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我眼中的王凯歆——不要把我们的开心妖魔化

2016-05-19 15:04:01 来源: 投稿

  大家好,我是神奇百货的联合创始人黄秋云。昨天,我们公司的CEO王凯歆被一篇报道卷进舆论的风眼,其行文偏颇之处,让我颇有些惊讶。

  按照凯歆洒脱的性子,是不会对一篇立场不公允的报道做任何公开辩驳。也正值我们发APP新版本,管理层不愿被其他事物分心。

  但促使我写下以下文字的,是凯歆妈妈昨晚给我的一通电话。

  电话里,凯歆妈妈问我,“看到那篇讲我女儿的文章了,我给开心(凯歆小名)打电话,她安慰我说不是什么大事,不肯跟我多说,我想问问开心还好吗?”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我无法告诉她,凯歆昨晚一如既往地忙到12点,但在下班后,她首次拒绝了我们送她一程的提议。

  我想,任何一位母亲,肯定不愿意看到自己只有17岁、尚处于花季的女儿,独自站在舆论的风头浪尖上,被有心人捕风捉影地挖她各种“料”,并且拼凑出一个子虚乌有的妖魔形象。

  因此,为了凯歆和她妈妈,为了客观事实,我必须站出来讲一讲我眼中的王凯歆。

  1. 关于“五星级酒店”、“三个助理”等不实传闻

  除了出席正式场合,凯歆私底下经常顶着一头乱发,穿着一周都不换洗的衣服在公司里忙碌,还美其名曰“提高效率”。

  由于工作忙,她回家的次数很少。以至于去年9月房东打电话来公司,告诉她房门的锁被撬了,家里一团糟,让她赶紧回去检查有没有失窃。

  出事以后,我让她暂时搬到一家离公司近、价格适中的酒店式公寓居住,一是出于安全考虑,二是能让公寓服务人员帮着她处理一些基本的生活需求。

  我觉得一个只有17岁的女孩,在安全方面考虑的多一点,这并不为过。

  而文中所提及的“澳城花园”,首先它真心不是“深圳最好的地段”,其次就是公司为了支持部分外地员工在深圳顺利安家而提供的过渡房,最多时住5个大男生,当然不可能安排凯歆的位置。

  凯歆只在出差参加论坛活动、上电视节目时,才住过由主办方提供的五星级酒店。

  让我更加不解的是新闻报道里关于凯歆有“三个助理”的说法。凯歆是个未成年人,只有17岁,按照现行法律,在没有18岁以上成年人的陪同下,部分酒店不会让她单独入住酒店。公司为了省事,曾让行政人员在她出差时作为助理协助她入住酒店、办理值机等工作。

  这种临时助理的身份,最短只有半个月,最长不过3个月。其中一个实习行政助理,在“照顾”凯歆半个月后被转岗至编辑部门。凯歆私底下跟我说,“这个姑娘审美不错,我要锻炼她做选品的图片编辑”。

  我很疑惑,针对凯歆写报道的这家媒体是否认真对采访对象做过调查?譬如我这副完全称不上好看的模样,是如何让文中“以颜值为招聘标准”的CEO满意,还成为了公司创始人这种元老级人物?

  而像我这种走内涵路线的人,在公司比比即是。

  2 关于凯歆对待员工的态度

  凯歆管理公司时脾气不好,对产品的要求近乎苛刻,因为她毕竟不是技术出身,无法第一时间发现产品的问题。自然而然,她对技术部门格外重视。

  神奇百货App初次上线时,她提出ios和安卓无论哪个版本先上线,就奖励该技术团队一万元的奖金。奖金最后被安卓团队所得,她还觉得按人头分,奖金数额少了点。

  而后,ios版本曾经产生相当严重、乃至影响用户体验的Bug,急脾气的凯歆当即要求技术团队在周末加班处理Bug,并提交新版本上线。

  这也许便是报道里“不管如何app都要上线”的由来,只是在BAT级别寻常的事件,怎么到了报道里,就变成了凯歆无理取闹?

  凯歆不记仇、没有架子。公司离职的员工,不少曾和凯歆私交极好。报道中一位现已离职的技术团队骨干,是因为出现重大失职,被技术部门集体弹劾不得不离开,凯歆顾及到他的面子,不仅帮他结算了整月的工资,还对外帮他想好说辞。

  而他在结算工资后,通过技术手段攻击我们的服务器,甚至要求我们提供额外的补偿,这让我们始料未及。

  管理层希望述诸法律,凯歆却说算了。事后,凯歆在人事部门自我检讨,说了一番我都汗颜的道理——创业公司有进有出实属正常,能来帮忙的都是缘分。缘分走到尽头,就道一声珍重,希望曾经的小伙伴能够带着在神奇百货积累的经验和资源发展的更好。

  很可惜,报道里体现了凯歆作为老板的急脾气、霸道,却一丝也没提及她作为少女的细心和宽容。

  3 关于商家、选品和成交量

  必须澄清的一点是,公司现阶段拥有150家品牌供应商,500家小规模供应商,我们平台所用的商品图片全部通过了商家授权。

  初期,有些小公司在提供商品时同时还把品牌的Logo发给我们,主动询问能否帮他们做品牌推广。

  一段时间下来,我们斩获了不少合作商,但总不能一家家等着他们来入住我们的平台吧?

  我和凯歆商量,要设计一套吸引商家入住的方案,并对选品和入住商家进行规范化管理,组建市场团队,设定选品标准,用更活泼、更贴近90后消费者流行文化的图文形式介绍品类。

  我们做的是年轻人的生意,对于客户回访以及建立用户社群非常重视,因此建了全国用户Q群,每个群设立客服维护。这样不仅仅凯歆本人,公司的其他员工也能更快速更清晰的了解用户的需求、当下年轻人的喜好。

  至于报道里暗示我们从某些平台商家处“盗图”之类的言论,我想大概他们并没有听说过这样一句话——“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写到这里,我有些愤慨。

  我还记得凯歆接受这家媒体报道时欢喜雀跃的样子。电话里,她兴奋地告诉我,这家全国知名的杂志邀请她拍一组时尚大片,还要为我们公司做一篇长篇报道。

  然后,凯歆被这家媒体邀请至北京进行拍摄,她电话里称“从来没有穿着这么贵的衣服,在化妆棚里像个明星一样摆拍”。

  我不熟悉媒体的行事准则,但即便从一个普通读者的角度来看,一篇只有离职人员、没有在职人员和公司管理层的采访报道,能够称得上是客观报道吗?

  我想敬告这家媒体,你在选择报道什么,不报道什么的时候,其实已经暴露了你有失公允的态度,以及与你盛名极为不符的专业水准。

  最后,我们仍然欢迎媒体朋友们继续对我们进行采访报道,相信经过不同角度的挖掘,公众能看到一个更真实简单的王凯歆。

  最后的最后,我们将对这家恶意造谣中伤的媒体保留法律追究权利。

  黄秋云

  2016年5月17日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