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阅读频道

新闻阅读 时事阅读 热点阅读

吴海燕与蔡崇达:“我很高兴遇见你”

2016-11-04 15:16:56 来源: 投稿

  对于一次关键性会面,吴海燕与蔡崇达各自的记忆,存在些微差异。

  那是在北京的蓝色港湾,他们会面是因为华创资本有意投资“名堂”。吴海燕作为华创资本管理合伙人需要与创业者进行一次面对面的沟通与交流。

  那是一次双方都感到非常愉快甚至相见恨晚的会面,然而,对于见面时间二者记忆却出现了偏差。

  蔡崇达记得只有30分钟左右,而吴海燕却说,那次会面的时间长度是2个小时。

  蔡崇达认为应该是双方一见如故的默契感,让他对时间流逝的感知能力被削弱,而吴海燕则带着笑意说,很多创业者的记忆是有偏差的。

  是的,很多创业者的记忆是有偏差的,即便如蔡崇达这样“不简单”的创业者。

  24岁担任《周末画报》新闻主编,27岁出任《GQ》中国版报道总监,29岁成为《中国新闻周刊》执行主编。2014年底出版第一本作品集《皮囊》,目前销量逾150万本。

  这并不是蔡崇达的全部履历,成功媒体人与畅销书作家之外,他还是创业家。

  2013年蔡崇达创办自己的男装品牌,2015年流水达到5亿元,2015年正式创办MAGMODE名堂,担任CEO。

  2016年5月,MAGMODE名堂第一家中国实体店铺在北京三里屯开始运营。名堂销售的产品除了服装外,还有生活家居和艺术衍生品。蔡崇达与他的合伙人们,想要着力打造出“立体杂志”的概念。

  蔡崇达的好友韩寒是名堂的天使投资人,而机构投资则来自华创资本。

  被他描述为“非常默契”的会面中,他面对的是吴海燕,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华创资本管理合伙人,曾负责投资七幕人生、铜板街、同盾科技、700BIKE、下厨房等多个早期及成长期项目。

  那个星期天之后,他们确信,这是一次“很高兴遇见你”的会面。

  一见“中投”

  吴海燕并不是第一个约见蔡崇达的投资人,根据蔡崇达本人的描述,当他第一个服装品牌在运营两年时间后流水达到5个多亿、开到30多家店都能盈利的时候,投资人开始找上门来。起先,蔡崇达对纷至沓来的投资人并无热切的需求,因为“一个品牌运营到这个时候是不需要投资的,因为现金流已经上来了。”

  但是,当蔡崇达被投资人问到有没有“更大的想法”时,心里还是凛然一动。

  蔡崇达开始准备敞开怀抱迎接投资人,因为他心中真的有了“更大的想法”。

  一周之内选择性地见了几个投资人之后,在那个星期天的下午,他与吴海燕有了第一次见面。

  对于吴海燕来说,关注蔡崇达源于好友张向东的推荐。华创资本同时也是张向东的700BIKE的投资人。

  尽管现在已经能够在公开场合都毫无顾忌地称呼蔡崇达在亲近朋友圈子中的昵称“达达”,但吴海燕坦言在张向东向她推荐之前,其实自己并不知道蔡崇达是谁。

  张向东当时对吴海燕说:“我有个朋友很出名,你要见见。”

  吴海燕说,创业者经常会介绍许多其他创业者给投资人,“向东介绍了达达,达达介绍了韩寒,韩寒介绍了很多人……“

  见面之前,吴海燕开始收集蔡崇达的相关资料,研究“为什么达达是很有名的人”。

  然后,她发现,蔡崇达是符合她的要求的创业者。

  “做一个服装品牌,其实是要传播一种生活方式和理念,懂媒体、懂品牌,本身有传播的能力和塑造品牌的能力非常重要。所以蔡崇达出身于媒体而且是媒体行业里面比较成功的一位人士、甚至是一个老前辈,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吴海燕说。

  吴海燕看中蔡崇达的第二点是他已经是非常成功的男装品牌的创始人,“他的亲朋好友都是服装行业相关的人,他深刻理解整个服装行业供应链。”

  聊了30分钟之后,吴海燕与蔡崇达还在蓝色港湾的商场里逛起服装店。吴海燕不愿证实这是不是她早已经想好的“面试环节”,但是显然对于服装的深刻了解,让吴海燕对蔡崇达很满意。

