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从新东方老师到顶尖天使投资人,唐宁的十五年投资路

2016-11-03 15:23:32 来源: 投稿

  当今中国的创业者和投资人,大多没有经历过一个完整而漫长的经济周期,多是伴随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双创洪流,才开始活跃起来。他们不在乎从哪里来,也不关注到哪里去,单纯地把能退出、能获益作为最高准则。然而,有这样一位天使投资人,他始终坚持宜人宜己的梦想,如同约翰尼播撒苹果种子般,始终如一地播撒着创业的种子。他就是中国第一代创业投资人、天使投资人,宜信创始人、CEO唐宁。

  起步新东方

  1992年,唐宁还在北大读大一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出国梦。除了背单词之外,当时出国的标配就是要到新东方去上课,唐宁也成了新东方早期的学员。后来,得益于俞敏洪慧眼识才,他还成了新东方的名师。正是这段参与新东方早期创业的经历,为他后来做天使投资人打下了基础。

  众所周知,投资人的人脉圈子,往往决定了其事业的高度。血缘、地缘、业缘,同学、同乡、同事,都是形成人际交往圈子的重要因素。圈子的重要性在中国投资圈里格外凸显。中国产生天使投资、风险投资的土壤也不过十几年,对于这个没有市场化金融投资业务传统的国家来说,圈子便成了投资人能走多远的关键。

  而新东方正是一个盛产投资人和创业家的圈子。目前活跃在资本市场上的投资人中,65%都与新东方有或多或少的渊源,坊间称之为“新东方系”。其中,俞敏洪成立洪泰基金,徐小平和王强成立真格基金,钱永强成了独立天使投资人,唐宁成立了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母基金和新金融产业投资基金。

  唐宁将这一现象归因于偶然中有必然。作为一名新东方老师,结交人群中,多是海归精英,而海归又是归国创业的高成功率人群。凭借人脉优势,唐宁很容易接触到优质的创业者和优质的企业。如果说新东方是将人送出国,那么唐宁做的,就是把国外的优秀人才请回国内,让他们的创业梦想在中国生根发芽。

  深受新东方架起彩虹桥的理念浸润,如今,唐宁每年都要访问哈佛、耶鲁、斯坦福、麻省理工等名校。当这些学校的毕业生回国创业找投资时,也很容易循着轨迹,找到唐宁。

  资本寒冬,初露峥嵘

  2000年前后,美国的互联网泡沫破裂殃及国内,创业的热度退去,无论是企业家还是创业者,信念都在摇摆,大家都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事还有没有未来。在沉寂的市场里,唐宁看到了光。

  2002年,在加拿大创办IT培训公司失败的韩少云回到中国,拿着2万美元的启动资金,在北京租下了一间16平方米的办公室,用玻璃板隔开教室和行政区,第一期却只招到8个学生。这家名叫达内的教育培训机构举步维艰。韩少云找到了前同事唐宁。那时的达内穷到一分钱要掰成两瓣花,唯一的空调安在了教室,唐宁就跟韩少云大汗淋漓地吹着电风扇,碰撞着未来十年、二十年的图景。唐宁敏锐地判断,达内抓住了中国大学生毕业即失业这样一个机会,在学校制造和市场需要之间建立桥梁,这正是创业者和投资人极度渴望捕捉的高增长机会,于是,他做出了人生的第一笔天使投资。2014年,达内在纳斯达克上市,市值高达5亿美元,唐宁获得了超过千倍的回报。

  2003年,唐宁还投了另一家叫亿美软通的企业。那时,他从同事口中得知,在赛迪大厦有个创业企业,正在做企业短信。唐宁很好奇,因为赛迪大厦是个五星级的大厦,一个创业企业怎么可能会在这么高档的地方办公呢?他决定亲自跑一趟。结果到了才知道,原来是赛迪大厦的配楼,条件简陋到连个电梯都没有。爬楼爬到气喘吁吁的唐宁,推门一看,看到了所有工作人员挤在一间逼仄的商住两用房里,看到了两个创始人兴致勃勃地谈论他们的伟大梦想,也看到了移动商务平台的明日之光。唐宁再次出手。不到十年的时间,亿美软通就被美国一家大型数据服务公司以7000万美元收购,唐宁的投资以数百倍的回报成功退出。

