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风炜:市场各方都变得越来越浮躁 极致分化正在接近临界点

2021-07-12 10:48

  至诚财经网早间消息,不知不觉宁德时代市值已13000亿元,去年最大胆的也就敢说5000亿元。最近看到一些数据,新老基金的申购与赎回出现了冰火两重天,间接造就了两级分化的行情和所谓的极致抱团。此时,我们感觉极致分化正在接近一个临界点。

边风炜新浪博客

  近期市场再现两极分化,新能源两架马车——新能源车和光伏两翼齐飞,不知不觉宁德时代市值已经达到了13000亿元,记得去年此时与同事聊天说起宁德时代,当时最大胆的也就敢说会涨到5000亿元市值,不曾想,还是太保守了,当然也许是市场太疯狂了。

  有人说都是抱团惹的祸,有人说这些公司代表未来,就应该给极端高估值,也有人说是极端风险正在暴露,对于这些,在过去一年我们已经见识了不少,其实不仅仅是A股,全世界都在演绎极端的两极分化。

  与此同时,价值型的低估值传统行业不断下跌,金融、地产的估值都来到历史极端的5%分位数左右,但股价依然跌跌不休。除了行业的关系,今天我们想聊聊市场正在发生的另一种极端现象。

  最近我们看到一些数据,新老基金的申购与赎回出现了冰火两重天。去年一些明星基金由于业绩的相对不佳被很多基民赎回,与此同时,上半年持有新能源的基金因良好业绩带动进一步的申购潮,一进一出,虽然整体基金的总份额没有下降,但对于市场的风格却形成了进一步的催化。

  业绩不佳的基金很多配置了低估值的品种,赎回使得基金经理进一步被动减持,推动股价进一步下跌,形成对低估值的恶性循环;反之,新能源持仓较大的基金在取得良好业绩的同时也获得更多基民青睐,带动基金被动加仓,相关新兴行业股价越走越高。

  这种迹象不知道未来会不会成常态,这也间接造就了两级分化的行情和所谓的极致抱团。对于基金的追涨杀跌本质上与对强势个股的追涨杀跌没有不同,只是间接的由基金去完成,这样的行为其实完全扭曲了市场,同时更扭曲了基金发展的初衷吧。

  市场大力发展基金的本意,应该是希望借助专业的力量来让市场变得更理性、更稳定,而现在投资者快速站队,以短期业绩决定基金的买卖,一方面买卖基金的费用远高于股票的交易费用,对基金的追涨杀跌这个动作,非常得不偿失;另一方面,以短期业绩决定基金规模的现象,将使得更多基金经理不得不加入趋势交易、图形追随的模式,所谓的价值投资成为一纸空谈。

  在消耗了更多交易成本的同时,最终市场各方都变得越来越浮躁,这样的结果绝对不利于行业和市场的发展。如果说前两年的抱团是对于各类核心资产的一种逐步溢价和全市场的认知浮现,那么到今天,进一步的抱团和极致的分化,似乎已经演变成纯粹的资金博弈游戏,而追涨杀跌的基民们正在成为它背后最大的推手。

  此时,我们感觉极致正在接近一个临界点,而每次转变的同时总是最贪婪和恐慌的人成为市场的买单者,希望此时你能保持理性与客观。

相关推荐

亚马逊创始人上班不坐电梯 每天坚持爬14楼

光大证券:央行亮剑 全面降准对市场影响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东吴证券:稀土价格连续上涨 需求高增补库启动

拓展阅读
快讯
热门文章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