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浦来德庞剑锋:马克思抛弃他的“中国情人” 我抛弃康得新

投稿 2019-01-31 13:27

  长亭外古道边,卡尔·马克思抛弃了他的“中国情人”,我抛弃了康得新。

  一、马克思的中国情结

  马克思作为伟大的思想家和革命导师,曾经对中国的太平天国运动有情人般的热情。马克思一共写了6封情书,高声赞美太平天国运动,直到第七封,才是分手信。

  话说1851年,广西金田村一帮人搞事,一开始是小打小闹,没有电话通知远在欧洲的马克思先生。直到1853年,太平军攻下南京,定都之后,太平天国运动才在世界范围内刷屏。在英国漂泊的35岁的德国青年马克思听说之后,非常激动。在《中国革命和欧洲革命》一文中,马克思兴奋地写道:“太平天国是世界上第一个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政权。”此举,对于一向沉着冷静的马克思来说,无异于公开表白。

  不仅如此,马克思先生还希望西方的工人阶级也向中国农民学习。“可以大胆预言,中国革命将把火星抛到现代工业体系的即将爆发的地雷上,使酝酿已久的普遍危机爆发”。

  第二篇到第六篇文章,马克思的“情书”如雪花般飘来,一而再再而三的表示喜欢和肯定。德国青年人是真的热情。

  1856年10月17日,他在《欧洲的金融危机》中,给太平天国运动取了一个昵称----“中国的起义”。1857年3月22日,在《英人在华的残暴行动》中,他把太平天国比喻成“愤怒的烈火”。

  马克思的热情如此之高,作为好基友,恩格斯当然也要来捧场,其讴歌甚至比马克思本人的赞美还要过分。

  1857年,恩格斯在《波斯和中国》一文中说:“而太平天国的天王在南京似乎不会受到清廷军队的危害(如果不受自己人阴谋危害的话)……过不了多少年,我们就会看到世界上最古老的帝国做垂死的挣扎,同时我们也会看到整个亚洲新纪元的曙光。”

  然而,随着太平天国领袖的腐朽生活逐步暴露,随着对太平天国运动的了解加深,马克思,这位曾经深爱着他的朋友,对太平天国的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正所谓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分手信终于还是寄来了。

  1862年6月,马克思在《中国纪事》中说:“除了改朝换代以外,他们没有给自己提出任何任务”,并一针见血指出,其“给予民众的惊慌比给予老统治者们的惊慌还要厉害,他们的全部使命,好像仅仅是用丑恶万状的破坏与停滞对立”。

  经过一番分析后,马老先生总结道:“显然,太平天国就是中国人的幻想所描绘的那个魔鬼的化身”。

  为了迅速消灭这个魔鬼,就在分手这一年,曾国荃的部队打到了南京城下。请问,这是马克思派来的吗?

  二、作为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我是如何投资股票的呢?

  说来惭愧,我曾经差点爱上一家问题公司,浓眉大眼、一表人才的康得新。我曾经被康得新的大笔收购和巨额增持所吸引,甚至高声赞美过他,觉得是一家伟大的高科技企业。老板都拿出十几亿资金来增持自家股票了,还有什么问题呢?我在很多场合都赞美康得新。当时,有赵姓同学向我友善提醒,说该公司可能是骗子。由于该同学在公募基金管理巨额资金,为了保护该同学隐私,不方便公布名字。另外,还有一位券商研究所所长也向我友情提示风险。

  看到朋友的提醒,我吃了一惊。翻看年报,果然存在一种造假公司常见的迹象:大存大贷。公司2017年年末拥有现金185亿,可是却依然有65.6亿短期借款和39.3亿应付债券,而且是存款超过了贷款。如果公司真的需要钱,应该把贷款花出去,用在项目中,怎么存那么多在银行里呢?

  想起曾国藩的教导“打仗不慌不忙,先求稳妥,次求变化”。于是,在20多元之际,我按下了卖出清仓键!

  很久之后,即2019年1月15日晚,康得新公告称,公司发行的15亿债券存在不能兑付的风险。我的妈呀,那么有钱,却还不起区区15亿的债券。初步鉴定:资本市场的新年第一雷!

  眼睁睁地看着他起高楼,再看着他被ST,看着他不断跌停的股价,我感到庆幸,感到害怕。如果我当初没闪,后果将不堪设想,细思极恐,不寒而栗。

  感谢曾国藩的拙诚思想帮助了我。

  结语

  作为曾国藩的死对头,太平天国一度获得了伟大革命导师马克思的欣赏。而马克思从最初的一见钟情,到最后的分手和指责,到彻底取消关注,体现了实事求是的马克思主义。我对康得新从喜欢到抛弃,也是实事求是,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和曾国藩的拙诚思想。大概可以这么说吧?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