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公司频道

战略规划 企业文化 最新动态 财务报告

20岁就能当区域主管?这件事在饿了么发生了

2016-07-14 14:20:42 来源: 投稿

饿了么区域主管

  徐磊,1996年生于安徽阜阳。18岁入职饿了么,在上海莘庄站做配送员,19岁被调往北京东直门站任站长,现为北京朝阳区6个配送站的区域主管。

  回想自己的晋升之路,徐磊忘不了那个改变命运的电话。“突然接到人事的电话,要我从上海调到北京任职配送站站长。”徐磊很惊讶,但只考虑了10分钟就回拨了电话,接受公司决定。18岁当配送员,19岁当站长,20岁成为负责6个配送站100多名配送员的区域主管,随着饿了么的快速崛起,徐磊在两年内获得了远超同龄人的快速成长。

  19岁接任配送站站长,他藏起了的年龄

  2015年8月,19岁的徐磊从上海被调到北京,接任东直门配送站站长。去站里之前,他仔细地演练了话术。他一直有一个小本子,早些年记录一些配送情况,后来会记录一些数据,到北京后,这个小本子成了他的演讲稿。

  在管理中,他刻意让自己少说话,一些同事工作出错了,他采取当面批评、私下安抚的策略。他力求提高执行力,比如他会把任务盯得很紧,节奏快了,同事们加班的时候就少了;原来站里的费用报销要10多天,他来了之后把时间缩短为了3天,从工作到生活,他都细心地为大伙安排好,虽然同事们看这位新站长脸庞还有些稚嫩,但也逐渐认可了他。

  他和同事们敞开心扉,唯一隐藏的就是自己的年龄。“一直以来我都不提自己的年龄的,不过我在工作生活中都会管他们叫大哥,咱该尊敬得尊敬。”徐磊说,“其实年龄小也是优势,有时他们看到我真生气了知道我不是开玩笑的,就会赶紧把工作做好。”

  晋升区域主管前,面试官问他会不会骂人

  北京的外卖市场发展很快,因为工作出色,2016年3月,他被升为了区域主管,负责朝阳区6个配送站的运营管理,管理人数从原来的10几人一下子增加到100多人。

  为了尽快熟悉工作,他用了两天时间就把管理区域全部跑完,尽量参加每个配送站的晨会,一有空闲时间就挨个和各个站长沟通。有段时间,一个站的单量下降了,他赶紧和站长连夜核查数据,发现数据的管理不太规范。因为改进的意见不同,两人情绪都比较激动。

  “那段时期我压力也很大,我跟站长都说完自己的想法后,我们一起吃了个夜宵,很快就没事了。”徐磊说,“我也是从站长升上来的,知道他也很着急,我就讲了许多我做站长时的事,他看我能理解,还反过来安慰我呢。”

  徐磊回忆,自己在被调往北京前的储备干部培训中,面试官问了一些业务问题后,最后一个问题是“你会不会骂人?”徐磊当时懵了一下,犹豫地说会。“我没想明白他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后来我才发觉,他是觉得我年龄太小,试探我能不能管理好一个团队。”

饿了么区域主管

  ▲2015年初,徐磊(后排右二)参加饿了么储备站长培训

  但是徐磊一直没有用骂人来管理,而是用来跟同事们交心来沟通。这件事之后,徐磊的小本子上经常会写一些鼓励的话,常在给站长们开会时讲。

  用一致目标增强凝聚力,年龄不是问题

  在自己的管理区域里,就属徐磊年龄最小。谈及如何让大家信服自己,徐磊用的方法很简单:目标一致。他自己在配送站的各个岗位都干过,很清楚每个人都想要什么,“骑手希望自己挣得多一些,站长希望自己站数据好一些,我就把我的经验和他们分享,自己不清楚的就向前辈请教,同事们看到我和大家目标一致了,也就能跟我一起拼了。”徐磊说,这也和饿了么的企业文化有关,团队很有活力,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除此之外,每次开完周会后,他总邀请各位站长一起聚餐,在吃饭时徐磊绝口不提工作,只聊大家的家庭和理想,有同事遇到难处,他都会帮忙协调。有一位站长年龄较大,社保手续出了点问题,影响孩子入学,徐磊知道后就赶紧帮着办手续,很快就解决了问题。

