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首页 |  财经 |  证券 |  新股 |  理财 |  投资 |  直播 |  宝箱 |  行情 |  分析师 |  客户端  用户投稿

玄女王培:该是时候构建东方经济学的时刻了

2017-10-12 15:14:56 来源: 用户投稿


  “火龙蛰起燕门秋”,进入今年秋天以来,中国的周边就没太平过,先有印度士兵非法越界在洞朗地区寻衅挑事,又有美国军舰未经允许而跨入西沙海域。让人不得不想起,去年年底特朗普的公开竞选宣言,一是经济上提出向中国征收45%的关税来制裁中国,旨在推行贸易壁垒来缩小、扭转贸易逆差;二是跟军火商贸易往来密切,矛头直指中国这个最大的共产主义国家。

  对此,先前某些国内“知名经济学家”公开发表观点认为,“中美爆发全面贸易战的可能性很低”,以此来误导公众。

  事实的真相并非这么简单。

  我们国内的大多数所谓的“经济学家”都是在“西方经济学”话语体系的教育背景下成长起来的,他们习惯了“西方文明优越论”式的思维,对东方文化、对“真正的中国”一无所知,这恰恰是一个陷阱:“西方经济学”体系本身就是西方国家通过对外贸易输入本国的文化产品,当除了输出国以外的他国人民接受它并奉之为圣经的时候,它的输出国就已经达到了它赢得这场战争的目的——这个目的不是央行行长和财政部长报上来的几个数字,而是更深层次的精神统治和对系统规则的控制:通过文化产品的贸易,来达到削弱他国意志、同化他国民族、操控他国精神、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从而让陷入其中的每一个国家、民族、个人都成为遵从它的游戏规则的提线木偶。这在“东方经济学”的文化语境中,被称之为“削志”、“弱神”、“文伐”、“攻心”。它是一种“宫心计”,我们就得用“宫斗”的思维去揣摩他们是怎么下的棋。

东方经济学

  如果我们转化为东方的文化思维去剖析形势,这实际上是一个典型的“声东击西”的套路。毫无疑问,我们身处在一个21世纪的战国时代,诸国之间无论是合纵、连横、捭阖、揣摩,其原始动机都是自身的利益——不仅仅是经济利益。《鬼谷子·摩篇》曰“圣人谋之于阴,故曰神;成之于阳,故曰明”,当目标国家甚至全球的人民、国家决策者、谋士们都开始“明”着把焦点关注在军事战争、货币战争或者贸易战争的时候,实际上,下套的人早就做完局、让事情成功地显于“阳”了。

  当我们的国民还没出生就接受着西学熏陶而不是全球的球民还没出生就胎教太极八卦易经,当我们的青少年要全民学英语而不是全球的球民必须学汉语,当我们的国民全民穿西服而不是全球球民必须以汉服为礼服常服工作服,当我们的贵族们一说高雅人们就想着钢琴小提琴而不是全球学吹箫学古琴,当我们的国民出一趟国回来就能镀金工资上升十倍百倍而不是随便一个中国人走出国门在哪里都有他们国家国民恭维享受最优等民族待遇,当我们的微信、微博、论坛、贴吧争相转载中国的孩子永远都不如美国的孩子好、中国的男人永远都不如韩国的鲜肉帅、中国的国民永远都不如猪国的国民素质高,当我们的国民穿着汉服上街被当成日本人、韩国人甚至你告诉他们是中国民族服装还要被他们骂爹骂娘骂你没文化没教养的时候,当我们的商家要在产品宣介中打上“日式”茶道、“日式”香道并且“日式”IP溢价还能翻倍的时候……当我们的国民信奉外国的月亮总是比中国圆的时候,我们早就输掉了这场贸易战争——文化贸易战争。它杀人于无形,通过生活方式、学习教育彻底渗透到你的灵魂、操控你的思想,让你们国家永远丧失自信,让你们的国民在外国人面前永远自卑,让你们的华夏民族在各种外籍、难民福利政策面前永远都是享受最下一等的待遇,等到你们国家彻底失去了国家认同和民族团结,等到你们国民的心都沉浸在他们输出的“性自由”价值观中开始淫乱、群交,等到你们国家的历史彻底紊乱、道德彻底崩坏、精神彻底腐朽、意志彻底瓦解,你们国家开始内乱了,于是黄雀在后可以对你们国家“开战”了,然后让中国沦为中东国家的下场,或者再次轮回八国联军洗劫、殖民地的命运!

  西方经济学体系,是随着西方资产阶级取代罗马教皇权而建构起来的一套维护资产阶级利益的价值体系和社会运行规则,虽然美国是以基督教信仰而立国,但是资本主义本身就被《圣经》认为是“敌基督”、是“新兴起来的兽”,以法国大革命推翻罗马教皇权为标志,以边沁功利主义为代表,经过大卫·李嘉图等一系列“西方经济学家”的发展,而最终成为如今美元为首、西方主导的全球资本主义世界格局。由于在“本体论”上否定灵魂的存在,也就彻底否定了东方文化,同时也就否定了道德,也成为所有认同灵魂存在、崇尚道德修养的东方正统宗教眼中的“邪教”。所以世界秩序的较量首先是文化话语权的竞争。

