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80后祁国晟如何用11年时间带领国双登陆纳斯达克?

2016-11-03 09:13:34 来源: 凤凰科技 作者:白杨

祁国晟

国双CEO祁国晟​

  初见祁国晟,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年轻有为。

  1984年出生,2005年毕业,祁国晟对于新生代90后来说或许已经够得上“大叔”级别,但是,作为一名上市公司管理者,32岁的他绝对称得上年轻。

  至于“有为”,就在几天前,祁国晟创办的国双科技正式登陆纳斯达克,成为了一家上市公司。

  从大学毕业创业,摇身一变成为上市总裁,祁国晟用了11年,有人称他的故事是创业神话,但在与祁国晟交流过后会发现,这背后其实是一个典型和非典型因素交杂的创业历程。

  兴趣驱动创业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国双科技成立于2005年,是一家企业级大数据分析软件供应商,通过SaaS(基于云端的软件即服务)方式为境内企业客户、政府机构和电视台提供服务,主营业务包括营销自动化、新媒体、电子政务、司法大数据解决方案等。

  在十年前探讨大数据,并不像现在一样时髦。祁国晟告诉凤凰科技,在2005年,甚至是在那之后的5、6年间,也几乎没有人会选择企业服务这个事情来创业。而他之所以选择这个方向,更多的是因为其少年时受到的影响。

  “我在上中学时就把比尔·盖茨当作偶像,因为他做出的产品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我当时就在想,中国能不能有这样的企业也做出这样的事情,从那时起我就一直很喜欢软件。”

  2002年,祁国晟被保送进入清华大学。据其透露,保送清华时受其父亲影响,他本该读的应是工程相关专业,但是他到学校以后自己转了系,最终学了计算机软件专业。

  根据祁国晟回忆,2003年发生的两件事对其后来创办国双科技产生了直接影响:第一个是创办清华大学学生软件产业研究协会,当时创办这个协会历经坎坷,不过最终创办成功,这使其对当时的中国软件(27.53 +0.55%,买入)行业有了更为系统的了解;第二个是其根据兴趣做出了GRIDSUM(后来国双科技的英文名便是Gridsum)程序,该程序是用并行分布式架构Grid处理加法Sum运算,简单来说就是把复杂的算法分解成若干个简单的算法,这个在当时或许没有太多应用场景,但是放到今天,祁国晟做出的这个程序已经极具前瞻性了。

  2005年,祁国晟创办国双科技时仍是一名大四的学生,除了创立软件产业研究协会,他仅有的工作经历是在微软亚洲研究院的短暂实习。

  不难看出,祁国晟的创业完全是兴趣使然,尤其在创业初期,公司没有获得投资,祁国晟都是靠家里补贴支撑公司的发展。

  有投资人曾告诉凤凰科技,现在一些投资机构在选择初创项目时,往往会把创业者愿意为自己的项目投入多少作为考量,这或许能够准确的反映出创业者对自己项目的信心强弱。

  在创业事业如火如荼的今天况且除此,十年前,那个创业者都怀着会失败的心态的时期,祁国晟对其创业项目的投入更能凸显其对软件创业的决心。

  坚定的“美国梦”

  9月23日,国双科技正式登陆纳斯达克,股票代码为GSUM,发行价为13美元/股,共融资约8710万美元。与此同时小编注意到截至目前承销商已行使全部超额配售选择权,国双首次公开招股总募资金额超过一亿美元。同时,国双科技也成为中国首家赴美上市的大数据企业,也是2016年以来第五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

  近一年,受部分中概股私有化的影响,美国资本市场对中国企业早已心存芥蒂,国双科技又为何要选择这个时候进行IPO,祁国晟告诉凤凰科技,去美国上市,其实是很早之前就做出的决定。

  “像国双科技这样做SaaS服务的公司,我们觉得就应该在美国上市。国双非常想也需要跟国际巨头在一个舞台上竞争,因为美国的投资人比较懂这个业务,他们能辨识出谁真正拥有技术和能力。”

  另外,国双科技选择美股还出于对人才的考虑。祁国晟表示,“我觉得国双科技会有更大的未来,面对的也不只是中国市场,所以我们希望聘请一些高水平人才,但有很多人才并不在中国,所以出于这样的一些原因,也让我们很早就打定了主意要在美国上市。”

