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首页 |  财经 |  证券 |  新股 |  理财 |  投资 |  直播 |  宝箱 |  行情 |  分析师 |  客户端  加入收藏

四大天王激辩,新中式顶豪封禅

2017-07-17 17:14:23 来源: 用户投稿


  四大天王激辩,新中式顶豪封禅

  ——新中式美学论坛纪实

  题记:

  2017年5月4日,被媒体喻为“中国豪宅节”的新中式美学论坛在中粮?瑞府开坛。在北京顶豪论坛历史上,这次活动创下三个第一:

  一是开坛嘉宾量级之高,创下北京论坛之最;

  二是论坛受到的礼遇之高,人气之旺,前所未有;

  三是活动之后,各方面反响之激烈,超过历史上任何一次活动。

  参会的嘉宾有:

  现代设计和现代设计教育重要奠基人之一的王受之

  文化学者、独立策展人、批评家、第13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中国国家馆策展人方振宁

  毕路德建筑顾问公司合伙人、首席建筑师杜昀

  中粮地产北京公司副总经理兼中粮?瑞府项目总经理范宇歌

  中粮地产北京公司营销中心总经理夏琦

  和硕地产董事长李伟先生

  王、方、杜、李四位嘉宾被媒体称之为本论论坛的四大天王,范宇歌和夏琦作为主办方,不便入选故略去。

  据说,现场由于听众过多,人气过盛,导致会场内空气质量下降。有参加者因为心情激动,散会后仍不愿离场。更有闻讯者中途赶来,因为没有门票邀请遭到婉拒后,与保安理论半个小时。

  事后地产大哥与少数受邀媒体交流,大家纷纷表示:受刺激了!太刺激了!下次再来听这样的论坛,要提前考虑心脏承受能力!

  到底论坛为何如此精彩?各方面为何反响如此之大?事后有人分析:

  一是话题热,新中式项目太多,人人自称新中式,需要大师出手正本清源;

  二是嘉宾量级高,王受之被称为21世纪最后的大家;方振宁又是建筑学界最有战斗力的评论家;杜昀游走江湖和庙堂,融贯中西,视角更多元;李伟是北京最会卖豪宅的营销大师。

  四位皆是各自领域王者,对自己的江湖地位负责,更不会为哪个项目背书,谁也不买谁的账,自然会火星碰地球,辩论内容真知灼见,冲突不断,自然精彩纷呈。

  因为会议内容太火爆,主办方再三严令禁止扩散,避免引发顶豪江湖地震,更不愿伤及业内同行自尊心。地产大哥有幸第一时间拿到私人录音,通过问答和点评形式,整理出来以飨读者。

  第一幕:本以为夏琦懵圈了

  这么多项目都自称新中式,敢公开办论坛,中粮?瑞府是第一家,这是自大还是托大?凭什么?有什么?表示不服,所以请上中粮?瑞府操盘手夏琦出场。

  主持人完全是约架的节奏!

  很多人以为接下来夏琦懵圈了,等着看好戏。

  没有想到,夏琦避实就虚,也扔出两个话题:

  什么是豪宅?

  豪宅是什么?

  这是无解的问题,堪称顶豪玄学,完全是给自己下套的节奏。

  这样一来,岂不是更好玩了!台下的吃瓜瞬间开心了。

  针对第一个问题,夏琦说,豪宅是利奥波德别墅,豪宅是海德公园1号,豪宅是上海海景壹号。

  这么说,简直无法让人反驳,这是市场上公认的豪宅作品,否认这三个项目,就等于自绝于豪宅圈。

  是不是说,豪宅也是中粮?瑞府?利奥波德别墅、海德公园1号、上海海景壹号和中粮?瑞府就并列江湖四大豪宅?特别是海景壹号也是中粮开发,四大名盘,中粮独占其二,会不会有托大和自大之嫌?

  虽说是在自家的场子里办活动,但这种话最容易长腿,坊间流传得最快。

  如果换个说法?什么是中粮?瑞府?中粮?瑞府是什么?这样岂不是更妥当?至少不会引发业内太大争议。

  没有想到,夏琦接着自问自答第二个问题:豪宅是什么?

