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批鼓励仿制药品目录 四大跨国药企医保谈判全军覆没

2021-03-17 11:15

  据国家卫健委消息,国家卫健委日前联合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医保局、国家药监局、国家知识产权局等部门组织专家对国内专利即将到期尚未提出注册申请及临床供应短缺(竞争不充分)的药品进行遴选论证,制定了《第二批鼓励仿制药品目录》。 要求各相关部门按照有关规定,在临床试验、关键共性技术研究、优先审评审批等方面予以支持。

鼓励仿制药的政策

  四大跨国药企医保谈判全军覆没

  重量仅约0.03克,均价却高达上万元,小小的冠脉支架曾贵比黄金。

  然而,今年1月1日起,冠脉支架均价从1.3万元左右一下跳水到700元左右,解决了我国3亿多心血管病患的大难题。

  医保灵魂砍价,一刀就把售价砍到95%,由此可见此前产品的“暴利”有多高。

  以进口品牌为例,中国国内的价格是1万多至2万多元,在巴西只要2100多元,美国、法国6000多元,印度政府规定的“天花板”,也只需756元。

  通过灵魂砍价,医保也在倒逼药企创新——要么把仿制药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优”,要么做创新药,通过医保快速放量。

  在我国,医保用药占到医药市场60%-70%的份额,是药企的“金主爸爸”。“金主爸爸”的钱怎么花,对药企有风向标的作用。对于敢于创新的中国药企,未来注定会是光明的。

  高投入、回报周期长是创新药行业的特点。

  凡是研发创新药,无人能逃出“双十定律”,即一款原研药从研发到上市平均耗时十年、花费十亿美元。

  在改革前,我国新药审批时间动辄数年,如此长的周期很难给企业带来切实利益。恒瑞董事长孙飘扬曾吐槽:“20年专利保护期,研发加临床就干掉14年,只能卖6年,那我搞啥?还不如仿制药赚钱。”

  在世界的医药龙头美国,资本、专利保护、自主定价和医疗保障体系,构成了其医药产业的顶层设计,让创新药这门生意像一个永动机,不断重复“研发—上市—获利—研发”的良性循环。

  在多年“自主研发”难突破的窘境中,中国也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

  启动药品审批改革,加速创新药审评审批。相关文件出台后,审核时间从原来的几年缩短到最快几个月,“救命药”还可优先审批。

  另一项举措是加入ICH(人用药品注册技术国际协调会议),推进临床结果国际互认。把中国药企推向国际市场,与国际医药巨头同台PK,逼着中国药企练好内功,提高研发能力。

  资本市场也积极响应政策——2018年4月,港交所发布新修订的《新兴及创新产业公司上市制度》,允许未盈利的创新药企上市,打开了创新药企融资的大门。

  同年底,科创板落地,资本源源不断地输入创新药研发这只“吞金兽”。

  国内药企崛起,患者也获益了。

  2020年的医保谈判过后,4款国产PD-1药全部纳入医保目录,四家跨国医药巨头默沙东、BMS、阿斯利康和罗氏全军覆没。

  这意味着,从2021年3月1日起,免疫治疗进入平价时代,越来越多的肿瘤患者将能以1万-2万元/年的价格,接受PD-1免疫治疗。

  而此前,患者的年治疗费用达到百万元级。

  以上是至诚财经网小编整理的“第二批鼓励仿制药品目录 四大跨国药企医保谈判全军覆没”的内容,希望能够给大家带来帮助。

相关推荐

延迟退休对农民有啥影响?延迟退休今年能实行吗?

2021年养老金认证时间截止日期 养老金认证怎么操作?

2021年延迟退休最新公布 延迟退休方案怎么实施?

拓展阅读
快讯
热门文章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