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2016年6月6日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开幕

2016-06-06 10:00:33 来源: 环球时报-环球网(北京)

       ====推荐阅读====

       2015中国餐饮百强企业揭晓 互联网创新成最亮增长点

       A股遇欧洲杯陷不涨怪圈?6月A股宿命对决即将打响!

       美联储加息预期突变!A股市场或震荡加剧

       ====全文阅读====

       
至诚财经网(www.zhicheng.com)06月06日讯

  (原标题: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今天开幕 双方都希望管控分歧)

  美国国务卿克里5日至7日对中国进行访问,并参加第八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届时,汪洋副总理、杨洁篪国务委员将与克里、美国财长雅各布·卢共同主持对话。

  5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的专家表示,在经济话题上,双方的对话应该会比较“心平气和”,胶着的是安全话题,而其中,美方最关切的就是南海问题。5日在蒙古国访问的克里就向中国发出警告,称中方若设立南海防空识别区将加剧紧张局势。不过专家认为,中美两国并没有期待在这次对话中解决存在较大分歧的问题,但是都希望加强管控分歧。

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 2016

  路透社称,在访问北京之前,克里5日抵达了蒙古国。“美国之音”说,这是克里首次以国务卿身份对蒙古国进行访问,其目的是想加强与该国的文化联系。他的行程亮点是参加蒙古传统文化节日那达慕。

  美国《华尔街日报》称,克里5日与蒙古外长进行了箭术“比赛”,不过他两发都未击中目标。一般情况下,蒙古国会将马作为礼物送给来访的高官,但随行的美国官员透露说,克里对此礼貌地拒绝了。法新社称,蒙古国位于中国和俄罗斯之间,其3/4的油气资源靠俄罗斯,90%的贸易靠中国。

  有美国官员称,蒙古国的地缘处境“非常艰难”,它在寻求一个“复杂的平衡。”现在,华盛顿将蒙古国视为“可抗衡中俄的战略伙伴”。在克里之前,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和副总统拜登都访问过这里。克里5日称赞在中俄两大邻国压力下的蒙古国是“民主的绿洲”。

  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6日至7日在北京举行,美国国务院发布的新闻稿称,这次对话重点是两国在经济和政治领域共同关心的双边、区域和全球问题。克里还将和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举行第七轮美中民间交流协商,促进两国人民在教育、文化等领域的关系。第六次中美战略安全对话5日在北京举行。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郑泽光上周表示,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人文交流高层磋商是两国参与部门最多、议题最广的高层对话机制。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介绍说,双方将在经济对话中讨论宏观经济形势与政策、开放的贸易与投资、金融稳定和监管合作等三大议题。

  新加坡新闻与时事频道援引美国国务院官员苏珊·桑顿的话说,中美的这个对话非常特别,能把两国政府的重要官员汇聚在一起。过去7年来,该对话深入而全面,成为了中美关系的“稳定器”。

  在议题方面,美国财长雅各布·卢3日对路透社表示,他将敦促北京坚持兑现其经济改革承诺,并且会谈到制造业产能过剩的问题。同时,他对北京用外汇储备支持人民币的做法表示肯定。“德国之声”称,目前这两个世界最大经济体间的贸易争端日益增加。美国商务部近期对多种中国钢产品实施了反倾销和反补贴惩罚性关税,引发了中方的强烈不满。此外,法新社报道说,华盛顿将努力说服中国对朝鲜采取更多措施。香港《南华早报》称,此次对话还会涉及香港、台湾、人权和反恐行动等问题。

  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资深研究员马小军5日对《环球时报》表示,在加息、中国经济软着陆等话题上,对话气氛会比较缓和,但在安全议题上双方或将针锋相对。《南华早报》称,南海的紧张气氛无疑将笼罩此次两国高层对话。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杨希雨5日也表示,美方最关切的是南海,它不知道中方究竟能在南海走多远。现在,中国在南海问题上更有道理,主动权正增加,菲律宾都在向中国示好。而美国则开始陷入被动,其打着“航行自由”的旗号进行“军事航行自由”是违反国际法的,它是理亏的。

  5日还在蒙古国访问的克里已开始迫不及待地谈南海问题。法新社称,他表示,如果中国设立南海防空识别区,这将是“挑衅”和“导致不稳定”的行为,会让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承诺受到质疑。杨希雨表示,克里这是从美方利益出发表达了他们的担忧。不过这是中国自己的事情,任何国家没有资格指手画脚。克里的警告更多的是一种管控分歧的预防性措施。

  路透社称,虽然中美在战略层面上有不同诉求,但双方仍有诸多共同利益。杨希雨表示,中美两国都没指望通过这次对话解决关键问题,但在管控分歧上是达成一致的。中美关系现在走向更成熟的阶段——更理性和务实,双方都清楚,在一些国家根本问题上不寻求合作是无法独立解决的。马小军表示,除了此次对话,9月份还会在中国举办G20峰会,中美能在各场合进行交流,所以双方关系在此期间应该会比较平稳。

  首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在2009年举行,当时距奥巴马就任总统不到一年。今年的对话是他任期内的最后一次。《南华早报》称,中美双方会评估这个对话的利与弊及未来。马小军认为,该对话已成为一种机制,其延续性较强。

  最初经济和战略对话是分开的,这两个对话由共和党建立,而“合二为一”的机制则是希拉里任国务卿期间确定的,所以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在今年的美国大选中获胜,它们都应该会继承延续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孙卫赤 环球时报记者 吴志伟 苏静 任重)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