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首页 |  财经 |  证券 |  新股 |  理财 |  投资 |  直播 |  宝箱 |  行情 |  分析师 |  客户端  用户投稿

区块链短暂虚火or长久实火?抱团成长or单打独斗?

2018-07-05 11:36 来源: 用户投稿
区块链短暂虚火or长久实火?抱团成长or单打独斗?

 

  近日,在2018英诺创新者大会暨英诺五周年年会上,一场题为“区块链:以未来投资未来,共创共享未来”的对话在多位业内人士之间展开。

  区块链是短暂虚火还是长久实火?区块链最受关注的规范和秩序该如何建立?深耕区块链,抱团成长还是单打独斗?以上答案,尽在下文~

  分享嘉宾

  英诺天使基金合伙人 邓永强

  英诺天使基金合伙人 谭伟豪

  网录科技副总裁 李尼

  Plutus区块链基金创始合伙人 张春晖

  优联金服创始人 常博

  北京阿尔山金融科技公司CTO 邸烁

  水木清华区块基金执行董事 袁晔

区块链是什么

  邓永强:大家下午好,很高兴来到厦门,区块链是虚火还是实火?我们是盗火者,把区块链这个火带到厦门,也照亮厦门的创新创业,在座很多英诺的小伙伴,也有厦门本地、周边关心金融科技,关心创新的同仁,今天我们有一个机会跟大家一起讨论一下区块链技术和模式,探讨如何进行创新。

  我们发起了一个以区块链应用为核心,聚焦“用圈”的盗火者区块链应用联盟,一起把应用落地,把火烧旺,做实。下面,几位先介绍一下自己。

  张春晖:大家好,我们现在做的是新的区块链基金,叫做Plutus。

  常博:大家好,虽然我现在做的不多,我捡起了十多年前的主业,现在有40多个人的国际化队伍,为一些优质的交易来做保安。

  邸烁:大家好!我们公司是做区块链金融的基础设施的,现在我们觉得区块链缺基础设施,刚才李尼总也讲了,公有链没有办法承载大量的数据。所以我们提出的概念是要有好的基础设施,统一的技术标准,而且很重要的一点要让国家认同它,让国家对这个事情放心。

  刚才他们说我是国家队,这是有一定渊源的,我们从成立开始就跟各种大的机构和政府做区块链相关的应用落地,过程中积累信任和认同。

  我们也提出了一些理念,将来政府是对区块链技术是非常认同的,但是对区块链里面的乱象也是深恶痛绝,区块链要想壮大,应该往正能量的方向发展,接受监管。区块链的从业人员应广泛地组成联盟,大家一起共识、共建、共治、共创、共赢,这样才能把区块链变成代表未来的产业,具有巨大价值的新兴产业。

  谭伟豪:大家好,我们去年投了一家企业,是做银行区块链的一些平台、金融以及保险,从那个时候就越来越看中区块链。在香港区块链跨境这一块有自己的见解,所以我们希望把区块链跟国际、跟银行再做一些工作。

  袁晔:大家好,今天我来讲三个“一”:我一不小心就成了区块链网红,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包括昨天竹总讲到IP为王,没有想到区块链出了IP了,通过区块链的方式可以保证我作为IP的知识产权

  另外一个就是一个基金,区块链这个产业确实是一个现阶段看起来不太难的产业,呈现指数增长,所以我们有一个基金的方式来参与这个行业。

  最后就是一个联盟,就是盗火者区块链应用联盟。

区块链是什么

  邓永强:我们大概分了两波人,一波人是做投资,中间这三位是做应用,做技术,做链的,我们先请三位中间的各位,看一下应用是虚火还是实火,到底怎么用起来,不管是联盟链还是公有链,这个链怎么链起来,大家可以PK一下。

  邸烁:我先讲一下,我们觉得刚才虚火、实火的说法非常好,现在区块链确实很火,但是很多事情不必老去讨论,比如区块链确实不可篡改,可以做一些存证、溯源等等这一类的应用,不能老去反复讨论,应该去干实事。

