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5股或受益互联网彩票松闸可期

2016-05-30 10:06:52 来源: 证券之星

  =====推荐阅读=====

  5月30日股市行情:今日股市猛料点评与黑马追踪

  我国正在大力推动精准医疗计划 基因测序概念股一览

  今日股票推荐黑马:24只个股有潜力!

  =====阅读全文=====

  至诚财经网(www.zhicheng.com)5月30日讯

  互联网彩票松闸可期 发行费用或原则性下调

  禁售一年多的互联网彩票将会有选择性、试点性地开口子,而且整体彩票行业的资金分配机制可能会有变化。

  5月27日,经济观察报从财税系统人士处获悉,虽然目前尚未有一家公司的互联网彩票业务获准重启,但国家福彩中心正在对互联网销售福利彩票整体营销策划及制作项目公开招标。与此同时,彩票主管部门也在研究彩票资金分配机制,调整彩票发行机构和销售机构的业务费提取比例,原则上会调低发行和销售费用,互联网彩票也将涵盖其中。

  这意味着,未来互联网彩票将在监管下有序开展。就在三天前的5月24日,财政部刚刚发出《关于做好查处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下称《通知》)。
 

互联网彩票概念股龙头

  通知要求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必须通过彩票发行机构建立的互联网销售彩票管理系统,进行统一管理、实时监控,未经批准,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

  中国彩票行业沙龙创始人苏国京对经济观察报说,互联网彩票有重新开口的可能性,但是系统还在建立中,规范也还没有出台,“现在500彩票网就是试点,但是不让卖,因为对互联网彩票必须要有暂行的或者原则性的管理办法”。

  不过,经济观察报获悉,对2010年出台的现行互联网彩票管理办法,主管部门目前暂没有修改的打算。

  或将开口

  上述《通知》发出后,经济观察报从彩票管理部门获得的信息是,互联网彩票从没关停过,只要符合要求的都可以向彩票管理部门提出申请。《通知》要求,严禁彩票发行销售机构及其代销者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福利彩票和体育彩票发行机构要切实加强对本系统销售机构和代销者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行为的监管工作。

  各彩票机构及其网点代销者不得违规与任何单位和个人合作开展利用互联网销售或者变相销售彩票活动,不得接受任何单位和个人通过系统终端机出票的互联网销售彩票活动。

  财税系统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这次通知主要是对市场不规范行为提出严肃处理的要求,同时也释放出互联网彩票或将重新开口子的信息。该人士称,现在彩票主管部门打击的重点是2015年大面积停止互联网彩票业务后,部分在“地下”开展互联网彩票业务的小公司,严厉查处网络公司等单位和个人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行为。

  通知称,各地公安、工商部门在各自的职责范围内依法查处非法彩票,民政部、体育总局将会同财政部、公安部、工商总局等部门,将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的单位或个人列入黑名单,并通过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等媒介向社会公开,接受社会监督;凡列入黑名单的单位或个人,将按规定限制或禁止参与所有彩票机构的生产经营合作活动。

  尽管监管进一步升级,但大多数业内人士认为,其实互联网彩票也到了必须要开的地步了。自2015年4月财政部等8部门联发公告制止擅自销售互联网彩票开始,包括新浪彩票、淘宝彩票、500彩票网等在内的企业全面停售互联网彩票至今。中国彩票行业也经历了12年来唯一的一年销售业绩“负增长”,跌势一直延续到2016年第一季度。

  来自彩票行业的统计数据显示,互联网全面禁止前,互联网彩票销量占到全国销量的20%以上,且互联网渠道近年复合年均增长率高达70%,远超彩票总体增长水平。而在互联网彩票停售的一年里,全国彩票市场规模出现负增长。

  特别是在2016年1月至4月,全国共销售彩票同比减少17.75亿元,下降1.4%。与2014年这个最火爆的年份相比更是差距明显,当年互联网彩票销售额为850亿元,同比增长102.4%。2014年第三季度的移动端彩票5亿元,占网络销售总额约38%,一年前这一数字还不到9%。

  资金分配机制待调

  2016年,不少企业都嗅到了互联网彩票要重新开闸的味道。2016年2月,乐视体育宣布以100万美元投资章鱼彩票B轮融资。3月,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的一家合资公司以20亿元,收购了香港上市彩票公司亚博科技的控股权。

  不过,彩票主管部门正在研究的的彩票资金分配机制调整或将给这些巨头们一记警钟。经济观察报获悉,主管部门拟调整彩票发行费用比例,即发行机构和销售机构的业务费从总体彩票资金的提取比例。中国彩票行业沙龙创始人苏国京表示,在2014年国家审计署进行的彩票审计发现,彩票发行费用有些偏高,很多发行费用趴在账上花不出去。

  “现在若发行比例原则性要下降,整个分配比例就会有变化。比如发行费降低部分就会充实到公益金或者奖励给玩家。”苏国京认为。

  中国彩票产品结构和境外结构不一样。比如2块钱一注的双色球,49%给用户返奖,1%用作彩票调节基金,剩下的50%中15%是发行费用,35%是彩票公益金,公益金又分国家和地方两块。

  业内人士认为,现在彩票的监管政策类似于“只堵不疏”,部分刚需用户流散到境外非法彩票平台,流失比例和金额量大。而优秀的规范平台遵守政府管制要求暂停业务超过一年,企业运营停顿人才流失;与此同时,非规范平台野蛮生长,劣币驱逐良币,用户和彩民对国内彩票行业的信任度在下降。

  更重要的是,全国彩票市场规模出现负增长,导致国家地方两级地方政府公益金减少,变相降低了本来应该通过公益金扶持的国家福利、体育、教育等公益民生事业的发展。

  据悉,目前彩票发行费用比例的调整方案尚未拟定。上述业内人士称,相比国外博彩公司,国内彩票业务的返奖比例并不高,这导致在国内互联网彩票业务停掉后,大量彩民绕过国家常规监管手段,通过大量的地下钱庄参与境外博彩,而境外博彩有90%-95%的比例是返给中奖用户的,5%作为发行费用。

  上述人士举例称,2015年南方发生过一起境外博彩案件,外围竞彩中心在一个月时间内交易额达到4000亿,相比之下,即便在2014年有世界杯的情况下,中国国彩票规模总计只有3800亿。(经济观察报)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