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六间房的网红启示录

2016-05-16 18:13:16 来源: 互联网

  1998年,《楚门的世界》上映,故事讲述30前奥姆尼康电视制作公司收养了一名婴儿,他们刻意培养他使其成为全球最受欢迎的纪实性肥皂剧《楚门的世界》中的主人公,公司为此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然而这一切却只有一人全然不知,他就是该剧的唯一主角——楚门。影片上映后得到认可,也引起舆论上的哗然。

六间房直播新鲜事

  先不论电影背后的反思与思考,整个故事就像对未来世界发展现状的暗示,楚门就像是媒体“上古时期”的网红;电视制作公司就像是盛产网红的平台;肥皂剧的制作战线就像是网红经济下的网红生产流水线;而全世界围观楚门的观众就像是视频直播的网红的热忱粉丝;楚门现象暗示到了个人IP化的未来。

  1000万网红的大时代

  无疑《楚门的世界》这部电影在传播学方面是具有极大意义的,尤其是个人IP化的今天,一切事物都在转变,网红这类特殊的个人IP化群体存在尤为重要。在国内,六间房的CEO刘岩曾做出过启示录般的预测:中国现在有几十万个网红,了不起一百万,但我预计未来会有1000万。这1000万的数字从何而来?视频直播平台将是一个重要的平台。

  视频直播平台究竟为何能催生网红,并且,能否像刘岩预测的那样能够产生1000万的网红呢?不妨先看下网红的诞生进化历程。

六间房直播新鲜事

  众所周知,网红并不是近几年产生的,BBS、论坛等平台,已经产生了个人IP化的初期现象,不过,那个时代网红这个名字没有产生,概念却慢慢形成,网络写手尽显其文字方面的才华受到一群人的追捧。

  网络文学让一批人确实火起来了,他们的名字耳熟能详,为自己带来的直接经济效益也非常可观,但他们的可复制难度较大,对于个人在文字方面的才华与技巧其他人难以复制,所以,这代“网红”成功的条件门槛较高,个人IP化程度也较高,大多数人基本处于“沉默”状态。极少数人能够通过这种方式来养活自己,能够奔小康的更是凤毛麟角。

六间房直播新鲜事

  紧接着,博客流行起来,一些背景简单、长相简单、才华简单的普通人,通过一些特殊方式通过文字 图片或者文字视频的方式,夸张的表现自己的优点、缺点,充分表现自己的自信与颓废,博得大多数人的眼球,让自己迅速积累自己的粉丝,形成一定规模,个人IP化渐渐崛起。背后有团队推手的运作起到了很大作用,同时,网络红人这个概念开始呈现在大家面前。

  这个阶段的网红有着时代背景,互联网普及程度飞快,大家对新鲜事物容易接受。网络红人大多是背后有公司在推广支持,网红流水线模式也渐渐形成。

  而视频网站的来临,让更多人做了无法想象的事情。六间房的《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是中国内地网络视频发展的里程碑式的事件,同时,让一位草根成功转型为导演。网络红人这个概念被大家熟知,个人IP化程度较高,已渐渐形成一定的模式。

六间房直播新鲜事

  这个里程碑式的网络视频,其拍摄手法、风格影响了一大批网络视频创作者,让六间房在这个行业中风生水起,出尽风头。六间房的创始人刘岩,甚至直接被人冠以“网红教父”的称号。当年这样的成功,其实也间接影响了六间房向视频直播、秀场、演艺模式的转型。

  个人IP化下的六间房视频直播之路

  视频直播时代的创作者们有别于一本正经的创作者,符合了大众对娱乐、审美的需求。而视频直播平台更像是网红的孵化器。假如,某位巨星的演唱会假如有几万人参与其中,那么一个网红直播时所参与的人数很有可能会比这位巨星的还多。这种情况绝对不夸张,“在家里的电脑前唱唱歌,一个月挣几万块钱很正常。”六间房创始人刘岩说。“一些人气不高的歌手开现场演唱会,不叫好也不太叫座,但六间房的一些人气主播,在网上开个在线生日会,粉丝购买的虚拟蛋糕就达到数万,歌手从中会获得不菲的提成收入。”