  刚才李尼总讲的非常好,未来一条公有链不可能承载大量数据,跨链技术未来是区块链很重要的一个技术,我们提出另外一个观点,现在基础设施非常重要,大家经常说在谈上链,早期互联网要上网,上网总要有网站和服务器,这个链要在哪里?我们提出来应该建立非常普适的低成本低门槛的基础设施,让企业上链非常容易。

  第二是统一的技术标准,现在区块链基本上很乱,各种各样的公有链、联盟链,互相之间其实没有办法打通的,刚才李总说跨链很重要,我们非常同意,如果有统一的技术标准和技术体系,帮助大家通过一系列的服务,这对整个生态有很大的好处。

  为此,阿尔山金融科技提出了一个区块链基础设施为核心,逐步在上面建立统一的技术体系和技术标准,致力于把数字资产管理所有的区块链应用都会用到的东西变成一个统一的服务,是一个国家认可的基础设施,帮助所有的区块链的应用链简化自己的技术开发,帮助达到更强的公允性和社会认同感。所以我们致力于在做这样一件事。

  最近我们还搞了一个全国高校区块链大赛,我们也希望把这个事情做实,不要光讨论概念,从大学生开始,让他们接触区块链技术,了解区块链能做哪些应用。

  我们把这些应用领域当做命题范围,让大学生按照这些范围自己想,哪些题目可以做成应用,在我们提供的平台上实践。

  我们希望看到成百上千,甚至上万的区块链的应用不停的冒出来,那我们的区块链才可以做实。刚才袁晔提到的区块链总体价值再涨几个数量级就很好。

  另外我们也非常赞同英诺提出来的“用圈”的概念,技术是不太成熟,但是没有关系,要搞起来,什么事情都是在过程中不断的完善,有了应用驱动和利益驱动,很多技术会加速的发展,更多的高级人才会加入到这个领域来。

区块链是什么

  邓永强:英诺就是建立创业投资生态、创业服务生态,所以我们积极鼓励英诺这个团队加入我们这个生态,一起来共建、共识、共享。

  常博:区块链世界大幕刚拉开,除了公链、交易平台、稳定货币等这些硬基础设施外,更为困乏的,是软的基础设施。其中最核心的,就是规范和秩序,其实就是监管,缺乏有普遍共识的规则,就更不用说监管了。在无共识规则下,目前怎么做,都是合理的,至少无法可依。我是法学院毕业的,有一个很特别的法理共识,“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法无明确皆自由”。当下区块链世界,无统一的管理共识,其实就是无法可依,看似自由,好像什么都可以做,做什么都没人管,很靠近绝对的自由,可实际上,这种没有统一规范的自由,到处酝酿着危险。

  大家看到我后面的title ,我的主业是住房租赁金融服务,是一个很庞大的国内住房租赁金融服务体系,在这一年多尝试区块链融合中,发现这个体系非常适合以区块链做信用改造,给行业链降低沟通成本和提高效率。

  但在做区块链改造过程当中,虽然在区域和局部很有成效,但在总体考量未来的发展后,考虑到将来的各种拓展,发现这个市场严重缺乏规则,缺乏任何初步的规范。这样会让前期做的各种努力,都有可能会淹没在完全的丛林黑暗世界里,我们所有的自认美好的规划,会被杂乱无章冲击七零八落。如果自己精心养了一个孩子,走向一个完全不可预料的社会,心里肯定不踏实。

  从国外资本市场历史看,秩序是如何规范的,不都是大家商量好的,大部分是靠硬实力和暴力为基础,走过了很血腥和残酷的阶段,逐步才规范起来。区块链资本世界当前,依然是创世纪之初,过去几个月之内,以及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还是丛林秩序规则,品质非常好的项目,并非是在交易所表现最好的。