  出乎所有人意料,他并没有说豪宅是中粮?瑞府,而是提出豪宅相对论,物理层面舒适、精神层面美好,都应该称之为豪宅。对于工薪阶层来说,大四居就是豪宅,当然这是物理层面。

  表面上看,夏琦这是在和稀泥,实际完全是话里有话,意有所指。正如一千人看哈姆雷特,就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既然大家都自封豪宅,也有道理。比如市场上的大三居和大四居。

  但豪宅的真理和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气质。俗话说,三代出贵族。想成为贵族,首先要下本。同理,想成为顶豪,成为新中式,也要下本,更要舍得下本,而且下对地方。有钱不算本事,会花钱才是功力。

  这本账到底怎么算?做中式要有底子。不是随便一块木料,都能做成明式交椅。顶豪也一样。中粮?瑞府拿了孙河板块最贵的一块地,也是最好的一块地,的确舍得下本。

  接下来怎么做,更是看点。如果按北京豪宅市场的流行做法,也是最划算的做法——控总价、控面积、做高周转是主流做法,利润回报可能也许不错。

  事实上,2013年,中粮拿下这块地,到今天已有4年。时间是本大账,也是试金石,看出匠心,它又是一面镜子,看到产品的气质。

新中式装修

  跟同行相比,这朵时间的玫瑰孕期有点长!

  换句话说,这么着急干嘛?所以看到北京豪宅市场罕见的一幕:邻居开卖了,中粮?瑞府还在做产品;邻居卖完了,中粮?瑞府还在做产品;新邻居来了,中粮?瑞府还在做产品。

  于是一个非主流传说诞生了:北京的顶豪项目开始不屑谈销售冠军,只聊产品为王和创造传说。

  但问题来了,主持人问的是新中式。

  正常的回答是三段论:新中式有三个特点,中粮?瑞府完全符合这三个特点,所以中粮?瑞府是新中式。

  夏琦简直是聊神,完全不按套路出牌。转念一想,如果中粮?瑞府按套路出牌,就不是它了。它是新中式,又不仅仅是新中式。

  这里又有几个意思?

  第二幕:王先生来砸场子啦!

  先把镜头切换一下,地产大哥串场做回复盘导演,把王受之先生请出来。

新中式装修

  王受之先生

  王受之先生是大学问家,甚至可以说,很多大牛都是读着王先生的书入行的。

  王先生功成名就,自然不会也没必要说假话,看他怎么接夏琦的话,又怎么回答主持人的问题。

  王先生讲话开始,给自己打了个底,说自己放肆地讲。

  没有想到,王先生上来就是一阵猛批北京豪宅市场:

  概念、概念,完全是炒作。“新东方”、“新亚洲”、“新中式”,全都冒出来,人云亦云,玩噱头。

  “新中式”不是一个很严格的学术的定义,更多的是一个商业的形式的描述。

  会场下炸了窝,王先生来砸场子啦!今天要看笑话啦!看夏琦怎么收场?

  王先生顺了台下吃瓜群众的意。不过,作为中西融通的大家,王先生讲话自然不一样。人家从民国开始梳理新中式的起源、特点和发展。估计能出一本书。对了,王先生就是要出书,说说新中式。我们在这里就先做个剧透。

  新中式有三波。

  第一波是在民国,第一批出国留洋学建筑的有20多人,很多人回来开始做中式设计。中山陵、中山纪念堂是民国中式的代表作。抗战爆发后中止。

  第二波是新中国成立后,代表作品是人民大会堂,特点是现代结构、大层顶;1956年“反贪污、反浪费”运动叫停;建国十周年的时候,又出现一批作品,比如农展馆、北京火车站;后来也零星出现中式代表作品,比如1962年完工的中国美术馆。

