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六间房, “网红教父”刘岩的直播江湖

2016-09-28 14:38:55 来源: 投稿

六间房直播

  (一)

  去年在旧金山的邮轮上,百度百家作者敖小白问我:“你的偶像是谁?”

  想脱口而出,距离615公里处的洛杉矶之主:科比·布莱恩特。想了想,这是一场作者圈的问答。

  “明初小说家湖海散人罗贯中,我想出一本互联网英雄谱的书,再过几百年,那些后生应该记住张树新、王志东、张朝阳、丁磊、马云、李彦宏、马化腾、贾跃亭、雷军……这些人的名字,他们是那个叫做互联网时代的活化石。就像现在的孩童能轻易的唱出-蓝脸的多尔敦盗御马,红脸的关公战长沙 ,黄脸的典韦白脸的曹操 ,黑脸的张飞叫喳喳”

  “这些人你都见过了吧”小白问。

  “嗯,王志东、张朝阳、丁磊、马云、贾跃亭、雷军,其他的,都会见到的。”我信心满满。

  每个人对英雄都有崇拜,幸运的是,因为职业关系,我离“现场”更近,可能就是这个对话,“勾搭”天下的英雄的火种就此埋下。

  (二)

  微信弹出一个好友通知,六间房的媒介请求加我。

  “……六间房?”

  无事不登三宝殿,我又不是美女主播,加我何事?

  “我们市场总监想请您过来聊一聊,交流交流行业话题”六间房媒介开诚布公。

  别人对六间房可能有所陌生,我还是比较有感情,六间房CEO刘岩是我《互联网英雄谱》必见的一个人!

  我微信回复:“市场总监就算了,刘岩如果在,我可以过去。”

  意外的是,对方痛快答应了。没有什么“我先约下我们CEO”“我看一下刘总排期”的官方口径。

  第二天,下午三点。我开车前往约定的北京海淀首体南路,刚下车,六间房醒目的招牌出现在大厦的头部。免得找错地方了,好事!按照媒介发的地址,我直接到了六间房。一出电梯口“何事慌张”的四个大字,一股江湖侠气扑面而来。

六间房直播

  我微微一笑,心中谙答:正和我意。

  跟着媒介去找个会议室,路过一个落地窗敞亮的会议室,刘岩正在里边端坐,第一次见真人,照片和视频还是经常能见的。刘岩造型让我想起艺人“郑恺”。小黑板上放着公关公司的方案PPT。

  媒介领着我径直走向另一个会议室。过了10分钟。刘岩带着市场总监几个箭步从门外走进来,我们交换了名片。没有寒暄,东道主刘岩利落的进入正题。刘岩一身利落的雅痞之气,标志性的菲拉格慕皮带透着一股意式雅致。

  见到刘岩,我内心还是有点小激动。

  (三)

  3年前,还在清华科技园上班。午休,一个人坐在清华园的落地窗上看书,书名叫《新浪模式》,彼时美国投资银行罗伯森·斯帝文森公司的刘岩、华渊CEO姜丰年是不断闪现的名字。

  没错,就是他了!互联网江湖的第一代元老级人物,2000年4月13日新浪网登录美国纳斯达克的幕后功臣之一。

  参与完新浪网的成功上市,刘岩的名字没有在互联网江湖销声匿迹。作为投行人,刘岩反而对创业这趟苦逼的事上瘾了!

  刘岩的转变,从他当年的一句话中可见端倪:

  “当时我想做的是个人英雄。无论是在投资银行还是基金公司,我代表的只是投资方,谈判桌对面永远是企业家。表面看来,企业家们对他很尊重,但是他们的态度让刘岩内心很不安。“看起来我很体面,但我知道,他们尊重的是我的公司,我背后的机构。”刘岩想成为一个个人英雄,而在他的心目中,企业家才是创造价值的英雄。”

  1999年,刘岩第一次踏上创业征途。像红酒一样,我是相信创业也讲究年份。84黄金一代,99黄金一代,2014超白金一代。99年前后诞生了今天的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刘岩带着敬畏和雄心,把剑指向了做中国第一家基于卫星IP技术和宽带互联网的数字媒体配送服务商,暨北京新视宽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当时是中国最早的网络视频内容运营商。

  首次创业带满了投行人的倔强,要么不干,要干就干到第一!

  在创立六间房之前,刘岩曾任北京点击科技有限公司董事副总裁,主要负责BD、市场和个人软件产品。而彼时点击科技的创始人正是当时互联网搅动风云的王志东。作为登上过互联网最顶峰的男人,王志东即是刘岩的偶像,又是刘岩的兄长。

  “大丈夫生当如是!” 任何一个创业者都应该有一次向宇宙发出的诘问!

