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中央再提对香港全面管治权 对港有何影响?

侠客岛 2017-10-24 14:10

  用这位学者的话来说,“香港归根结底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直辖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北京有完全的主权和治权;香港既不是受保护的’自治领’,也不是独立或半独立、享受’次主权’的政治’异邦’。香港社会要寻求进一步的生存、发展和自治空间,就首先必须坦然接受这个最基本的政治现实。”

  如果说罗大佑一曲《皇后大道东》,唱出了部分港人回归前的犹豫与彷徨,那么回归后,香港社会有些人思想却翻转180°,对“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的认知存在“过高想象”,也就是对高度自治权怀有不切实际的期望。有香港本地人士语带反讽地撰文说,以为回归就是“换一换国旗区徽,改唱义勇军进行曲”而已,这些已充分表达了“我们那份澎湃的爱国情操”,恕难做得更多了。

  这种“回归”认知多肤浅虚伪呢?我们不妨再回溯一下历史——

  1984年,邓小平这样说:“港人治港有个界线和标准,就是必须由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来治理香港……什么叫爱国者?爱国者的标准时,尊重自己民族,诚心诚意拥护祖国恢复行使对香港的主权,不损害香港的繁荣和稳定。”

  对照现实,“初心”仍具启示意义。最近多次出现的香港球迷嘘国歌事件,便是对其反讽的极度反讽。而有人在抗议中展示港英时期的殖民地旗帜,打出“鸦片战争万岁”和“南京条约万岁”的标语,对中央和内地民众的刺激伤害,更是难以估量。

  事实上,经历2003年的国家安全立法争议、2010年的政改争议和2012年的国民教育课争议后,2014年的全面管治权论述,有深刻的历史渊源和与时俱进的时代背景。如果抱着刻舟求剑的思维看“一国两制”,恐怕行不通。香港社会要寻求进一步生存、发展和自治的空间,首先就必须坦然接受这个最基本的政治现实。

  别忘了,港澳虽没有实行人代会制,也没有搞“三权分立”或联邦制,但高度自治并非完全自治,也不是分权,更不是特区固有的权力,而是来源于中央全面管治权的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