  第三波是改革开放后到现在。大约在2003、2004年前后,甚至更早时候,有一些作品,比如清华坊,万科第五园,往中式的路子上靠,还谈不上中式风格。

  讲到这儿,主办方和台下听众都把小心脏提到了嗓子眼。主办方心想,不夸中粮?瑞府也就罢了,别再砸场子!吃瓜群众想,大家就是大家,这回有好戏看了。

  万万没有想到,王先生话锋一转,说:

  “新中式”事实上是有一定的难度的,而这个瑞府是我见到的在这个片区里真正有感觉的。

  是不是真正的未来的答案,我不知道,昨天听说他们拿了一块45亿的大地,如果这块地上继续做这样的东西,我估计能够交出一个很完整的答案。”

  大师就是大师,一是负责给历史断代,二是下结论,三是顺手给别人指条出路。这种人就像美国的司法大检查官,在他们面前,大家都是光着身子。

  王先生懂行更有道理:

  “中国建筑的形式跟低层有关,四合院最多一层,历史上明代做到过5层,就不能再高了。”

  “新中式不好做,中粮?瑞府是扎扎实实做的。”

  王先生是砸了行业的场子,说了瑞府的真话。

  但是,还有一位就不能不让人提防了。

  第三幕:我对新中式是持批判态度的!

  这个人叫方振宁。业内的人都知道,有业内眼光最毒的评论家之称。他很少给同行面子,导致行业内很多大伽一边倒地远远地尊敬他。

  果然, 意料之中的炮弹来了。

  方振宁说,我对新中式是持批判态度的。难道方老师真是来砸场子的吗?

  我们先听听他怎么说。四发炮弹:

  一是为什么有中式?

  二是新中式的式是什么?

  三是新中式的中式是什么?

  三是新中式是什么?

  四发炮弹扔出来后,在场的人算是听明白了。方老师对标的标准太高,所以批评别人稳准狠。

  比如说,中式,他认可贝聿铭;中式风格,他认明式家具。在方老师眼中,新中式=贝聿铭+明式家具的风格。

  接下来方老师更是上纲上线——新中式就是经典,每个时代都能从中发现新东西、新感觉,未来彰显价值。

  按照方老师的标准,新中式好像还没有生出来?

  这又错怪方老师了,他没有把话说死、说绝,还是给同行留点希望和光,顺便指了一条小道。

  他以苏州博物馆设计过程为例。最初的苏州博物馆完全是西式风格。草图画完后,贝老感觉有点不对劲,就开始研究博物馆里要放什么东西,后来才发现,物件基本上不大,最长的是一幅卷轴画,也就几米长。贝老这才心里有了底,就把苏州博物馆变成一个个小房间,像书斋一样。

  列举一堆案例后,方老师总结说,新中式是文化自觉、是文化自醒、是传统文化中的精华、是中国人特有的生活方式、是特有的设计理念、是特有的风格。

  当着中粮?瑞府操盘手夏琦的面,方老师扔过来的四发炮弹就地炸了。

  第四幕:夏琦突然要爆料

  虽说针对行业和现状吐槽,夏琦还是有点坐不住了。

  他接过话筒,连说三个是:我是中国人,我是年青人,我是半个ABC,我要寻根问祖。

  又说了三个不同:跟华人相比,西方人的道德观念不同、生活方式不同、组织架构不同。

  三个是、三个不同后,夏琦突然爆料中粮?瑞府的研发过程。

  刚开始定位,要做什么,是西而新、中而古,还是西而古?

  中粮?瑞府研发团队徘徊了很长时间。中国的客户可以去全世界买任何一片景区,任何一个古堡。在中国北京,在孙河板块,有没有全世界买不到的东西?

  研发团队最后的结论是:中国人的空间礼序、院落文化部是别的地方买不到的,所以决定要做中而新。

新中式装修

  梁思成说过,中而新谓之上品。但这条路非常难走,是条羊肠小道。

  夏琦说,大家看到的院落,在图纸阶段,不是简单的线条,做加法还是做减法,拆磨我们将近一年的时间。(此处省略1000字。)

  夏琦的意思很明显,大师和批评家立意太高,最好聊聊中粮?瑞府到底怎么样?