  正是因为当前没有监管,没有监管必然是一个丛林社会,而现在又有这么大的利润空间,必然是要呼唤秩序和监管的到来。私下里朋友们觉得,我们当下做的事情,就如同社团一样,在尽量维护一个初步的秩序,但没有强监管秩序下,纯粹靠技术操作去维持token的稳定,是极为脆弱的,也是不合理的,但权力不可能有真空,我感觉真正共识秩序到来之前,必须需要有人维护秩序。现实世界的交易平台,是非常强监管的,而区块链世界,无论从安全还是规则,乱得一塌糊涂,各有规则,各自为战。

  因此,需要行业主流的机构,有责任感和公益心的人一起,把行业秩序合理的建起来,只有一定的规则下,才有相对的自由和安全。

  我们的对冲队伍看似在做一些维持规范的事情,好比现实中的警察一样,但我并不是警察,没有规则,更像自家的保安。你土匪来搞我,我至少得有还手能力。我们希望这些软的基础设施,快速逐步规范起来,才能够让这些优质的token,或者优质的创业项目能有合理安全的生长空间。

  不管是投资人还是创业者,都需要专业的服务,早期区块链创业者,大都是技术应用出身,对金融和资本规则不太熟悉,而各种token结构设计,交易规则设计,是需要很有经验的金融工程师,深度介入,才能让你的项目出生时候,不要带着先天残疾。

  我们现在也在努力自我规范,让自己持有一些牌照,现在也在香港买了1、2、4、9号牌照,甚至和上市公司进行重组,让自己的服务规范化,成为市场软基础设施的一部分,变成区块链里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

  李尼:邸博士刚才代表国家队讲的非常正确,我完全同意,应用落地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可以互相分享有无,真正把基础设施和跨链的协议结合起来,以达到共赢的目的。

  同时刚才常师兄,我们认识很久了,一月份还在进行头脑风暴,他现在转型是出乎我的意料,非常有新意。我们回到现实生活中来说,一旦上了交易以后,很可能这个企业这个项目就不一定是初创产业本身了,所以我们当然希望真正做好的项目团队积极去做这件事,同时也希望常师兄能够高举你的大棒,把不良的项目、山寨项目踢出去。

  邓永强:刚才李总提到资本是不是会控制区块链的项目,我们用区块链的思维来看怎么帮助我们的团队?

  张春晖:我接触区块链比较早,去年的时候有多少一夜暴富的案例,我觉得我坐在这里,好像在谈美国那个年代,这个就是老头子,很古典。

  为什么?因为没有规则,所以当时对于我来讲,一个没有规则的市场非常兴奋,是一个丛林,但是当你进入这个丛林的时候其实你也很害怕,人可能就喜欢刺激,出于对未来的一种探索未知的刺激,所以我进入了区块链的投资。

  我觉得我们还是属于学习能力比较快,所以马上转型。但是我们进去的时候,我们选择的道路是不一样的,第一我还是害怕被人吃了。

  我不希望我一进去过快被人吃了,所以如果我们在去年那个时候,我是去年底的时候开始进去的,如果那个时候再发币就是抢别人的菜,所以我们选择做锚定货币,就是希望可以公平一些,这也是一种规则。而且最关键的原因是做锚定货币不怕别人炒我,我不会被人做空,把自己保护起来。

  第二我们选择了挖矿,所以我们投的规模比较大。我们在所谓币圈投资很少,就参与美国一些比较出名的项目,但是很少。回归到本质上我们还是选择以股权投资为主,还是要认真搞一条链出来,是要用这个技术改变一些现状,比如说改变供应链里面的金融服务,和提高它的效率等等。

  从这个角度来看,其实跟币没有什么关系,纯粹用链,把所有的交易环节全上来。所以这些项目其实回过头也非常的现实,他们帮助企业进行快速的增长,这个是我们以前做投资很少看到的。

  我们以前项目的退出或者成长需要很长的时间,但是区块链改变关键环节之后成长很快,这个是非常难得的。

  如果在国家允许的情况下,能够把交易所放开,这个东西会是一个很好的互动。这种元素增加进去,对投资者来讲就多了退出渠道,可能6到12个月就可以退出,这是吸引我们进入这个领域的点。

