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阅读频道

新闻阅读 时事阅读 热点阅读

牛法网助力《2016上市公司法律风险指数报告》发布

2016-10-27 09:22:18 来源: 投稿

  2016年10月23日,法制日报社、中国政法大学企业法务管理研究中心联合中国高端法务平台牛法网在京发布《2016中国上市公司法律风险指数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该《报告》自2008年以来,每年发布一次,今年是第九届。该《报告》对2015年2747家上市公司的法律风险指数进行了测评。

  《报告》发布后,2016中国上市公司法律风险管理高峰论坛举行,中国法学会领导、各大院校和研究机构的专家学者、央企和上市公司的高管、法律顾问和媒体人士,围绕“上市公司监管和治理”的主题展开了深入研讨。研讨会由法制日报社副社长周秉键主持。

上市公司法律风险指数

  从左至右为法制日报社副社长周秉键、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时建中、中国法学会副会长张苏军、法制日报社社长邵炳芳 、牛法网CEO郭世栈

  法制日报社长邵炳芳发表致辞并指出,党的十八大以来,依法治国理念逐渐深入人心,围绕这一理念展开的包括经济领域的各项改革不断向前推进。目前,我国A股市场上市公司按市值规模计算,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证券市场。在此背景下公司治理正在成为当下A股市场的一个关键词。中国资本市场发展必须坚持市场化、法治化方向不动摇。希望这份研究报告,能为上市公司检视自身的依法治企工作提供参照,能对相关机构确定监管重点、加强风险防范提供参考。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时建中表示,法律风险指数的发布意味着企业个体的法律风险信息转化成全社会的信息,对于优化信用环境会起到非常好的作用。他详细解析了法律风险的定义,并且指出法律风险的管理不仅要进行定性的管理,还要进行定量的管理。对于风险的管理还要回到对既有现行法律制度的充分理解基础之上才能有效地识别风险、分析风险、评估风险,最后做出风险的有效管理手段,或者是定性的,或者是定量的。

  中国法学会副会长张苏军表示,今年以来在错综复杂的国内外形势下,举国上下大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当前经济下行的压力依然较大,必须高度重视风险隐患。张苏军指出,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坚持创新发展,必须把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法律风险指数”研究,是一个独特视角,可以直观反映上市公司法律风险程度及其治理水平,不仅对上市公司、监管者、投资者决策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也有利于推动上市公司依法合规经营,降低法律风险。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校长助理丁志杰发表了主题演讲,从上市公司治理,谈到对当前宏观经济形势和风险的看法。公司法律风险研究和经济大势发展密不可分,中国经济增长从高速转向中高速。影响当前经济增长的三个非常态因素 ,第一是金融发展放缓;第二是我们是“不成熟”的国际债权人;第三是贸易增速放缓。丁志杰表示中国高估了金融在经济中的地位和作用,中国未来贸易还是要在扩大进出口规模的基础上,实现贸易进出口收支平衡,这样才是对中国经济福利效应和增长有积极作用。

  接下来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副院长李欣宇发布中国上市公司法律风险指数报告。中国政法大学企业法务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叶小忠对中国上市公司法律风险指数进行解读。总结了2015年上市公司法律风险指数情况呈现的七个特点。叶小忠将法律风险指数的情况跟公司价值做了很客观的关联性,两个指标之间的因素非常强调关联性。从法律角度去研究资本市场,更能体现企业法律顾问的价值。

上市公司法律风险指数

  牛法网CEO郭世栈发表“互联网如何助力中国上市公司风险管控”主题演讲

  牛法网CEO郭世栈从互联网法律平台的角度,分析企业法务管理者如何整合资源助力上市公司管控法律风险。郭世栈认为不仅是上市公司,每个企业都是有风险的,关键怎么管理和控制风险。企业管控风险,不是一个人单枪匹马可以做到,需要法务部门、法律顾问和外部律师的共同协作。从今天开始我们多了一种选择和渠道,就是创新的法律平台。

  在某些状况下往往企业现有的律师够不着,第一是跨专业、跨行业;第二是跨地域;第三是中国企业走出去国外;第四是重大和突发事件。牛法网是把全国甚至全世界的法律专家、律师集合在一个平台上,组成了中国“最强的法律大脑”,做企业补充的律师资源库。通过10维认证模型,建立平台的信任体系。互联网能够解决信任的问题,提升效率,降低成本。能在第一时间找到合适的资源,解决问题,这是企业风险管理中重要的一步。

  会议最后,专家学者针对《监管转型与公司治理》主题进行研讨。

  中国人民大学法商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认为监管转型表现在三个方面,概括起来就是“放管服”,放是简政放权,管,关键是事中和事后监管,服,一个是扶持,一个是服务。而公司治理有三个使命,一是提升股东的福祉,二是承担社会责任,造福股东,三是促进公司可持续发展。

  证券日报副总编辑董少鹏通过举例说明,中国整体法律意识淡薄,大家的资本意识、市场意识非常薄弱。董少鹏认为中国的上市公司和市场主体应该有信息披露的意识,只要有事尽量披露。日常出事或者有法律风险是正常的,而不是没事儿才是正常。

  国资委研究中心主任助理王志刚,从国资委的角度看,作为国企相对更规范,监管比较多,甚至监管过度。全国人民的企业,国资委作为守门员必须得下功夫,没有办法。谈到如何加强监管的问题,王志刚表示要加强董事会建设,企业风险都由董事会去做,国资委主要做好引导,激活公司内部治理机制。

  中国法学会航空法学研究会副会长聂颖从三个层次进行阐述,第一层次科学立法一定要对整个法律体系,实际上是行为规范体系进行核磁共振;第二个层次对企业进行守法教育,包括风控、内控和合规,要形成企业科学的规章体系,企业的风险要靠科学规章手册和标准;第三个层面是执法和监管,在司法裁判方面要宽严相济。

  中国华融法务总监郭卫华表示,企业治理有两个方面,外因和内因,从监管角度看是他律与自律,他律是外部监管,自律是内部监管。与国外的企业相比中国更需要外部监管,因为法律制度不健全,需要强有力的外部监管。但监管一定要与时俱进,很多业务往前发展了,很多新的业务类型已经出来了,但监管部门没有及时改变,还是按过去的标准来。例如网约车严格限制的东西要推翻,这种监管是阻碍生态发展,新生事物扼杀在萌芽状态是不行的。

  中国钢研科技集团总法律顾问汤建新表示,监管也好,治理也好,理念方面要促进发展,成立公司的初心是什么?就是发展!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