  第五幕:杜老师有意见,反对王老和方老师

  果然,杜老师接了夏琦的话。

  杜老师说,我不太赞成王老师和方老师的一个观点。

  这回台下轰动,吃瓜群众交头接耳议论—这可是挑战国师啊!但是,难度似乎有点高哟!

  杜老师说,西方人上厕所,中国人住四合院的时候,也上厕所;西方人先澡,中国人也洗澡。基本的生活需求都一样。

  不一样的地方在哪里?中式文化的审美。特别是发展到明清,它是一种文人文化,本质就是抽象,“意境去体会的东西”,所以说,新中式是种审美文化,意境文化。

  杜老师年青的时候,在清华念书,却老在北大听课,很喜欢李泽厚先生的讲课。大学毕业之后,长期生活在国外。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特别是在民国时期,一批批学术大家,有极好的西方学术学养,越往后越喜欢中国的传统文化。杜老师也不例外。他说自己到了45岁以后,越来越中国。

  王老是理论家,方老师是批评家,杜老师是要画图纸要落地,要让市场喜欢,所以他是两头难,既要让客户喜欢,同时也要让理论家和批评家接受。

  作为同行,他还是接过夏琦的话题,点评了中粮?瑞府:不去评价同行作品,不能说人家好不好,至少说它做得比较抽象,至少不至于产生某一部人特别不认同的状态。

  杜老师这个场解得好!

  但夏琦的亲友团还有一位,就是他的老朋友,身边的李伟。

  第六幕:我讲一个故事吧

  李伟不讲段子讲故事,但都是说市场的事,也算形式有变:

  我有一个认识了十多年的朋友,也是一个客户,年轻的时候整天在外边创业,很辛苦,花天酒地,顾不上家,现在年纪大了,他自己说的,除了艾滋和癌症没有,一身的病,开始想要回归家庭了,需要家庭的怀抱和温暖。

  但是由于他在该陪伴家人的时候没有陪伴,所以他回到家其实是冷冰冰的,他就特别需要这种家庭的温暖,他把寄希望于说你帮我找一个大房子,我把这些人都框起来,他们得和我在一起。

  他还给我描述了几个场景。餐厅和做饭的厨房要连起来,太太和儿媳妇做饭的时候我在餐厅可以跟她们说说话,院子大一点,我们可以喝喝茶,还可以请人唱一小曲什么的,地下室可以做滑梯,小孩子可以玩。太太是什么状态,年轻的时候老公跑来跑去,你给我钱吧,拿过来钱就买房,她买房挣的钱和老公在外面挣的钱差不多。

  还有儿子,儿子青年才俊,留学回来的,做的也很好,青少年时期和家人不在一块,其实内心深处是希望得到家人的关照的,但是表现的又是很独立、很叛逆,我不愿意跟你在一起,就是这么一个状态。

  正好聊到一块,我说你看看瑞府吧,这是真事,他还不怎么卖,求了半天卖了,看了以后一家都很满意。满意在哪儿,又聊了一次天,老爷子的意思是,他描绘的一些生活场景在我们的建筑里边都能体现,而且审美还超出他的想象,这个房子比周边建的房子好,他愿意。

  太太是比较理性的思维,人家懂,孙河这块,说你推荐的挺好的,孙河是高端住宅区扎堆,北京就这一块。瑞府,基本上这个尺度,卖一套少一套。屋子的结构,是传世的东西,跟我原来买的东西不一样。儿子也是,我有自己的私人空间,也有大家公共交流的空间。

  大家都挺满意。

  莫言在拿诺贝尔文学奖的时候,自我评价说,我就是一个讲故事的人。李伟被业内称之为最会卖房子,难道是因为擅长讲故事?

  回到论坛的主题“新中式”,李伟说,客户的健康很重要,隐私很重要,潜在需求很重要,说到底,内心最重要,客户认同最重要,客户买单最重要。

  是不是有点市场化?但这是市场的需求,我们能说这些亿万身价的富豪俗气吗?他们的人生经历、阅历和眼界,应该比我们不少吧。

  想到这儿,似乎是聊不下去的节奏,完全都不配合嘛,大佬们太不会聊天了!

