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GQ炮轰王凯歆:90后创业者踩了什么雷?

2016-05-19 15:01:31 来源: 投稿

  拜朋友圈里90后的小友们所赐,我几乎在 GQ 这篇文章发布后的第一时间就在朋友圈里读到,其实哪一个时代的人都不喜欢被贴标签,只不过90后更直接地说了出来,他们一向是坦率的,结果又被那群人贴上了“不听话”“叛逆”的标签,哈哈。

  “90后王凯歆”事件借着GQ中国的一篇“负面黑稿”,把那些自我,喜欢各玩各的的一群90后引到了同一个话题,难得地站在统一战线,对峙那些义正言辞地控诉90后们的一群人:“自大、霸道、天真、自私,又出人意料地粗俗、直接、野蛮、信口开河。他们背信弃义,说过的话转身就忘,用过的人随手就扔。”看起来,可真是狂妄啊。

  到处都不缺看热闹的人,也不缺一股脑儿跟着舆论导向走的人,拜托,就算只做个围观的吃瓜群众也认真一点好吗。那么我也来玩一玩,毕竟“跟风”、“耳根子软”这俩属性在我的厌恶排行榜上位居榜首。

  今日推文一篇,不为别的,既然你不问真假只看热闹,那我就给你煽个风点个火,加点料吧。

  正文开始

  近日,又一个90后创业者——神奇百货CEO王凯歆被媒体推到了风口浪尖。GQ刊出了一篇长长的专稿,为受众勾勒了一个野心勃勃但任性妄为、不讲信誉的90后机会主义者。

  类似于这篇《17岁CEO王凯歆:风口少女的神通与孤独》的关于90后创业者的负面文章,并不是第一篇,也绝不是最后一篇。从孙宇辰到胡振宇、陈安妮,再到王凯歆,媒体呈现的90后创业者似乎都有大同小异的问题:不切实际、个人主义、狂妄自大、缺乏合作精神和契约精神等等。抛开具体的小细节不提,把这些负面文章中的主角置换姓名都毫无问题。这些将90后创业者脸谱化的报道会迅速在各种媒体上发酵,引来各方的嬉笑怒骂,夹杂着嘲讽、猜测、宣泄甚至中伤。

  安静下来后,我们应该思考这样的问题:90后创业者究竟踩了什么雷?是他们太简单还是环境太复杂?是90后太任性还是媒体太腹黑?

  90后创业者

  先说说90后创业者最容易“结梁子”的两种人——离职者和竞争者。

  “出来混”的都明白,这个变动不居的创业时代,公司的大门敞开,不论普通员工还是所谓管理层,进进出出换老板是家常便饭。闹得不开心了,总有年轻人丢出一句“你给我等着”夺门而去;也不乏段位高者客客气气告辞,但心里獠牙猛长,只待机会反扑。这些都是“江湖”上天天上演的戏码。年轻的90后创业者周围,更容易出现这样的“前任”,特别是王凯歆这种心直口快、还不懂得权谋为何物的女孩子。除了“闹掰”的工作伙伴,创业者还有竞争对手这个雷。

  人各有命,竞争对手也分三六九等。遇见光明磊落的,大家明着较量;碰上“野路子”的,无所不用其极,着实让人头疼。更可况90后不是看着《无间道》长大的,他们的年纪尚不擅长对付明枪暗箭,许多90后创业者的风格也是不屑于将精力浪费在相互倾轧上的。王凯歆就是那种“不是我看不起你,是我根本没看你”的忙碌者。

  90后创业者

  反目成仇的离职者和争夺财富的竞争者是大家都能猜想到的大号地雷。然而肯为其“说话”的媒体并不是三岁小孩,任人摆布。不然就不会有“把关人”理论了:在受众眼前呈现什么内容,如何呈现,何时呈现,最后还是媒体决策者拍板的。那么,GQ这样并不算籍籍无名的媒体,为什么要去黑王凯歆呢?

  可能性一:利益驱使或权威压力。

  媒体在“嘴仗”场景中本来应该是法官,公平地给天平两端均等的发言机会。然而在GQ的专稿中,天平明显失衡,不善思考的人读了此文,都不会对这个17岁CEO有什么好感。但在风口上飞起来的,哪一个真的是猪?被妖魔化的王凯歆,实在是个智商和情商都严重BUG了的小丫头,你能相信这样的人依旧在风口上飞着吗?

  GQ这篇负面,因为黑得太过,显得很不真实。法官断案需要取证,媒体报道需要有可靠的信息来源。GQ的专稿,让人想起了一个熟悉的说法,叫做“据有关人士透露”。信息来源语焉不详,说起事儿来倒是如同亲历,细致到不能再细致。究其原因,媒体当然不能说某雷给了好处或某雷惹不起。但是,不解释你就懂的。

  可能性二:媒体自身搏眼球。

  有人看,才能赚。媒体的生存之道不是秘密,也无可非议。但是在争夺注意力资源的混战中,总有一撮媒体在走捷径。他们从来不思考如何正确引导舆论方向,培养受众正常的信息需求,而是对各种窥私欲、猎奇欲“投怀送抱”。从这一点上讲,王凯歆成为被黑的对象一点也不稀奇。

  神奇百货CEO、未成年互联网创业者、17岁少女、霸道总裁……一系列标签不等当事人确认就早已被贴好,承载着这个时代的受众对创富者的关注、对年少出名的希冀、对叛逆少年一举成功的复杂情绪……媒体最容易在这样的人物身上造槽点,不管张三捧还是李四踩,只要有人看,媒体就达到了目的。相比那些处心积虑“约架”的媒体,甚至分饰二角,自己和自己吵架给人看的媒体,GQ对于王凯歆的专稿太容易被识破。

  可能性三:价值观冲突,换言之,媒体就是不喜欢新生代创业者表现出来的一些共性。

  其实任何一代人都会有自己的行事风格,老一代若站在自我本位上居高临下地指责年轻人,只会带给前进中的社会更多阻力。标准都是在变化中的,杨玉环是唐朝的美人,但现在一定上不了T台。更何况“甲之蜜糖,乙之砒霜”,你所钟爱的也许正是他人厌恶的。正因如此,我们才需要对王凯歆这样敢想敢为、直来直往的年轻创业者给予鼓励和包容,换回她们带给时代的更多可能性。

  90后创业者

  不论我们作为受众想不想面对,越来越多媒体与背后利益相关者“合谋”推出的内容产品出现在了我们的视野中。麦当娜说骂她的都是她的歌迷,不然哪有那个闲心关注她。这话不全对,但也有几分道理。有买才有卖,有人喜欢各种挖角爆料,那些缺乏精神养分的“文化产品”才有生存之地。对于王凯歆这样的90后创业者,我们更多将其作为创业者来看待,才是理性的。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