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聚焦频道

聚焦新闻 聚焦股市 聚焦财经 聚焦证券

博弈网约车新规:有争议”问题“几乎都妥协了

2016-08-10 10:41:34 来源: 《财经》杂志

  =====推荐阅读=====

  户籍成网约 车新“枷锁”?网约 车新政如何正确施行

  宁波网约 车最新消息:要求是本地牌照车价比出租车高?

  网约 车最新消息:私家车当网 约车保费或翻倍?

  =====阅读全文=====

  至诚财经网(www.zhicheng.com)8月10日讯

  迅猛发展的网约车行业亟需立法明晰,而因传统的出租车行业垄断利益以及巨大的出行市场,立法过程亦充满博弈

  近60岁的叶枫(化名)终于不用担心自己开的是“黑车”了。

  网约车新规公布当天,叶枫所在专车司机微信群中讨论热烈,不少司机“松了一口气”。

  7月28日,先后酝酿近两年的《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下称《暂行办法》)同时出台,备受关注的网约车合法地位首次确立,今后的营运将“有规可循”。

  放眼世界,对网约车这种新兴事物的管理是监管者所面临的难题,但中国这一次走在了世界前列。

  网约车这一新的业态从出生到现在,不过四年时间。期间因法律缺位,网约车性质不明,一方面一些出租车司机因面临“饭碗”被抢而罢工抗议,另一方面网约车企业的融资又屡创互联网企业新高。
 

网约车最新消息

  监管部门出台的政策也不断引起争议。

  这种背景下,行业亟需立法明晰,而因传统的出租车行业垄断利益以及巨大的出行市场,立法过程亦充满博弈。

  从去年10月10日交通部发布网约车征求意见稿到新规颁布,近十个月的时间,可谓充满艰辛与不易——此前征求意见稿中争议极大的车辆性质、报废年限、平台与司机是否签订劳动合同、价格等条款。

  在《暂行办法》中均做出让步和调整,业界和学界对于新规的评价颇高,网约车新规超出期待。

  传统出租车行业受冲击

  四年前,家住北京昌平的叶枫时常徘徊在地铁口“拉活”,“那会儿开‘黑车’,一天150元,中午之前就回家了。”退休之后,驾龄30年的叶枫一直开“黑车”,直到有朋友推荐他使用打车软件。

  如今他开着两年前新换的车,熟练地使用各种打车软件,穿梭在北京城区的街道。

  2012年,智能手机逐渐普及,零零星星的打车软件开始进入民众视野。

  最早时期的软件“滴滴”、“快的”、“大黄蜂”、“摇摇招车”、“嘟嘟”、“e达”、“打车小秘”等多达30多家,经过两年多的厮杀,滴滴从众多打车软件中脱颖而出,逐渐坐上了市场的头把交椅,随后开展补贴大战,在资本的厮杀中,最终,市场选择了滴滴、Uber、易道专车和神州专车等少数企业。

  2016年3月1日,易观智库发布《中国专车市场趋势预测报告》显示,2015年全年滴滴专车在用户覆盖率及订单占比方面均以八成的份额保持绝对优势,并呈现出持续增长的特征。

  2015年全年专车交易规模为370.6亿元人民币,表现出了强劲的增长态势。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滴滴出行有超过500万司机和3亿注册用户,而滴滴出行只是目前网约车的平台之一。

  然而,与“共享经济产物”的身份不匹配的是,网约车始终未脱掉被冠以“非法营运”的帽子。

  事实上,在网约车诞生之前,出行市场中类似的只有出租车,反之就是非法营运的“黑车”,私家车要进入出租车行业,并不容易。

  按照既有规定,出租车合法营运需要具备道路运输许可证以及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二者缺一不可,否则构成非法营运。

  根据《道路运输条例》规定,从事客运经营的需要向道路运输管理机构提出申请,经营者应当持有道路运输许可证,并向工商行政机关办理有关登记手续。

  《城市出租汽车管理办法》(后于2016年3月废止)对于出租车营运规定了严格的条件,从事出租汽车经营的企业和个体工商户需要向客运管理机构进行申请审核。

  该办法对出租汽车经营企业、出租汽车个体工商户以及出租汽车驾驶员也规定了一系列的严格条件:经营企业需要有符合规定要求的客运车辆和相应的资金、有符合规定要求的经营场所、有符合规定要求的管理人员和驾驶员;

  驾驶员需要有常住户口或者暂住证、有当地公安部门核发的机动车驾驶证并有二年以上驾龄、要经客运服务职业培训并考核合格等等。

  通常,地方政府会对上述法规进行细化,形成符合地方情况的出租车管理门槛。

  冗长的审批程序以及极高的准入门槛,使得出租车行业高度垄断,在网约车诞生之前,许多地方在“黑市”中倒卖出租车牌照(运营权),一个牌照甚至被炒到数十万元。

  城市一度泛滥的“黑车”也正是在出租车高门槛的背景下应运而生。

  “打车难”成为城市通病,网约车顺势而生占领市场,但因法律中并无这种新生事物的准确定性,以至于其身份一度不明。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