  多年以后,在谈到早期的天使投资经历时,唐宁笑称那些创业者都是“比较傻的猪”,因为,那时还没有风,就那么播下种子,傻傻地等风来。但他觉得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在市场遇冷时仍然坚持的人,一定是出于兴趣,出于热情,有一种人所未及的坚定执着。用他的原话说,“不然大冬天的谁创业呢?”所以,越是寒冬,越有利于甄别出高质量的创业者。

  而且,在所谓的寒冬进行投资,回报率必然高于市场转好之时。当企业不再被大量资本追捧,资本进入的价格、相应的条款都更为合理,投资者的选择也更加理智,这一阶段的投资结果也必然更优。

  十年修为,六脉神剑

  2006年,唐宁把投资从个人行为上升为公司行为,创立了华创资本,专注于投资和建设高成长性行业中处于早期和成长期的企业,从企业的概念期和孵化阶段开始,就为创业者提供投资和咨询服务——唐宁将之形容为规范化的天使投资团队。

  凭借在新金融、新实业和新消费三大方向上的专注挖掘和经验积累,华创资本交出了一份绝对靓丽的投资单:宜信、铜板街、每日优鲜、橘子娱乐、下厨房、敦煌网、易才、同盾科技、二维火、别样红、群星金融网、猎上网、6人游,Wish……几乎每个项目都已成长为各自细分领域的佼佼者。

  这十年,唐宁接触过形形色色的创业者,研究过五花八门的创业模式。他总结出一套鉴别企业的独特方法,称之为“六脉神剑”,即市场(Market)、模式(Model)、资金(Money)、团队(Men)、移动(Mobile)、动机(Motivation)。

  第一个“M”是市场。创业首先要判断的,就是未来是否存在一个巨大且高速增长的市场。如果市场太小,即便企业所占份额很大,比如在十几个亿、几十个亿的市场之中占据主要份额,无论再怎么努力,也不太可能成长为上规模的伟大企业。当然,对于市场,要延展、动态地来看待。以达内为例,这家企业最早是从事Java培训的,Java是IT领域中一个非常流行的语言。但是如果仅仅看Java培训市场,可能就比整个IT培训市场要小很多,但是达内后来进入了.net等其他市场,又从IT培训延展到其他职业培训,如会计培训,那么它所处的市场就在不断扩大。但企业能否延展出去,还要看原来的市场与新市场之间是否存在相关性,企业在服务过去的市场时是不是有相应的核心竞争力能够帮助其延展到新的市场。

  第二个“M”是模式。所谓模式指的是,到底是跟客户是一锤子买卖呢,还是可以持续地跟客户做一辈子的朋友、做一辈子的生意。比如新东方,如果仅仅只做帮助大学生出国这一件事,就算做得再好,企业的价值也很有限,因为客户一次获取、一次消失,就没有了可持续的动能。但是现在新东方从娃娃抓起,课程涵盖小学少儿英语、中学优能、大学四六级,愿意出国的人要考托考G,上班的人又有后续能力提升的需求,等有了孩子,孩子又该上泡泡英语了。所以新东方把英语培训变成了一个永续的生意。这种商业模式就很值得看好。

  第三个“M”是资金。即企业有没有和资本市场、和其他融资方式对接的接口。真正能够得到风险投资机构青睐的企业是非常少的,真正能够从银行那里获得资金的机构也是非常少的。那么如果希望壮大企业,或者支撑企业进行战略转型,钱从哪里来?如果有通畅的资金渠道,企业就会做出不同的战略选择。所以当投资的时候,一定要看这个企业后续源源不断的有资金来源的可能性有多大。

  第四个“M”是团队。只有个人英雄主义是不行的,必须有优秀的团队和团队精神。市场变化如此快,情况如此复杂,如果没有顶级团队的努力持续攻坚克难的话不大可能有成果。以金融科技为例,金融科技是跨界创新,既要有科技人才、又要有金融人才,还得有用户体验端跟客户心贴心的人才,并且,职能部门的保障又得跟上。所以如何能够在团队方面做到真正专业、互补、有机融合,是非常重要的。