  主办主想过会很激烈,但是万万没有想过,会如此激烈,大师居然在台上亮不同观点。而且不同以往的论坛,大佬们偏不互相和稀泥。要不然,怎么说是大家呢!最主要的是,主办方居然敢把这些大腕请过来,更是艺高人胆大。

  既然都请了,都讲了,索性让大家把新中式讲透。

  第七幕:大结局

  王受之继续走大师路线:

  房地产行业有北派和南派,北派重视概念和心理满足,南派更重视性价比。

  北派以北京、天津为主,南派以广东为主,东派算一个,西派我不知道。武汉、广西还没有成派。北、南、东三派鼎立。三派中,新中式在杭州有些优秀作品。

  大师喜欢表明观点,不会直白项目喜爱,避免瓜田李下,似乎这样做,有点太Low。

  但最激彩的一幕还是出现了:瑞府我感觉得它有很特别的地方,看过很多项目,这个是我真正比较喜欢的。

  论坛前期在争论,多在宏观叙述、概念界定上。到了中粮?瑞府,却是意见出奇一致。这回反倒是台下吃瓜群众一头雾水了。

  最宽心的要数夏琦了,整整紧张了上半场,估计衬衣都快湿透了。

  主持人接着就追问评论家方老师,请他点评中粮?瑞府的两个样板间户型。

  方老师说,关在屋子里可以说。公开场合只能讲粗点。

  一是御花园是故宫的后花园,孙河是CBD的后花园。

  二是这么高档的住宅,我还真没见过。

  三是中粮?瑞府是行业的楷模。

  方老师很少说这个话,讲这种话,把调子定得这么高,地产大哥估计不会超过两个。

  方老师在长篇大论之后,具体点评中粮?瑞府两点:

  一是佣人的房间,三星级宾馆,应该是个文化人,没有文化,她不会爱惜这个地儿。

  二是地下停车场像歌剧院,其它很多项目停车场很恐怖,感觉像是电影里的犯罪空间。

  三是住进来后,不会想出去,出去就坐飞机直接出国了。

  本来以为接下来是欢乐颂,没有想到方老师最后顺嘴说了一句:

  进门的时候挖了一个圆窗,有一个松树,我觉得这个手法很好,等于把园林的元素带入到里面了,这个我没有见过,这种从空间感觉上比较通透。惟一遗憾就是松树的花盆有点高,是不是因为树根的问题还是养育的问题,最好浅一点好看,好像这个松树随时可以端走的感觉。

新中式装修

  方老师,您说的是这盆花嘛?

  坦率地说,这样的论坛,地产大哥10多年来头一次见到,稍有疏忽就是擦枪走火。即便是走火,嘉宾还会不依不饶。国师都是见到大场面,考虑的都是行业的最高点。

  中粮?瑞府敢请诸位国师,也算是北京豪宅史上头一遭,仗着艺高人胆大。估计也不会有第二家敢这么玩。

  嘉宾量级足够,方办方胆子足够大,话题足够火爆,最终想要做什么?又做成了什么?

  答案不说自明:新中式封禅,过了市场关,还要过最顶级的国师关。

  所以,经过长达1个小时的考察和盘问,夏琦等于交了作业后,等大师打分。想必心情一定很紧张。不过,换谁都紧张。

  过了市场关、国师考试关后,新中式领袖中粮?瑞府还有哪些故事发生,我们下回接着聊。

  特别说明:

  一、此文根据现场问答整理,未经主办方审阅同意。

  二、此文问答不是全部问题的排列,更不是全部问答的忠实纪录,而是作了相当多的节录,放弃了许多专业化的东西,也放弃了一些更为尖锐的语气和感叹。

  三、为阅读方便,编辑有逻辑,问题没有按时间先后排列,也把一些重复问题压缩到一个问答陈述。

  四、此文是在会后根据记忆整理,与原话多有出入,只能理解为一种转述,而非原话实述,某些观点更有人工编辑痕迹,但意思表达基本比较准确。

更多精彩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