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首页 |  财经 |  证券 |  新股 |  理财 |  投资 |  直播 |  宝箱 |  行情 |  分析师 |  客户端  用户投稿

信产所:“信任”的炼金成银

2017-03-31 09:35 来源: 投稿

  信用,一种千百年来被严重低估的昂贵资产。

  3月28日,2016年度山东省泰山产业领军人才颁奖大会在济南举行,海尔集团(青岛)金融控股有限公司提交的青岛联合信用资产交易中心(以下简称青岛信产所)项目,成为金融类现代服务业项目的一大亮点。青岛信产所为何获得“泰山产业”的青睐?它的优势与创新又有何不同?本报深度解读青岛信产所,试图从中探索解决企业融资难的新模式。

  从“给钱”到“红娘”

  A公司要开发无人机新项目,但发现还有100万资金缺口,这时候,它在青岛信产所平台上挂牌,放出融资需求。此时,资本雄厚的大企业B在该平台得知这一消息,长久以来,B公司对无人机项目颇感兴趣,却苦于找不到合适的投资项目,两家公司一拍即合,牵手开发项目达成共赢。

  平台成了“红娘”,企业和平台之间的信用就成了连接各方的“红绳”,平台将A、B企业成功配对,撮合在一起,并协助完成注资过程。

  在海尔金控CIO、青岛信产所负责人李大鹏看来,这就是青岛信产所区别于传统金融公司的地方,从“直接放贷”到成为“企业和企业之间的链条”,这是信产所在新金融上走出的创新之路。

  这个看似简单的过程,着实解决了中小微企业融资难的痛点。

  众所周知,缺乏有效的信用记录、缺少抵质押物等成为当下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融资慢的痛点。而且不断融资还会造成的中小企业杠杆过多,信用风险加大,融资成本节节攀升。

  而在信产所平台上注册的A企业们,则免去了这些痛点,获得所需资金。B企业们也找到了可以托付资金的合适项目。

  据统计,过去的一年里,青岛信产所不断拓展资源,与政府平台、金融机构、类金融机构以及诸多集团、上市公司形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签约在册的合作机构达 54 家。其中与信产所成功合作发行挂牌金融产品的有18家。

  在当前经济增长趋缓、货币财政政策紧缩的情况下,青岛信产所信用流通平台的属性,无疑为实体经济发展打了一针强心剂。

青岛信产所
青岛信产所

  “信任”的炼金成银

  阿里巴巴曾认为“信用”将成为未来十年后中国城市的通用货币,国内知名专家也曾表示“未来消灭支付的,不会是一家支付公司,而是信用。”,对企业来说,信用更是尤为重要,

  未来,真正的资本是信用。这句话则很好诠释了“企业融资难的病症”,社会资金无法进入实体经济以及中小企业面对的融资困境这解不开的“环”,其背后,无非是双方信息不对称和难以建立的信任感。

  这时,青岛信产所所扮演的角色,则是打造“实体经济信用资产的流通平台”。其中心业务之一就是“信用资产流通”,即把信用当做资产来作为交易标的,在该平台上,“信用”是最重要的硬通货。如何给企业的信用打分,如何建立起让人信服的阶梯式的信用体制?信产所给出的答案是:严格的准入门槛和阶梯状的信用培养模式。

  先说准入门槛的问题。青岛信产所引进了一个叫“私有区块链”的技术,通过这个技术,对入门企业的信用进行等级划分,未达到AAA级的企业,不能进入平台流通。

  当然进入平台流通的信用产品也并非可以一劳永逸,其同样拥有退出机制,这个退出过程是由信产所与初始发行企业共同监督执行,并由第三方银行实施交易的清结算。

  难道不达标的企业就永远被拒之门外吗?当然不是。针对这类企业,青岛信产所的办法是帮助它们培养信用。例如,B企业可以通过自身的筛选,对它中意但未达标的A企业向平台推荐,进行信用加码,一旦A企业的信用等级达标,便可进入信产所平台。

  可见,青岛信产所平台不仅充当信用流通的平台,而且是一个助力企业累积信用等级的“好场所”——增加企业的隐形资产。

  新金融的下一站

  从“直接放贷”到成为“企业之间链条”,这是信产所在新金融上走出的创新之路。不同的背景决定了不同的优势,在新金融如火如荼背景下,海尔金控未跟风做类似p2p的融资模式,而是做自己擅长、别人难以模仿的领域。

  李大鹏坦言,这一方面,得益于海尔集团30年来产业链上积累了大量的用户、商户,包括它的供应商、大众物流日日顺以及自有的生态体系,这些多年来的经营积淀既是其它平台难以模仿的差异化优势,又及时掌握风险变得易控、可操作。

  另一方面,从社会需求大环境来看,经济下行时期,中小企业融资压力增大, 海尔利用自身产业优势连接金融服务,可以调动上下游沉睡的大量资源,为上下游的中小微企业提供资金血液。

  通过盘活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创造低成本的资本市场,未来青岛信产所可能会发展成为中国的第四个资本市场,也许会逐步延伸成为企业信用评级的平台。金融市场风起云涌,青岛信产所的下一站还可能会在哪儿?

  信产所算了这样一笔账:如有 10-20 家年销售收入1000 亿元的核心企业(像海尔这类的实体经济大企业)加入,则有上万亿的信用资产流转交易规模,市场前景十分广阔。

  李大鹏表示,未来全国应收账款年发生额如有 1/5 在本交易中心流转,则年流转量达16万亿元,超过全国小微企业银行贷款余额,这将极大提高中小企业的生存能力和发展空间,在中小企业雇佣了全国 60%的就业人员情况下,交易中心能够帮助政府扩大就业岗位,维护社会稳定,提高税收总量。

  扮演红娘角色的信产所,手握“信用资产”这条红绳,撮合了各方,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融资慢”的问题。

  “不仅信用可以作为资产来流转,接下来,企业债券也可以在平台上交易。”李大鹏说,也许未来企业债权也可能成为信产所手中的“红线”。

更多精彩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