  “然后海燕就说,我可以投你,我说,我觉得特别好。”蔡崇达回忆当时的情景。

  接下来,蔡崇达开始给其他投资人打电话,客气地告诉对方“不好意思我找到我想要的投资人了。”

  午夜电话

  在正式做出决定之前,蔡崇达曾去过吴海燕办公室两次。在这期间,吴海燕读了蔡崇达的那本畅销书《皮囊》,并且成为他的粉丝。

  然而粉丝的身份不仅不会干扰吴海燕作为一个投资人的专业度与判断力,而且还让她更深入地了解了蔡崇达。

  蔡崇达说自己是那种一个月没有看到华创的人,就打电话问“为什么你最近不找我玩,为什么不来关心我的公司?”的创业者。

  他笑称自己是会打电话偷走投资人本来已经很宝贵的个人时间的人。“海燕是被我骚扰最多的人,我把她当朋友、当参谋、当能够很好地帮我做判断的人。”蔡崇达说自己遇到一些需要思考的事情特别希望听到吴海燕的意见。

  而对于吴海燕来说,接听创业者的电话几乎就是日常的功课。

  “华创资本几期基金总共投了将近100家公司,其中有10%的公司会在同一时刻遇到一些关键性的问题,例如面临下一轮融资怎么办或考虑战略转型等。”吴海燕介绍,“所以在不同的时间点,我都要保证足够的时间和精力与创业者们共同面对,我们的电话基本上就是这些遇到重大节点需要商量对策的CEO的热线电话。”

  吴海燕有几分得意地说自己对某些创始人的工作习惯、作息规律也比较了解,“比如达达、韩寒这些都是典型的夜猫子,基本上在半夜12点左右打电话的时候比较多,当然也有一些创始人的生活规律会好一点。一般早晨8点钟在他开始一天的会之前,会打电话过来。”

  一份文艺范的商业计划书

  在确定投蔡崇达前,名堂还一个设计师都没有,一件衣服都没有生产出来,有设计师也是半年以后的事,而生产出衣服来则是一年以后,“我们是在没有看到他的设计师,没有看到他的衣服的情况下做出的投资决策。”吴海燕始终觉得这个决策过程“很富有戏剧性和挑战性”。

  不过对于蔡崇达来说,他一直想要问吴海燕的是,对于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创业项目,为什么会“投我”。

  事实上,华创资本以及吴海燕本人,在投蔡崇达之前,并没有投资服装相关行业的经验。不过基于之前在电商领域的成功经验,吴海燕认为,投单一品牌和单一渠道以及垂直行业非常困难,跨平台、跨境与跨品类则相对容易,而名堂毫无疑问地属于后者。

  与基于“现实”的考虑相比,投资理念在吴海燕与华创资本的决策过程中,占据着非常重要的主导地位。

  “我们投的其实是未来”,在吴海燕看来,蔡崇达的“名堂”就是服装行业未来的一种走向。

  “我们认为达达真的是把设计师作为一个服装品牌的核心元素去经营,围绕设计师做事情,服务于设计师,他要做服装的出版社,用出版社的方法做服装。”吴海燕说,“这些理念我们认为是对的方向,所以我们决定投资名堂。”

  蔡崇达坚定地认为自己做了创业者做过的最有文艺范的商业计划书,第一句话是“服装其实是人们选择容纳自己身体的第一层理念”。这句话打动了吴海燕,这一理念也打动了消费者。蔡崇达很开心三里屯太古里刚开的单店一个月就达到流水八九十万,现在位于芳草地的第二家店也实现了盈利。

  蔡崇达说之所以选择服装行业,是因为自己“常常觉得没有衣服可穿”,现在他有了自己的服装店,这种担忧已经完全不存在,甚至他还送了一套特别定制的衣服给吴海燕,吴海燕也很开心地穿上它与蔡崇达共同出席一个关于投资人与创业者关系的对谈。

  在这次对谈中,蔡崇达毫不掩饰地表达了对华创资本和吴海燕的亲近情感,对他来说,作为创业者,能够与投资人在创业理念甚至人生观与价值观上如此契合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而创业者与投资人之间“相伴相生”,让他非常享受。

  在整个的采访即将结束之际,蔡崇达突然顿悟,那个星期天第一次与吴海燕见面的下午,为何会存在记忆上的时间差,“那是因为我跟你聊到半个小时的时候就知道你是一定会投我的。”蔡崇达对吴海燕说。

  吴海燕没有说什么,但是她知道,在那个“30分钟”的时间点上,蔡崇达也做出了自己的决定:对于接受华创资本的投资,他已经准备好了。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