区块链是什么

  谭伟豪:我们去年投了一家区块链的公司,通过这个平台我们慢慢进入这个圈里面,我发现还有几个很特别的地方。

  香港的银行交易所都是看的很紧,香港是一个小地方,大部分的行业都是比较谨慎,我们很多客户都是依据上海的银行和保险公司的法律来做,包括比如说汇丰银行也是很缺人才,然后就外包给我们,所以我们现在最重要还是把最好的人才融在里面。

  香港有很多金融和数学人才,如果香港允许做区块链,是可以很快追上来的。这是第一个。第二是法律,香港在法律上已经有一些法律可以用得上,现在已经看到越来越多的内地交易所慢慢移到海外。

  邓永强:确实是要把香港的优势跟大陆的人才、大陆的市场很好的结合起来。袁晔在区块链这个领域不只是新的网红,给大家一些创新的建议?

  袁晔:最早接触区块链应该是在2012年、2013年,当时叫做比特币,那个时候大概是两百块钱一个比特币,当时第一个感觉是传销,是个骗子。

  所以这个打脸非常的明显,今年已经到了两万美金一个币。第二是做项目,项目团队都很牛,他们来找融资是不讲尽调,不讲背景,不给你时间,今天聊完今天定,最多明天给你额度,当时感觉还是骗子,结果事实证明还真的是这样的。

  当然今年整个市场急速的趋冷,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天天写文章,从大年初二开始写,昨天写到第82篇。

  年初在微信朋友圈分享,之后大家就开始各种群,但是观点非常乱,区块链早期状态就是互联网底层加上层应用,然后我就开始写。

  所以如果想做这个事情的投资,包括团队做这方面的创业,作为团队来讲真的想拥抱区块链的话,单打独斗是非常难的,必须有各方面的保障,包括底层技术安全,包括媒体等等,特别是像上市公司上市之后的样子。但是上市公司是有证监会管的,但是在这里面没有人管,所以这个市场确实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邓永强:刚才大家都深入的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我们就先把火烧起来,先有共识,然后是共建、共治,当然包括政府、民间一起来共治。然后是共创,通过技术,通过市场,通过资本资源一起共创,最后实现共赢。大家参与到这个社群,一起来分享这个价值,一起来传递这个价值。最后,大家用一句话来总结。

  张春晖:目前在整个区块链里面最主要的就是一种共生状态。这是我增加的“共”字,因为我们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单打独斗现在我们面临是毫无规则的时代。

  常博:薄情的世界里还要深情的活着。这个大幕拉开了,就需要我们在无序的状态下有序地共建共享,一起团结,这个行业一定会有非常特别的明天。

  邸烁:我们要把虚火打掉,第二要建立区块链的新世界。

  李尼:我提一个共治,这也是区块链的核心思想,在这个世界里没有一个是寡头,没有人是垄断,都是靠社区,靠节点,靠所有参与者一起共同繁荣和发展。

  邓永强:我们共同创新,共享未来,谢谢!

  附录1:

  盗火者区块链应用联盟介绍

  中国区块链技术和应用,与世界各国都是同一起跑线,区块链与产业、社会的成功对接,将构成未来数字经济和诚信社会的创新性、革命性系统架构。

  区块链目前流行的圈子分别是币圈(共识是参与数字货币的投资或投机)和链圈(共识是通过平台技术提供服务)。现在两个圈子的先知先觉者,都开始通过投资或者开发积极参与区块链应用落地。在越来越多有实力有资源的人才、企业和机构积极拥抱区块链的大势下,区块链应用圈——简称“用圈”——呼之欲出。

  2018年初,天使和创投圈、创新创业圈、科技圈、媒体圈、链圈、币圈等等海内外精英们,联合发起盗火者区块链应用联盟,致力于以区块链的精神作为联盟的组织形式和运营准则,连接所有愿意贡献和分享区块链开发、应用、投资、运营和推广经验和资源的有志之士,一起携手跨入「新纪元」、探索「新大陆」,促进区块链技术直接应用于实体经济,实现产业更新换代,共创产业区块链大时代。