  (四)

  2006年,刘岩正式登上互联网江湖的中心舞台。与土豆、优酷并驾齐驱,一时间风光无二。

  六间房(6Rooms)是一家新锐的web2.0视频网站,当时与YouTube定位一样,本身不提供视频内容,只提供一个视频发布平台,上传的内容以用户原创为主,比如家庭录像、个人的DV短片等等。2006年5月15日正式上线以来,半年时间,Alexa排名已由第34万名提升至700名。是海淀区高新技术企业,也是国家文化部、国家广电总局、海淀区政府重点扶持的文化创意和高科技企业。六间房日用户覆盖数1,000万,日独立IP500万,日页面浏览量为7000万。数据和用户给了刘岩足够的底气和自信。

  似乎踮起脚尖就马上能够到互联网的高山之巅。

  可是就像登山,成败看天,气候给刘岩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在“华尔街坍塌”的大背景下,中国互联网行业也必将深受冲击,尤其是视频分享领域,如果没有足够的资本和资金,很难度过这个“冬天”。

  而在08年行业关注的焦点几乎都集中在流量、用户排名上,更多的是靠风险投资来支持这一行业发展。刘岩面对最大的危机。每天天量的带宽成本在烧着,盈利?整个行业都没开拓出一个成熟的盈利模式。

  面对债主和最寒冷的冬季,刘岩生生用男人的肩膀扛起了六间房,日子还得过啊,六间房还得开下去!

  幸运的是刘岩遇到了秀场直播,像抓住救命稻草,而这一次幸运女神站到了刘岩这一边,六间房依靠秀场业务还清了公司所有负债,六间房迎来第二春。

  弹指一挥间,六间房走过10年视频、8年秀场直播。2016年,直播行业受移动端利好,迎来资本、行业、用户的全面爆发。作为直播行业的开创者,六间房迎来第三次浪潮。

  而这一次,刘岩看到了天时、地利、人和。时代似乎总爱爱玩笑,08年欠刘岩的一次登顶,这一次一并还上。

  资本面,2015年8 月六间房和宋城演艺合并,资本市场给予了买入评级。长期看,互联网演艺和线下演艺的协同效应值得期待。未来六间房通过内容、形态和技术等创新,还有望进一步年轻化,更加有力的参与直播平台的竞争。除了既有优势的秀场直播,六间房现在资金充足,有能力进一步构建在直播方面的内容与技术壁垒。

  内容面,六间房还在大力发展户外直播等差异化内容直播方向。户外主播“洞洞幺无奈啊”(房间号732106)(曾用名“猛子”)就在六间房直播中向大家展示自制陷阱捕到的一头野猪,并全程直播杀猪过程。“猛子”表示设了几天的陷阱,终于在昨天晚上捕到了猎物。这引起了网友们的争议,有人称野猪是保护动物,有人称把杀猪过程直播出来是否太血腥……但也有人乐此不疲,纷纷献上杀猪方案,一剑封喉、用水浇等等……整个直播过程让看惯了网红脸的用户们感觉新奇,有3万多真人同时在线观看。

  (五)

  刘岩曾做出过启示录般的预测:中国现在有几十万个网红,了不起一百万,但我预计未来会有1000万。这1000万的数字从何而来?视频直播平台将是一个重要的平台。韩国为例,他们做直播,比我们晚多了。大概2009年,我去韩国互联网公司拜访,给他们讲六间房的直播模式,当时韩国人觉得挺奇怪,这东西成吗?后来韩国才有一些相应的网站出现。但在那样一个后起市场,人口那么小的市场,现在的网红数量将近200万。所以,中国出1000万也不奇怪。”而今年的视频直播与网红的火热程度也验证了刘岩这句话。

  仅仅2016年上半年,“视频直播”就占据了创投圈第一热词的位置,紧随而来的是,几乎所有社交、电商、视频APP等都开始做起了直播。视频直播就好像是在互联网行业里投掷的一枚重磅炸弹,近200多家视频直播平台在一起厮杀,同时,2亿用户只是一个保守数字。据估算,2020年,视频直播市场规模将上升至1060亿。用户数量也随之攀升、翻倍,对主播的需求量目前来看还是一个缺口。相比开淘宝店、微商,做主播要容易,而淘宝店与微商目前数量基本都在1000多万。网红1000万的这个数字目前来看基本不会离我们太远了。

  2016,注定是一个不平凡之年。网红从单个特例裂变为群体事件规模。个人IP的价值通过视频直播这个平台得以迅速规模化崛起,这种势头将会愈演愈烈。网红的红利期还有多久?2017、2018……网红伴随着新模式的诞生会不会年老色衰,陪伴网红的观众是否又有新的猎奇事物?刘岩冷静的给出了这样的一个答案:“每个人的娱乐消费是有时间限制的,全中国就这么多注意力。无非是放在范冰冰身上,还是放在100万个、1000万个网红身上。所以到有1000万网红的时候,很可能广告模式会回来。社会财富重新分配、资源重新分配。今天我不卖广告,是因为用户在我这儿消费比卖广告更赚钱。但是到1000万规模的时候,行业会有质变的可能性。但是人一定要知道自己要什么。什么东西都要跟着商业逻辑走,跟着人们的需求走,扎扎实实去做。”

  刘岩谈笑间思路清晰,续航能力极强,带着一股雅痞之气。2016年直播江湖大战的序幕已经拉开。刘岩和他的六间房凭借近10年在资本、团队、内容、运营的沉淀整装待发,只等大风起兮,唱一首《笑傲江湖 》。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