  这些普通人居然能够像明星一样被这么多人来关注。他(她)们不漂亮、不会演戏、不会唱歌,可能只要会聊天,长得一般甚至丑。相比在文学写手、推手公司时代的模式,视频直播的成本、门槛很低。

六间房直播新鲜事

  并且,从分享经济角度看,更多的人还是热忱于这类“自由工作”,从中得到可观的收入,给自己打工,不用再朝九晚五,只要你有一个摄象头,有这个意愿,有这个时间,也不需要专业酷炫的内容剪辑,内容甚至也可以是脱口而出,比开个淘宝店难度低很多。对围观粉丝而言,重要的不是主播讲什么内容,而是内容是否能体现主播特质。主播是否能与粉丝互动,而且这个人是与粉丝相关,粉丝有钱可以打赏,没钱可以互动评论和点赞。并且,网红个人IP化可以借助视频直播平台的的各种运营机制迅速变现,简化了传统变现的程序,这也是其他渠道不具备的,只有视频直播平台具有个人IP的规模化变现优势。

  之前流传一个这样的段子:当你的粉丝超过100个,你就是自娱自乐; 当你的粉丝超过1000个,你就像布告栏;当你的粉丝超过10000,你就像一本杂志; 当你的粉丝超过10万,你就像一份都市报;当你的粉丝超过100万,你就像全国性报纸;当你的粉丝超过1000万,你就像是电视台;当你的粉丝超过1亿,你就像中国CCTV;当你的粉丝超过10亿,那你就像是春晚了。截止到2016年,网红(不分级别)数量轻松过百万。

六间房直播新鲜事

  “以韩国为例,他们做直播,比我们晚多了。大概2009年,我去韩国互联网公司拜访,给他们讲六间房的直播模式,当时韩国人觉得挺奇怪,这东西成吗?后来韩国才有一些相应的网站出现。但在那样一个后起市场,人口那么小的市场,现在的网红数量将近200万。所以,中国出1000万也不奇怪。”而今年的视频直播与网红的火热程度也验证了刘岩这句话。仅仅2016年上半年,“视频直播”就占据了创投圈第一热词的位置,紧随而来的是,几乎所有社交、电商、视频APP等都开始做起了直播。视频直播就好像是在互联网行业里投掷的一枚重磅炸弹,近200多家视频直播平台在一起厮杀,同时,2亿用户只是一个保守数字据估算,2020年,视频直播市场规模将上升至1060亿。用户数量也随之攀升、翻倍,对主播的需求量目前来看还是一个缺口。相比开淘宝店、微商,做主播要容易,而淘宝店与微商目前数量基本都在1000多万。网红1000万的这个数字目前来看基本不会离我们太远了。

  2016,注定是一个不平凡之年。网红从单个特例裂变为群体事件规模。个人IP的价值通过视频直播这个平台得以迅速规模化崛起,这种势头将会愈演愈烈。网红的红利期还有多久?2017、2018……网红伴随着新模式的诞生会不会年老色衰,陪伴网红的观众是否又有新的猎奇事物?刘岩冷静的给出了这样的一个答案:“每个人的娱乐消费是有时间限制的,全中国就这么多注意力。无非是放在范冰冰身上,还是放在100万个、1000万个网红身上。所以到有1000万网红的时候,很可能广告模式会回来。社会财富重新分配、资源重新分配。今天我不卖广告,是因为用户在我这儿消费比卖广告更赚钱。但是到1000万规模的时候,行业会有质变的可能性。但是人一定要知道自己要什么。什么东西都要跟着商业逻辑走,跟着人们的需求走,扎扎实实去做。”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