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阅读频道

新闻阅读 时事阅读 热点阅读

当希望来敲门

2016-08-02 14:05:22 来源: 投稿

  2012年冬,跟随远洋之帆,志愿者们第一次走进山区,在贵州一个叫做望谟县石屯镇边界小学的地方,见到只在照片和电视里,长着老茧、割着猪草的十三四岁的孩子们,见到无数个孩子翻过大山只为去上一天学,也见到洪水席卷后更加一贫如洗的村子。

  2016年夏,远洋之帆的队伍决定再次回到那里,我作为志愿者毫不犹豫的报了名。7月21日,贵州大雨,很多航班都停飞,我坐在机场大厅忐忑不安,翻着那年的照片,一箱箱棉衣一张张笑脸,手在发抖,害怕再有一场自然灾害,一切又回到原点。

  我问自己,我们这些志愿者去过,能留下什么,我想或许是希望吧。

  7月22日,天晴,一颗揪着的心终于放下,在这只队伍里,除了远洋之帆的新旧志愿者,还有景山学校远洋分校的学生,他们背着沉甸甸的爱心,认真的询问我山里的情景和孩子们的生活情况,满眼都是积极和乐观,好像这世上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那一刻我有种安心的感觉。

  3小时飞行,10小时大巴,3小时山道,飞机换大巴,大巴换小巴,小巴换小车。山路崎岖,我不禁在想,我们走进大山尚且如此,孩子走出大山只会更加艰难。

远洋之帆

曲折的山路

  上山的路多碎石子,陡峭也很滑,我们不得不停下来,等路修好才能继续前进,偶尔能见到下山的村民和劳作的孩子。“这条山路很危险,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决不会让孩子自己走的。”开小车的村民师傅抹了把脸,他告诉我,他的儿子就是被这里的水冲走了,那是他们家最后一个的孩子了。更久之前,他曾有一个女儿,生病去世了。

  我不知道如何安慰他,胸口堵得慌,他却拍拍我的肩膀告诉我,“生活还是要继续,男人还要养家。”

  来到边界小学的时候,比预计的晚了几个小时,远远的就能看见孩子们等在校门口,我知道他们为这一天的到来,期待了好久,每一个人都换上最好的衣服,梳着好看的头发,看到我们的车队停下来,欢呼雀跃。他们知道我们从哪里来,他们看过照片,就像我们知道他们生活的怎样,我们也看过照片。但真实的世界永远比照片更震撼,所以我们来了,而他们也应该走出去。

远洋之帆

  而音乐是拉近人与人距离的最好方法,没有身份、没有年龄、没有富贵贫穷,只有音乐和享受音乐。这也是远洋之帆“青春爱唱响”一直致力于传达的精神,用音乐为边区孩子架起通往外面世界的桥梁。

  直到饭堂的钟声敲响,学校里悠扬的吉他声仍没有停止,《好声音》“小二班”班长、歌手孙伯纶坐在孩子堆里,一首接一首的教孩子们歌唱,不愿停下来,孩子们想学更多,他想教更多,空空的肚子被笑声填饱……

远洋之帆

歌手孙伯纶教孩子们唱歌

  音乐的旋律飘荡在学校上空,而教室里,志愿者用精美的建筑图片,向孩子们展示着大千世界的多彩。

  一个叫贝小信的孩子指着照片里的高楼,怯生生的问我,“楼这么高,爬上去很费劲吧。”我想说,不费劲,跟你们每日翻过山峰上学的辛苦比,这都不算什么,但是我最终只能看着他,鼓励的说,“等你有机会去试一试吧。”

  校长告诉我们,他是这所学校里条件最差的孩子,老师们每天都担心,他今天回家后明天是否还能再回到学校。“一定要让孩子受教育”,听着贝小信的状况志愿者们心头紧紧的。

  9年来,远洋之帆公益基金会攀过了数不清的山头,上千名师生得到了帮助,更多的志愿者前前后后加入基金会,我们真心的希望,远洋之帆的援助会让贝小信完成学业。

  下午我们决定去探访贝小信的家,然而,当我们来到他家时,他却逃到了山里。

  这个村子年轻人很少,到处是留守的儿童,长期缺乏关爱和温暖的他们,学校是他们的保护伞,孩子们聚在一起时,你能听到欢笑和歌声。可是离开学校,当他们独处时,眼里尽是茫然和孤独,而我们都变成了陌生的事物,有些孩子甚至会莫名的大哭。贝小信也是这样的一个孩子,我们的到访令小小的他措手不及。

  我想我们能做的只是静静等待他回来,和他一起唱首歌,聊聊天,讲讲山外面的世界。终于,在老师的帮助下,贝小信回来了,进门时他靠在门口,显得羞涩和紧张。

远洋之帆

贝小信的奖状

  孩子的心性总是转变得很快,短暂的接触后,贝小信渐渐抛开了戒备之心,还特别指给我们看他获得的优秀学生奖状。我们一人一个小板凳围在火堆前,听着木材燃烧发出噼啪的声音,聊着家中的事情。贝小信的母亲噙着泪光,诉说着山里生活的不易。昏暗的光线里,贝小信拉着我的手,小声问道:“你们很快就走了吗?还会再来吗?”

  “会的,我们还会来,你也要努力,有机会去外面看看,看那些你喜欢的建筑。”我握着他的手,他手心冰凉,但眼中却充满向往,然后郑重的点头,我不禁又握紧了些。离别总是来的很快,我希望能抓紧这仅有的一点时间,把更多的温暖能传递给他。

  回程的车比来时开的慢很多,因为每隔一段距离路边就站着几个等待的孩子,不知道他们在这里站了多久,他们望着我们的车,遥遥的在远处挥手,眼睛里满是不舍,我们这一离开不知道多久之后才能再回来。

  从乡里到石屯镇12公里,我们离开并不难,但如果,让山里的孩子走出去,一生的时间也许都不够。庆幸的是,离开石屯镇时,从镇政府得知,村里马上就要修路了。有路就好了,哪怕只是到镇上,对孩子们也是一个新的世界。

  回程路上,我在期盼着下一次的到来,也许那时公路已经修好,我们无需在深山中千回百转就能见到他们;也许那时,这里的设施会更加完善,孩子们的生活更加安全;也许那时,这里的孩子已经走出大山,拥抱全新的生活。不要迷失在这深山里,不要失掉希望。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