  文化价值就是经济价值,文化品牌就是国家品牌。现在中国及东方众国都成了全世界的加工厂,西方国家靠“文化红利”攫取着品牌溢价,通过刻意输出的“西方经济学”理论及其价值观塑造国际贸易中的比较优势、进行产业间的梯度转移,给中国及全世界塑造出一个“美国品牌比国产品牌好”的错觉,让国人厌恶国货、厌恶本国企业,造成财货大量外流、本国实体经济疲软,尽管这些国外的所谓“国际大牌”本身也就是产自中国。日本媒体公开报道“没有中国游客日本很多企业都要关门”,日本的马桶产自中国、但国人就是宁肯去日本买“中国制造”的日本品牌;中国年生产90亿双鞋,行业利润不如美国的一个耐克公司;中国整个茶行业,利润不及一个立顿红茶……而观其在经济领域的文化输出内容,热门书籍、各种培训院校课程,无非都是些企业管理、人力资源等下游的“行政”方面的内容,一步步地把中国人才塑造成按部就班、循规蹈矩、“听话”的庸才,市面上的国家品牌战略书籍却寥寥无几!文化产品的贸易本身,就是削弱他国、弱化民智的政治工具!

  《盐铁论·力耕》曰:“善为国者,天下之下我高,天下之轻我重。以末易其本,以虚荡其实。今山泽之财,均输之藏,所以御轻重而役诸侯也。汝、汉之金,纤微之贡,所以诱外国而钓胡、羌之宝也。夫中国一端之缦,得匈奴累金之物,而损敌国之用。”最终达到“外国之物内流,而利不外泄也。异物内流则国用饶,利不外泄则民用给矣。”《诗经》曰“百室盈止,妇子宁止。”当一个国家的每个家庭货物充足、民需丰盈,那么这个家庭就能够安定,百姓家安则天下泰安。这是国家治理的财经之道。钱只是数字,不能发挥购买力时就只是废纸,只有交换成供用民需的实物,才能发挥它的价值。《易经·泰卦》讲了以国内的货币来交易外国的货物来补给本国民需、提升本国国民生活质量从而使诸侯方国来归附天子统治的国际贸易原理。以上传统经济理念,无非一个“以虚荡实”,以己之无用之货币换对方之有用之财货。和现代西方输出给东方国家的《西方经济学》国际贸易理论相反,西方经济学,是站在西方国家利益的角度,所以,劝谏东方国家追求“国际贸易顺差”,积累“货币”之虚而输出财货之“实”,但是在国际收支表的另一面,就是西方经济学理论输出国的“国际贸易逆差”,是美国用美元之“虚”来荡东方国家的原材料、劳动力等之“实”,让东方国家沦为世界加工厂,而让大量财货外流,对于西方国家却是“外国之物内流”、“利不外泄则民用给”。正因如此,让不少政客和银行家感叹,“谁掌握了货币发行权,就掌握了整个世界。”

  云游公社创始人、北京云游大周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培对此提出了“东方经济学”的概念,并表示:“东方经济学”命名的目的就是专门给国内的某些被称为“大咖”、“权威”、“专家”的“西方经济学家”们打脸,因为,你不狠狠让他受点刺激、让他怀疑人生、让他开始质疑前半生的学术信仰和繁花似锦的前程,他们就永远都乐不思蜀、乐此不疲地浸淫在他的春秋大梦中沾沾自喜。

  随着金融危机、市场失灵、道德沦丧等社会问题的加剧,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学者对“西方经济学”理论体系和政策主张提出质疑,也越来越多的人认清其“伪科学”的本质,有人甚至反思重回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并把它定义为“东方经济学”,还有一些学者虽然试图建构中国特色的“东方经济学”概念,却脱不开西方经济学的思维模式和框架,说白了还是拾人牙慧的下三滥之流。

  在王培的定义下,“东方经济学”,特指建构在东方话语权尤其是中国传统文化背景下、具有华夏民族一脉相承的道统思想内涵的国家经世济民理论政策和国际关系经济学体系,以“经济学鼻祖”管子、“国际关系祖师爷”鬼谷子、“产业经济学鼻祖”白圭、“投资界第一人”吕不韦、“循环经济发明人”范蠡以及中华自伏羲创立八卦以来的64900年中国历史中历朝历代的经世济民金融政策等为古典学派代表,从敬奉昊天上帝的神道信仰和圣贤道德内修体系出发,以“一阴一阳谓之道”的河洛易理为骨架,讲究天人合一、内外兼修、形神兼备,涵盖从心法、心术到投资、财政、产业、贸易攻防以及货币体系重构等内容,并以此来重新确立由东方世界尤其是中国及周边道儒释文化圈国家主导的新世界格局。简而言之,离开东方特有的“道”的内涵,就建构不起“东方经济学”;离开“道”,任何学科都不配打上“东方”的印记;只有“道+X”学,才是真正的东方学。中国的整个意识形态,以及社会结构,都应该回归到“道统”,建构“道+X”的应用体系,而不是任由西方文化霸权、西方经济霸权来主导世界秩序。

  以“东方文化”怼“西方文化”其乐无穷;以“东方经济学”怼“西方经济学”,其乐无穷;以“东方经济学家”怼“西方经济学家”,其乐无穷。

更多精彩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