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新电改加速推进 七股利不可失!

2016-06-15 11:08:13 来源: 证券之星

  =====推荐阅读=====

  今日热点解读:如何看待MSCI纳入被搁浅?

  农垦改革试点方案发布 六股将腾飞

  喝酒吃药行情暗藏玄机 今日大盘走势分析

  =====阅读全文=====

  至诚财经网(www.zhicheng.com)6月15日讯

  第二批输配电价试点时间表明确 新电改加速推进

  今年“破垄断”之风正刮向电力、电信、交通、油气、市政公用等行业,其竞争性业务将加快放开。其中,时隔13年重新上路的电力体制改革担当先锋。记者了解到,继首批七个省市区输配电价改革落地后,今年第二批试点目前正式启动实地成本监审,落地时间表明确。

  作为最大亮点的配售电侧放开也走向实际操作阶段,试点地区售电公司借助“低买高卖”的暴利模式成为新电改短期最大赢家,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全国31个省(市、区)至少成立了559家售电公司。

  但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当前地方特别是资源大省电改热情高涨,更多是着眼于降电价红利,而不是市场化本身。改革实质进展并不如预料的那么迅速,在实施过程中各方利益博弈重重。
 

新电改概念股龙头股

  进程 输配电价试点落地时间表明确

  价格机制是市场机制的核心,输配电价又是电价形成机制的重点内容。但长期以来,我国电网的盈利模式主要是低买高卖吃差价,有媒体称其暴利垄断甚至高于“三桶油”。

  2015年3月1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第一个任务就是按照“准许成本加合理收益”方法核定独立、明晰的电网输配电价和准许总收入,先后确定深圳、蒙西、宁夏、湖北、云南、贵州、安徽进行先行试点,目前该七个省市区的首个周期(2016年-2018年)输配电价均已核准,改革全面落地。

  同时,今年3月输配电价改革试点新增北京、天津等12个省级电网和华北区域电网以及国家综合电改试点省份,按计划将在2017年推至全国。记者从多位知情人士处了解到,继前期对上述试点省市区电力公司上报资料初审后,5月底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各省监审组分赴当地,正式启动交叉实地成本监审工作。

  按照要求,7月底要完成初审,8月15日形成初步报告,8月底将反馈报告并听取电网意见,9月底将正式报告报送国家发改委价格司。

  “目前大多数直接交易中,电网仍保持原有购销差不变,主要原因是输配电价还未核定完成。先期六个输配电价试点的输配电价在第一个监审周期内均有一定程度下降。随着输配电价核定的推进,电网逐步开始让利。”国海证券分析人士指出。

  作为核心架构的电力交易中心密集落地。据记者不完全统计,除了北京、广州两大国家级交易中心外,截至目前,已有20家省级电力交易中心成立,华北、华中等区域电力交易中心也在酝酿之中,其中华北能源监管局拟就《京津唐电网电力中长期交易监管实施细则》,在征求意见中还存在如何与国家级和省级交易中心区分的争议。

  蛋糕 售电公司成短期大赢家

  作为新一轮电改中最大亮点,配售电侧放开也走向实际操作阶段,目前试点地区有重庆、广东及新疆兵团,其中广东省改革速度超过预期,成为全国首次允许第三方售电商进入市场交易的省市。

  据了解,广东经信委已批复试点首批13家售电公司,第二批54家售电公司名单也在今年6月7日进行了集中公示,牌照发布在即。按照计划,2016年广东省直接交易规模为420亿千瓦时,约占广东电网全年售电量10%。

  今年3至5月份广东开展了三次售电公司参与的大用户直购电,成交电量分别是10.5亿千瓦时、14.5亿千瓦时、14.0亿千瓦时,发电平均降价125.55厘/千瓦时、147.93厘/千瓦时、133.28厘/千瓦时,售电公司成交电量占比分别是64.85%、68.68%、82.92%,发电侧平均分别让利了1.32亿元、2.14亿元、1.87亿元。由于发电侧降价程度明显高于用户侧,导致售电公司赚取大量差价,平均盈利在1毛以上,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正是瞄准了这一大蛋糕,从去年新电改方案公布后,据记者不完全统计,除西藏外各省(市、区)均成立了售电公司,试点省份成立数量较多。其中,山东75家、广东40家、贵州38家、河北35家。其中发电企业成立售电公司62家,超过总数的十分之一。五大发电集团成立了21家售电公司,国家电投成立最多,共12家。从资本属性看,民营资本较为活跃,成立公司的数量超过300家。

  上述国海证券分析人士指出,当前售电市场核心是拥有牌照,盈利来源于高额售电价差,参与售电即可盈利。但在未来两到三年内市场成熟后,价差将回归合理,售电市场竞争的核心要素是提高用户体量和粘性。三年以后市场扩大到一定程度,售电公司需要扩大增值服务以及利用平台提供投融资、咨询服务等多种变现模式提高盈利。

  难题 垄断仍有待破冰

  继电力之后,“破垄断”的风正逼近油气领域。记者了解到,目前《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已经历了数次修改、补充、完善和上报,专项改革方案和相关配套文件也在抓紧研究制定,未来将在部分省市开展油气改革综合试点或专项试点。

  电信、交通、市政公用等自然垄断行业放开的步伐也在提速。全国工业和信息化工作会议明确,2016年将扎实推进电信业放开竞争性业务试点。

  随着今年5月5日中国广电获得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许可,电信领域长期“三足鼎立”的格局被打破。而交通领域则明确将逐步放开铁路运输竞争性领域价格和铁路建设市场,近日发改委发文进一步鼓励社会资本投铁路,河南放开地方铁路旅客票价和货运价格,四川全面放开铁路建设市场。

  伴随着改革的推进,降价红利也逐步释放出来。以电改为例,国家发改委数据显示,云南、贵州、安徽、宁夏、湖北第一批改革试点输配电价降价空间达到55.6亿元。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冯永晟表示,当前地方特别是资源大省电改热情高涨,更大的目的在于可见的降电价红利。在当前供大于求的背景下,各地电力交易竞价激烈,降价幅度越来越大。

  但是,“这种基于自身工业利益降电价的举动,与电改本身的目的是不相吻合的。对于为什么要改革,如何来衡量改革是否成功,目前大家并没有一个明晰的认识,国有企业竞争的底线、交叉补贴的解决等一系列问题还没有细则规定,售电侧放开也因为电网的难退出而大打折扣,所以电改目前看似热闹,实质进展还是比较缓慢。”

  厦门大学能源经济协同创新中心主任林伯强坦言。冯永晟也表示,目前交易中心的远期计划电量分配,并未触及电网分配资源的核心权力,没有调度体制和结算体制变化的电力市场交易不具有竞争性,进一步推进改革的开关在电网手里。

  问题并不止于此。上述知情人士坦言,尽管有关部门一再强调改革目标是建机制而非降电价,但部分试点地区还是为了经济发展一味地降输配电价,同时对于电量增长的预测普遍过于乐观,容易导致平衡账户亏空。

  作为国网辖区内输配电价改革试点方案获批的第一个省份,宁夏自治区物价局商品价格管理处处长覃红伟表示,国网公司加大投资可以提高输配电的输配成本,但这又与社会的承载力和使用需求不匹配。

  而且,不断推高的输配电价最终还会体现在电价上,下一个监管期就可能面临涨价,相当于“羊毛出在羊身上”,建议政府及电网企业结合电量增速考虑新增投资,综合考虑社会发展水平和电价承受能力。(上海证券报)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