  盗火者,不是空谈者,而是勇于和善于行动的先驱者。

  盗火者区块链应用联盟最大的优势,就是将中国最活跃的天使投资人、创投机构和区块链的领军人才、研究专家,以及国际上处于领先地位的区块链技术专家,融入到一个沟通畅顺、合作密切的共同体、协作体中;同时面向广大产业人才、企业输出区块链应用的知识和经验,对具备开发和落地区块链应用条件的团队和项目,在资金资源投入、人才服务、技术孵化、产业对接、市场推广、媒体宣传、政策扶持等各方面提供全方位支持。

  联盟率先提出“用圈”三原则:

  1)针对实体经济和社会服务的需求和痛点,积极探索和实践区块链解决方案,促进产业区块链时代的发展和普及;

  2)不唯链技术先进至上,以实用、好用为先;

  3)单点场景应用突破,然后在各个行业和领域迅速推广、普及。

  联盟的初心和目标,就是交流和促进技术和应用,支持实践、创新和价值发现,因而吸引了很多行业大佬、技术牛人,以及新锐的从业者、敏锐的学习者。联盟凭借资源优势正在形成区块链行业的百家讲坛,广泛邀请各类优秀项目和专家、学者、媒体研究人员,通过内容分享、互动交流、媒体传播、项目落地、技术研究、沙龙论坛等形式,进行深入长效的行业沟通,推动区块链技术加速完善,促进优秀区块链应用加速落地。

  盗火者区块链应用联盟,就是一个组合资源的第三方平台,连接优秀的区块链人才和项目,通过持续行动、敢于冒险、获得认知,帮助大家更积极拥抱区块链,迎接产业区块链和价值互联网时代的到来。

  今天,盗火者区块链应用联盟竖立起“用圈”大旗,广邀海内外愿意为区块链应用而奋斗的各路英雄豪杰加盟,达成共识、共同奋斗、共创共享,一起成为大时代最前沿的拓荒人!

  附录2:

  盗火者区块链应用联盟发起人介绍

  (名单排序根据姓氏拼音顺序, 发起人名单持续更新中,最新请点链接...)

  【白硕】原上交所总工,现任阡寻科技董事长,ChinaLedger技术委员会主任

  【蔡维德】中组部“千人计划”创新专家,清华大学长江讲座教授,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终身荣誉教授,博士

  【常博】优联金服创始合伙人,NEBULA(星云)数字资产基金发起人

  【陈榕】亦来云创始人,亦来云基金董事长

  【陈升】世纪互联创始人,中关村区块链联盟理事长

  【崔世平】澳门科技协进会会长、澳门澳中致远公司行政总裁

  【邓迪】太一云董事长

  【邓永强】英诺创新空间创始合伙人,清华校友总会互联网与新媒体协会秘书长,清华校友总会文创专委会副会长

  【韩锋】亦来云联合创始人,亦来云基金会理事

  【李林】火币网创始人

  【李竹】英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中国青年天使会会长,清华校友总会互联网与新媒体协会荣誉会长

  【刘小鹰】中国长远控股公司董事局主席,中国青年天使会副会长

  【吕旭军】网录科技创始人/CEO

  【鲁军】趣快连孵化器创始人

  【谭伟豪】香港天使投资脉络主席、香港权智(国际)公司董事局主席

  【王利杰】PreAngel创投基金创始合伙人,上海帷迦母基金的管理合伙人,中国青年天使会常务理事

  【王童】北软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中国青年天使会常务理事

  【杨宁】乐博资本创始人,中国青年天使会创始会长、荣誉会长

  【袁晔】水木清华校友基金执行董事

  【余彬燕】泰有基金创始合伙人/CEO

  【张帆】TCP基金会主席,原红杉中国创始人,德丰杰基金合伙人

  【张敏】合力投资管理合伙人,中国青年天使会荣誉会长

  【张翊钦】北软天使基金,大河资本创始合伙人

更多精彩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