  有一天徐磊工作到很晚,十分疲惫,突然接到了站长电话,叫他一起聚餐。他去了之后,站长们特别开心,跟他讲站里的工作有了不少提升,大家边喝酒边聊着各自的趣事,这一瞬间,让徐磊很感动:“感觉大家拿我当兄弟了。”

  身兼数职,一周打车30多次往返站点

  谈到做区域主管最大的感受,徐磊用“节奏快、挑战多”来形容。“刚接手整个区域的工作时,我基本每天早上9点上班,经常忙到深夜。”徐磊说。有段时间几名区域内的站长不在岗位上,他就只能几个配送站来回跑,一个星期光打车就打了30多次。“还好同事们都很给力,让我这个‘临时站长’没有出错。”

饿了么区域主管

  ▲徐磊把办公桌让给了同事们,自己则经常在配送箱上办公

  同时,为了给配送站增加人手,以适应饿了么的快速扩张,他也分担起了人事部的招聘工作,一天工作忙下来,他还会帮着站长去人事部筛人,最多一次一天面试了26人,最多时徐磊要管理的人多达146人。

  面对重压,徐磊说自己“会和几位区域主管互相安慰”,但自己喜欢这种快节奏的工作,这个同龄人难得的管理机会让自己提升很快。

  在饿了么第一份工作是外卖小哥,只为见到不同的人

  徐磊在饿了么的第一份工作是外卖小哥,在他18岁那年,家里要拿出积蓄供姐姐读大学,徐磊只读到高中就去了一家卖电脑的小店学习维修。2014年,一家人来到上海。这一年也正是外卖O2O飞速发展的一年,徐磊看到街上许多送餐的外卖小哥,觉得很有意思:“每天送外卖能去各种地方,见到许多不同的人,这样的工作一定很棒。”于是他来到了饿了么莘庄配送站,成为了一名外卖小哥。

  徐磊很快适应了工作,第一个月就挣了6300元。站长郝赫了解到徐磊懂电脑,就让他来帮忙做表格。除了做表,站里的其他工作徐磊都会主动偷师学习,郝赫看他好学、各项业务也都做得不错,就将徐磊选定为配送站储备干部。

  徐磊表示,自己来之前饿了么刚获得8000万美元D轮投资,2015年1月饿了么又获3.5亿美元E轮融资。同时,在一次述职会议后,自己的站长郝赫晋升为了区域主管。一连串的事情让他看到了自己晋升的可能。“公司和领导都成长得这么快,我自己也得加把劲儿了。”

  和饿了么一起成长,今年想去趟硅谷

  回想自己的晋升之路,徐磊忘不了那个改变命运的电话。“做储备干部时,本以为自己会留在上海,我却突然接到人事的电话,要我去往北京任职配送站站长。”徐磊很惊讶,但只考虑了10分钟就回拨了电话,接受公司决定。

  家人得知后,母亲哭了,父亲倒是很支持他去北京闯一闯。“妈妈情绪不太好,我赶紧申请休假陪了他们几天,现在我在北京天天都会和他们视频通话。”徐磊聊起父母,心里还是有些愧疚。

  如今,自己的收入能够补贴家用,姐姐也读到了大二,一家人的日子也越来越好了。徐磊只用了两年时间从外卖小哥晋升到了区域主管,他的同龄人要么还在上学,要么还在一些小店做着很基础的工作。饿了么给了他同龄人难得的锻炼和管理团队的机会,但他认为自己还需要沉淀很多东西:“升职会让人浮躁,我要学习提高的地方还很多。”

  入职饿了么时,徐磊想要“每天见不同的人”,而现在公司的技术运作让他更感兴趣,徐磊说:“我刚刚办了护照,希望今年能去趟硅谷,看看现在的商业帝国。饿了么给我打开了一个新世界,我还有很多事去做,赶上公司发展的步伐。”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