  第五个“M”是移动,泛指科技。现阶段,大多数业务都实现了移动互联,用户也习惯了通过手机获取服务,如果没有移动性、没有科技的支撑,那对一个早期企业来说是比较危险的。过去有很多业务模式都跟科技不相关,但放在今天就比较难了。所以投资时必须要判断一个企业是不是充分利用到了科技、是不是有非常强的科技基因。

  前五个如果都打勾,在唐宁看来,迟早会成长为一亿美元级别的企业。但是,真正要让这个企业成为独角兽、成为一家伟大的企业,最关键的就在这第六个“M”,动机,也就是这个企业的主要负责人是为了什么而做这家企业,是为了什么而创业,是为了什么而工作。真正的引领者、真正的创新者、真正有大成就的个人和组织,是能够把自己内心的方向、兴趣和组织的社会责任这样的长线担当很好地结合在一起的。如果看到了这方面能够打勾的企业、企业家,那是梦中可求都求不得的企业,那是坚决要投的,十亿、百亿、千亿都是可期的。

  不忘初心,续写新篇章

  过去十年,除了华创,唐宁还有一块更大的阵地,那就是创立了宜信,一家拥有千亿规模的金融科技公司。在唐宁的带领下,宜信在每个历史性发展阶段,都是行业的引领者,甚至是行业规则的创立者。未来十年,宜信将运用科技的力量,继续在普惠金融与财富管理领域续写辉煌。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红利造就了一批高净值人群和超高净值人群。但是,越来越多人意识到,自己耕耘多年的领域已经显露增长乏力迹象,于是迫切渴望能够投身于新的经济增长点,如金融科技、财富管理、消费升级、医疗健康等等。那么,如何才能和高增长行业、高增长企业、最优秀的企业家建立直接联系呢?更进一步地,从收益回报的角度来看,在经济发展放缓和利率市场化等背景下,全球各类资产,尤其是固定收益类资产,收益总体呈下滑趋势,如何才能使得个人财富享受到合理的高回报呢?

  长期在财富管理领域的深耕,令唐宁敏锐地发现了中国高净值人群存在着资产配置的真实需求,他深信,私募股权、风险投资、创业投资、天使投资能够给中国的高净值客户和超高净值客户带来经济下行、前景不确定性大势之中的确定,而且,这种股权类的投资还应当走出国门,覆盖全球范围内更多样的增长机遇。

  十多年的积累终于有了更大的用武之地。唐宁在创立宜信之前的天使投资经历,十年来不间断的创业投资经历,与中国最早期风投家、企业家、创业者一起的成长经历,为宜信注入了强大的投资基因。而这一基因在当前的财富管理时代,更是宝贵的资源与能力,深刻地契合了客户长期深层次的资产配置需求。

  为了更好地满足客户对于中长期资产配置的需求,唐宁在宜信财富内部推动私募股权投资业务,并以母基金(FOF)的方式帮助客户有效分散风险,获取风险调整后的稳定回报。作为宜信财富全球资产配置中另类资产的一部分,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母基金已有百亿规模。根据一份内部资料,目前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母基金已和威灵顿、KKR、IDG资本、顺为资本、真格基金、君联资本、启明创投等十多家全球知名基金建立了长期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今年2月,宜信还专门成立了一只新金融产业投资基金(Fintech Investment Fund),聚焦于全球范围内新金融产业以及传统金融带来的新机会,还有金融科技带来的绝对颠覆性的商业模式中的新机会。目前宜信新金融产业投资基金在进行的项目近40个,涉及大数据、信用评估、支付与交易、财富管理等多个金融创新领域。该基金已相继注资丹麦在线发票企业Tradeshift和应用区块链技术的美国支付公司世可(Circle)。

  黎巴嫩诗人纪伯伦有句诗:“不要因为走了太远,就忘记当初为什么出发”——可谓道出了唐宁的心声。如今,唐宁依然秉持“创新金融,普惠大众”的美好愿景,不遗余力地为那些真正能为社会带来福祉的企业送上资本寒冬里的一把火。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