,并对幸福9号的养老模式进行了深度解析。王振严谨开放的商业逻辑和对未来大势的深刻洞察给吴晓波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过,真正让他触动的是春节期间王振发起的为父母洗脚行动。2月10日,这一天是大年初三,在王振的发动下,幸福9号的员工及其他志愿者共一万多人,在全国各地的家里为自己的父母洗脚,“也就是说,至少有一万多个脚底故事被温馨地唤醒了。”

  幸福9号养老密码

  这让吴晓波想起了11月到上海幸福9号宝山店的考察情景,“那是一个面积有近2000平方米的老人乐园,200多位老人有的在做理疗,有的在下棋,还有的在学交际舞。当王振陪我走进那里的时候,老人们看到他,就好像看见了自己的孩子——在年龄上确实也是如此,好多人上来给他一个熊抱,那洋溢在脸上的欢喜是无法伪造的。”

  在王振身上,吴晓波隐约找到了中国养老产业的密码:中国国情+善良初心+互联网模式。这三个要素正是当下中国养老企业所普遍缺乏而幸福9号所拥有的、通往万亿计养老市场的黄金钥匙。

  幸福9号养老密码

  吴晓波与幸福9号董事长王振(右)

  以下是吴晓波与王振的对话:

  吴晓波:先来说说为老人洗脚,这个想法是怎么形成的?

  王振:我一直认为养老这个产业,首先不是一个生意,而是一项有初心的事业,也就是说,你必须是真心地想要为老人服务。我和弟弟是两个从山东聊城市下面的村子里走出来的农家子弟,我们深深地感恩自己的父母,每年为他们洗一次脚,是多年来的一个习惯。从2015年开始,我们将每年的年初三定为幸福9号的“我为父母洗脚日”,就是要让我们这支团队永远不忘孝顺的初心。当你尝试着去为父母洗次脚时,你会读懂深藏在父母脚底的所有故事。

  幸福9号养老密码

  王振、王磊为父母洗脚

  吴晓波:我看到过一组数据,76%的中国老人愿意在熟人社区中终老,同时,65%的老人不愿意与子女在同一居所生活,这两组数据勾勒出了中国式养老与西方养老的异同点:落叶归根与独立生活的中国现代养老观。这意味着,未来的中国养老应该有自己的模式。

  王振:幸福9号的模式不是从“理论里冒出来的,它是被我们洗脚“洗出来的。有一次,一位老人对我说,“其实我们不怕死,我们最怕的是孤独。这句话深深地打动了我。

  2014年,我考察了数十家养老院,发现同一个现象:养老院特别安静。虽然许多的养老院都建在山清水秀的地方,但老人们的孤独感和寂寞感并没有消除。我们做幸福9号,第一条就是要让这里有欢声笑语,我们所有的老人乐园,都是在营造这样的一个氛围,这是幸福9号与养老院的最大区别。

  吴晓波:近年来,不少西方的养老模式被引入国内,很多民营企业在做前瞻性的试验,不过,很多探索只是停留在一种实验状态,不具备可复制性、规模化的可能性。中国有太多的工薪阶层老人,他们住不起昂贵的养老院,他们不可能也不愿意像候鸟一样地飞来飞去,如何让养老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的确是值得探索的方向。

  王振:任何一个社区,硬件如何固然重要,更关键的是氛围。中国不缺社区养老机构,但是很缺精神关怀与健康管理。有些养老机构形只提供了基本需求,有机构,没情怀;有人在,没关怀。从创办幸福9号开始,我们就把它定位成老年人的社交平台。如果你问那些老人为什么来幸福9号,他们都会说,“这里的小伙子、小姑娘特别好,甚至比我的子女都好。

  与传统的敬老院相比,幸福9号是一个市场化运营的产物,因此更注重服务和体验,在功能上,我们规划了十多个功能区,以满足老人的不同服务需求,其中,我们投资添置了血压血糖测试、理疗以及桑拿等多种服务项目,全部是免费服务。同时,我们还为每个老人都配备了“幸福助理,每天陪他们运动、聊天甚至买菜买油,这使得老人在这里如同跟自己的孩子在一起。

  幸福9号养老密码

  老人在幸福9号欢度圣诞

  吴晓波:很多机构都在尝试互联网与养老产业的衔接,幸福9号在这方面也进行了很多尝试,我看到你们有一款专门的老人手机,也推出了自己的网站,在O2O方面,它的突破点会在哪里?

  王振:O2O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我们运用的是创新的居家养老O2O模式。说得简单一点,就是线上网上商城给老人带来各种各样优惠的商品,柴米油盐酱醋茶等日用品,很多比超市还便宜,让老人享受到真正的实惠;幸福9号建立的网上商城,是用互联网思维创立的一个新的逻辑:把我的利润降低,让全中国最好的供应商入住幸福9号商城。

  在商城里,老人可以享受代购服务,由老人来评价东西到底好不好,7天内退换由幸福9号承担费用。也就是说,如果商品品质出现问题,到货慢了,需要维修了等问题都是由幸福9号代老年人来处理。

  所以说,并不是幸福9号做标准,而是通过互联网的工具,把建立标准的规则还给老人,让百万级的老人用户投票,究竟哪个供应商的产品是好的,然后,每一个季度根据实际的投诉率进行定期的淘汰。

  线下老人乐园给老人带来各种各样的服务,老人的衣、食、用、行、康、乐、学都可以在这里解决;连接线上、线下的是老人大数据平台。在商业模式上,幸福9号与微信如出一辙:以免费的服务形成流量入口,撬动相关产业链,通过产品和增值服务盈利。我认为,中国养老产业不缺人才,不缺创业者,但缺乏的是高效的资源整合的龙头企业。幸福9号愿意做这方面的探索。

  吴晓波:幸福9号提出“打造全球孝养老人最多的机构,客观上说,中国一定是全球老人最多的国家,“孝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之一,“养则可以细分为无数的专业服务,而要把这些元素在实践中聚合为一个服务模式,任重道远。

  王振:幸福9号的团队很有意思,我和王磊都是80后,有上百位有丰富经验的技术人员,而全国各地的近万名“幸福使者,大多是80、90后。所以,这是一支年轻活力有战斗力的团队。

  2015这一年内,有70余批次的政府官员带队考察幸福9号模式并给予高度认可。我们认为,对政府最好的公关就是真正做好孝养老人的民生工程。有的养老企业只研究养老政策,幸福9号研究的是老年人的真正需求。我们所服务的老人,都是我们的父母辈,幸福9号有没有未来,其实就看一点,我们能不能用洗脚的孝心让我们自己的父母、然后让天下的父母开心一笑。

  吴晓波:你为什么创办幸福9号?对于所处的行业你最想改变的是什么?

  王振:因为和老人相处了这么多年,打造全球孝养老人最多的机构不仅是我的使命,也是我对当年所有老人的一种承诺,和对他们所有人的感谢。现在这个行业处于的碎片化状态,很多人不盈利。我希望能够用互联网思维,改变行业现状,让行业实现盈利,把幸福9号打造成全国连锁型的居家养老企业。

  吴晓波:你最佩服的在世企业家是谁?

  王振:华为的任正非。任正非不仅仅把企业做得很大,带领企业冲出国门,让全世界都知道了中国这家伟大的企业,同时他在成功之后把所有的股份分给了员工,真正做到了取之与民、用之于民,企业属于每一个员工,而不是任正非个人的。所以我非常非常喜欢任正非。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