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聚焦频道

聚焦财经 聚焦股市 聚焦证券 聚焦新闻

做投资行业的“捕鱼达人”

2016-10-09 16:19:26 来源: 投稿

  作为投资人,谁不想投出下一家十亿美元公司?如果把微信、滴滴等最近一波移动互联网科技浪潮中涌现的企业比作是“大鱼”,所有人都在期待下一个“风口”。事实上,有好的方法论,把得准时代发展趋势的脉搏,搭乘上私募股权母基金的“大船”,捕到“大鱼”的机会并不是遥不可及,甚至可以说是大概率事件。

  “未来十年、二十年内,固定收益类资产实现两位数的回报已经不可能了。哪里能够寻找两位数的回报呢?就是这些另类资产投资,包括创业投资、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投资等。”在9月9日的“中国财富管理系列论坛”上,宜信公司CEO唐宁这样说。

  高回报,意味着高风险。华创资本合伙人吴海燕并不建议投资人直投:“因为绝大多数大众富裕阶层不可能对私募股权行业和基金有太深入的了解,通过母基金进入私募股权投资是能够分散风险的方法。”

  母基金在私募股权投资中扮演着“专业向导”的角色,帮投资人预测市场变化、规避可能风险、把钱配置到最优秀、最合适的基金中去。

  但即使通过母基金,聪明的投资人也应该知道自己的钱是否投向了最有前景的行业?是否进入了那些最优秀的企业?是否帮助投资人抓住了“消费升级”这样大好的增长机会和“风口”?

  在10月29日将召开的“宜信财富2016全球资产配置之私募股权投资高峰论坛”上,一批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母基金合作基金投出的优质项目将与投资人近距离接触,其中既包括700Bike、七幕人生、六人游这样已经拥有大量用户,并建立了口碑的成熟项目,也包括MAGMODE名堂、Wake这样的新锐高成长性项目。

  MAGMODE名堂:设计师孵化器

  在蔡崇达看来,消费升级并不是所有人都去买奢侈品,而是提供更好的性价比,让商品更加个性化,每个人都能找到符合自己消费理念的产品。

  创业之前的蔡崇达已经是知名作家、媒体人,27岁时即担任《GQ》中国版报道总监。在《GQ》工作期间,蔡崇达看了一部关于《VOGUE》美国版主编Anna Wintour的纪录片,他惊讶的发现,和现在很多中国年轻设计师相似,即使像Michael Kors这样如今大名鼎鼎的设计师,在二、三十年前一样面临缺乏供应链、品牌、市场营销、渠道等一系列问题。是Anna陪着这些她发掘的新秀们一起打磨供应链、打磨设计、一家家死磕精品店,用二十余年持之以恒的努力奠定了一大批设计师在时尚界的地位。

  那时候,蔡崇达和Anna Wintour同供职于康泰纳仕集团。在英国国家肖像馆,蔡崇达看到了自己这位美国同事的画像,评语是:在Anna之前美国没有时装产业。那一刻,蔡崇达感觉自己浑身战栗,原来一个人可以对时尚产业发生如此大的影响。

  从英国回来,蔡崇达反思中国的服装业,发现居然找不出一个会表达、有底蕴、适合中国人的时装品牌。于是他对《VOGUE》的同事说,美国的事Anna做了,中国人的需求我们最清楚,让我们来做这个事情吧。

  这个时间点也是VC判断服装行业即将发生巨变的时刻。吴海燕与同行交流,大家对消费升级的共同判断是,过去起决定性作用的渠道因素突然失灵了,品牌才是未来的增长点。在吴海燕看来,此前美特斯邦威、李宁等所谓的服装品牌其实是渠道,促进销售的绝招是把店面开到消费者门口。当更高效的互联网时代来临,这样的品牌根本承受不住冲击。参照上世纪70年代的日本和80年代的台湾,中国也同样将迎来品牌大发展时期。

