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首页 |  财经 |  证券 |  新股 |  理财 |  投资 |  直播 |  宝箱 |  行情 |  分析师 |  客户端  加入收藏

潍柴谭旭光把发动机卖得比房地产都赚钱的人

2017-07-17 13:09:32 来源: 用户投稿


  潍柴动力7月12日晚间上调半年度业绩预告。

  公司预计2017年1-6月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183,000万元-215,000万元调整为242,000万元-269,000万元,比上年同期上升125%-150%。

  创建于1946年的潍柴,是目前中国综合实力最强的汽车及装备制造集团之一,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1341亿元,名列2016年中国企业500强第171位,中国制造业500强第73位,中国机械工业百强企业第2位。

潍柴发动机

  获得如此耀眼的成绩,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背后的执掌人——谭旭光。

  铁腕治军

  谭旭光1961年出生于山东,90年代末,在一轮产能“大跃进”后,国有企业陷入大面积亏损。地处山东半岛中部的潍坊柴油机厂也未能幸免,这家老国企因经营不善,到1998年欠款3个亿,半年发不出薪水,账上只有8万现金,基本处于停工状态。

潍柴发动机

  1998年7月29日,谭旭光上任后第一次职代会让广大职工看到了发展的希望和方向

  危难之际,37岁的谭旭光被推到了前台。这个16岁入厂、在研究所当了十年试验工人的小伙子,凭借此后在销售战线上的突出业绩,成为厂里耀眼的新星。

  上任当天,谭旭光向上千名职工立下军令状:15天内补发两个月工资。

  为了兑现这一承诺,他跑银行行长家门口,整整堵了一天,终于把对方给感动,答应贷给他1000万。

  同时,他还约法三章:

  坚持原则、敢抓敢管,不做老好人,不当太平官;

  扑下身子,真抓实干,为企业干实事,为职工办好事;

  以身作则,清正廉洁,要求职工做到的,我们首先做到,不允许职工做的,我们坚决不做。

  同时,谭旭光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大幅裁减人员,53个科室砍到35个,数千名员工被重新安置。他们中很多爷孙三代都是潍柴人,有些还是高干子弟。

  有人劝他,你刚上任,位子还不稳,做事悠着点。谭旭光说:“不改革,潍柴只有死路一条!我等得起,全厂职工等不起。”

  大刀阔斧之下,一干部坐不住了,在会上跳出来拍桌子骂人。谭旭光手起刀落,在五分钟内决定将其免职。蠢蠢欲动的人从此消停了。

  减员之后是降薪。为了节约成本,积累资金发展生产,谭旭光宣布,一两年内在岗职工只能领60%的工资,内退职工领60%的70%。

  这个决定立刻在厂内引起骚动。幼儿园园长听说后,扔下孩子不管,跑到厂区大闹,谭旭光当晚开会决定,将此人驱逐出企业。

  内退职工也闻风而动,围在工厂门口讨说法。这一次,没等谭旭光出手,在岗职工就拍案而起,呛声道:有本事你们内退的上!

  长期的纪律涣散,导致工人们质量意识薄弱,残次品频出。

  为了改变这一局面,谭旭光在厂内召开千人大会,当着所有人的面,带头砸毁300台残次品,并要求所有人以身作则,从源头抓起,不放过每一道工序。

  对于那些脑袋还停留在大门外的潍柴人,谭旭光坚决请他们回家休息。

  经过一番铁腕整治,很多积弊得到纠正,工厂恢复了秩序。对此,谭旭光说:“改革需要迎着矛盾上,立竿见影地撞击和解决矛盾,是国企改革获得成功的关键。”

  斗牛士精神

  谭旭光属牛,他本人也很喜欢牛,最爱听西班牙斗牛士曲,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只要有激情,没有干不成的事。

潍柴发动机

  这种永不言败的斗牛士精神是谭旭光的真实写照。

  早年干销售,他被派到印尼开拓市场,在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每天头顶烈日,手捧地图,跑遍印尼的很多地方,拿下一个又一个当地代理商。

  谭旭光去之前,潍柴在印尼的年销量只有六七台;等他走时,这个数字已经变成360多台,出口额则从30万美元猛增至6000万美元,几乎贡献了公司一半的收入。

  1999年,国庆50周年大阅兵,国家紧急采购一批军用重型卡车。负责供货的厂家在采购发动机时,却发现无人敢接单。

  这时,胆大包天的谭旭光站了出来,接下这个烫手山芋,并立下按时交货的军令状。那个时候,离他接任厂长一职还不到一年。

  最终,他圆满完成任务,在业内声名鹊起。

  谭旭光不但胆子大,而且非常有远见。很多事情刚开始做,别人不理解,事后证明,他的做法都是对的。

  在他之前,潍柴主要生产重卡发动机,其技术来源于1983年斯太尔引进项目。2000年并入中国重汽后,潍柴40%的订单来自这个大客户。

  按理说,守着这样一个财神,潍柴可以衣食无忧了。但谭旭光却不满足,他很清楚,单独为一个汽车厂提供配套,是无法养活一家高水平的发动机厂的。

  因此,他希望多挖几口井,将潍柴打造成一家通用发动机供应商。

  经过调查,谭旭光发现,工程机械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于是,命人开发出与之配套的发动机,性能上超越市场上的同类产品。