  尽管祁国晟对赴美上市具有坚定的信念,但是,这个时期进行IPO着实让他付出比其他企业更多的心血。据其透露,因为美国投资人对中国企业怀着不是很信任的态度,所以他见投资人的次数和路演的紧密程度,都大大超过了之前赴美上市的公司。

  不过付出最终得到了回报,国双科技首日开盘价为15.25美元,报收于15.75美元,相对于发行价涨幅为21.15%。

  与索罗斯一拍即合

  在上市后的媒体沟通会上,祁国晟描述国双科技时反复提及了多次“低调务实”。

  据国双CFO张鹏介绍,国双在上市前进行过三次融资,投资方包括迪士尼旗下的思伟资本、诺基亚成长基金、索罗斯的量子战略基金和高盛集团的自有基金PIA,三轮共融资6850万美元。其中,2013年索罗斯的量子基金对国双科技的投资,也是其在亚洲唯一领投的一个项目。

  综观当下的创业公司,在获得投资后不仅极力去宣传,有的甚至会夸大融资额以期获得更高的估值,而国双科技恰恰相反,张鹏表示,国双最后一次融资的消息根本没有对外宣布。

  正因为这种低调,让国双在寻找投资时也在进行双向选择,至少投资人得同意或者他自己也不愿意宣传。

  “当时和索罗斯在这点上便是一拍即合,他一上来就说我不希望你们宣传,因为我太有名,我不想看到任何一个公司拿着我的名字去忽悠别人。”祁国晟透漏说。

  国双科技这种低调的态度和其所处的行业不无关系。祁国晟指出,企业服务行业和互联网行业有所不同,它需要能够真正去解决问题,只有这也才会有生存能力,否则,就算烧再多的钱无法解决问题也一样被淘汰。

  根据招股书显示,国双科技2016年上半年,净亏损2970万元,目前仍处于亏损状态。祁国晟对此却不以为意,其表示,报表上亏损并不能代表什么,若想要报表盈利,国双只要把研发费用进行资本化就可以实现盈利,这个早有投行找过我们,但是我不愿意做。

  无畏竞争

  与在公司宣传方面的低调相反,祁国晟在描述公司业务时,展现出的则是一种笑傲群雄的自信。

  “中国之前没有像国双这样的企业,所以我们也没有太多的竞争对手。”祁国晟直言。“不过在细分领域,国双也存在竞争对手,但是这个竞争对手不是软件公司,而是一些传统企业。他们通过传统的方法和有限的服务为行业提供服务,而国双要做的是与其竞争,用软件其代替人去做这些事情。”

  祁国晟认为,当技术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产生独特的优势,比如国双目前提供的全套的解决方案,从别的公司那就无法获取,而且这个能力不是其他的企业花两三年时间就可以做出来的。

  目前,很多企业服务公司瞄准了中小企业市场,但国双科技的用户群体仍会以大客户为主。祁国晟表示,国双的经验更多是为大客户服务,无论是我们的团队还是我们的产品,都更适合比较大的企业或者规模比较大的行业,它们有成熟的内部机制也有很多的数据来用。

  谈及竞争,祁国晟直言特别喜欢竞争。“Adobe marketing cloud去年退出中国市场,我就觉得挺不好,因为以前我喜欢跟他们竞争,只有竞争才能有对比,客户才能分辨出到底谁的产品好。所以一个行业如果没有竞争说明这个行业还不够好,国双非常希望有竞争对手来做这个行业。”

  后记

  从创业的角度来看,祁国晟的创业故事并不具有典型性,不是每个创业者都能像他一样依靠浓厚的兴趣去选择创业方向,但是,祁国晟在创业过程中务实的心态值得他人学习。

  从国双科技的发展来看,在美股上市的确值得可喜可贺,而且大数据分析也是一个朝阳行业,未来各行各业所产生的数据量仍然会爆炸式增长。但是,无数个案例告诫我们,对于已知或是未知的竞争对手都应心存敬意,在可见的未来,国双科技所处的大数据分析行业,势必会出现越来越多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