  蔡崇达出生于福建晋江,当地服装业发达,他小时候放学要先帮家里做完衣服才能吃饭。一直以来他都对服装产业有深入了解,加上供职于《GQ》期间与时尚的深度接触,他敏锐的感觉到行业到了整体大变革的时候了。而在吴海燕看来,蔡崇达属于创二代,有父辈那样勤勉的创业精神,又与他的父辈们有本质不同,他懂得品牌背后文化的力量。

  优秀的设计师缺的不是钱,作为第一位在巴黎时装周官方日程连续发布作品的大陆设计师,Masha拿了淡马锡旗下祥峰投资的投资,但仍然做得很辛苦。她需要品牌策划、商品策划、渠道和市场,整体品牌的搭建是一套非常精细的活。

  日本时尚界有日本服装设计协会,山本耀司能够去四大时装周走秀,就是因为背后有协会的支持。但中国设计师背后没有这种支持力量。

  在蔡崇达的定义里,MAGMODE名堂是升级版Anna Wintour。名堂选拔、孵化优秀设计师,为他们打通供应链、市场宣传、品牌包装,并深度介入到设计师的设计过程中。首批孵化的三位设计师是Masha Ma、曾就职于爱马仕的徐嘉政以及Sean Suen。

  现在,和设计师一起过版到后半夜已经成为了蔡崇达日常工作的一部分。这和他以前杂志编辑的工作是一脉相通的,像和记者一起打磨稿子一样,要帮助设计师达到最好的表达感觉。

  蔡崇达并不认为自己做的是一件小众的事情,因为“穿衣是人最重要的表达”。

  这当然是一件有商业价值的事情。一个好的设计师品牌每年可以创造20至40亿元的流水,MAGMODE名堂只要孵化8个品牌就可以享有200亿元每年流水。

  Wake:不止是瑜伽

投资行业

  图为Wake创业团队

  有多少人把瑜伽当做一种生活方式?

  在运动领域里,瑜伽看起来是小分类,但已经诞生了Lululemon这样的大品牌。在Wake创始人熊明俊看来,瑜伽行业拥有数目庞大的潜在用户,而且基本集中在一、二线发达城市、以白领、中高管等高净值人群为主,这是目前已有200万用户的瑜伽应用 Wake的用户画像。

  传统瑜伽行业有很多消费者痛点:办卡贵、瑜伽教练水平不一、抽不出时间去上课。传统瑜伽会馆也有许多问题:客流少,多数只能开在健身房里,靠办卡赚钱。Wake互联网团队开发的线上瑜伽应用Wake APP很好地解决了这些问题。

  首先是充分运用互联网思维作为切入。专业教练录制标准化教学视频,用户可以在手机端免费下载观看,视频的高质量保证了用户的好口碑,从而积累用户。进而,再从线上把需求用户导流到线下瑜伽会馆,这种精准流量是传统瑜伽会馆梦寐以求的。

  同时Wake还在开发企业用户,目前已经签下网易、陌陌、汽车之家等互联网知名公司,在行业内迅速积累了知名度。

  在产生实际交易和消费的线下瑜伽馆,Wake也独辟蹊径。确切地说,熊明俊将其定义为“生活方式馆”,也就是不光能练习瑜伽,还能够聚集女性相关的互联网品牌定期策划活动,例如花艺、美容沙龙等,为这部分新中产人群提供一站式消费场景。

  创业将近一年,Wake共拿下2轮融资,包括在今年7月刚刚拿到华创资本和华映资本的1500万元人民币Pre-A轮投资。通过融资和建设线下瑜伽馆,Wake已经初步在瑜伽领域建立了壁垒。

  接下来,熊明俊着重要做的是输出标准化的能力,将品牌、课程、教学体系、VI识别系统和后台SaaS系统输出到加盟店,未来还将开发衍生品。这也是Wake不同于传统瑜伽会馆的地方,不只是用门店获客的方式单打独斗,熊明俊要用互联网的方式打造一个瑜伽生活平台。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