  当他拿着产品上门去推销时,却没有厂家愿意试用。最后,在承诺赊销,而且帮对方卖产品的情况下,才争取到当地一家工程机械厂。

  此后,陆续有中小厂家前来采购,但几家大厂依旧不松口,谭旭光屡次登门被拒。正当他和对方约好,准备再次拜访时,却横生变故。

  1999年10月,谭旭光在出差途中不幸遭遇车祸,断了四根肋骨,在医院里躺了十好几天都不能动,连厂庆都错过了。

  换别人,怎么也得先把病养好再说。但谭旭光却闲不住,带着伤病坚持赴约。

  有老板目睹此景后,感动得一塌糊涂,当即表态:老谭,你都这样了,还来跑市场,啥也别说了,从明年开始,一定配你的发动机!

  就这样,谭旭光攻下了工程机械市场。等对手一觉醒来,潍柴已占领了大半的市场。随后,他继续开发客车和船舶市场,很多厂商都装上了潍柴发动机。

  据华商韬略了解,到2004年,潍柴的销售收入突破100亿,创造了全国内燃机行业的历史。

  短短六年,麻雀一跃变凤凰。很多潍柴人说起谭旭光一脸的崇拜,“如果他的眼光跟我们一样,潍柴不可能翻身,不可能把握住市场机遇。”

  技术就是话语权

  制造业归根结底比拼的是技术。

潍柴发动机

  在研究所干了十年的谭旭光对此心知肚明。上任没多久,他就赴欧洲考察,结果大受刺激。

  外方对他格外“关照”,不但事先安排好路线,还派保安全程跟随,重要的地方全部盖上,生怕技术被偷走。这还算是好的,有的企业根本就不让参观。

  回国后,谭旭光就跟技术人员讲,我们一定要造一个世界先进水平的发动机。

  当时,潍柴的WD615发动机卖得很火。市场占有率超过70%,汽车厂都派人到厂里抢货,有的干脆长期驻守。

  很多人不理解,守着这么个金娃娃,干嘛还要瞎折腾?谭旭光说:中国企业如果总跟在人家屁股后面,就只能长期依附于其他国家,没有自己的话语权。

  为此,谭旭光斥巨资与全球顶尖的奥地利AVL公司合作,在欧洲建立研发中心。

  每年有数十位潍柴工程师常驻那里,全程参与整个研发过程。

  此外,谭旭光还走遍全世界所有发动机公司,用各种办法看人家的东西。回来后,建造了一个在谭旭光看来堪称世界一流的生产基地。

  经过不懈的努力,潍柴人终于研制出自己的蓝擎发动机。

  这是中国第一款完全自主创新的大功率高速发动机,它不但奠定了潍柴在发动机行业的地位,还一举终结了中国高端重卡汽车长期依赖外国发动机的历史。

  蓝擎发动机出来后,潍柴又从博世(BOSCH)公司独家引进高压共轨电喷技术,对其性能加以改进,抢占高端市场。短短一年,其保有量就超过12万台。

  谭旭光不但与国外先进企业合作,还提出“以我为主、链合创新”的思路,联合产业链上数十家零部件供应商,组成一个产品研发共同体。

  通过优势互补,他们开发出世界上第一款重卡动力总成,对发动机、齿轮箱和车桥进行匹配,使得整车厂只需设计自己的驾驶室和车厢,整个研发周期缩短为以前的1/5。

  近十年来,潍柴在研发上累计投入150多亿元,从海外引进300多名高端人才,还建立了全球协同研发平台。

  这些投入给潍柴创造了巨大的效益,仅动力总成就带来超过300亿元的销售收入。

  2009年,潍柴收购法国博杜安公司,填补了15升以上大功率船舶发动机的空白。

  2012年,潍柴再下两城。先是拿下全球最大的豪华游艇制造企业——意大利法拉帝集团,紧接着又战略重组德国凯傲。

  凯傲旗下拥有两大核心资产:一个是林德液压,掌控着全球最高性能的液压技术,而这恰恰是中国工程机械领域最大的软肋;另一个是叉车业务,全球排名第二。

  通过这三次收购,潍柴真正成为一家全球公司,2015年海外收入占比57%。

  在国内,潍柴不但收购了扬柴,挺进中小排量发动机市场,还联合几家企业,组建山东重工集团。

  在外界看来,潍柴的产业链拉得太长,但谭旭光却认为,这并非盲目扩张,因为潍柴始终坚守主业。曾经有人鼓动潍柴搞房地产,谭旭光不但没有理会,反而放言:“我要把发动机卖得比房地产还挣钱!”

  这些年,由于个别大客户建立自己的发动机工厂,潍柴的相关业务受到一定冲击。这个时候,人们才发现,谭旭光当初拓展产业链的决定是多么明智。

  从欠款3亿到年销售收入超千亿的大型企业集团,潍柴只用了十五年。对于如今这样的成绩,谭旭光一番感慨下,满满都是自豪。(华商韬略)

更多精彩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