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美面膜第一股冲击IPO 面膜行业到底有多暴利?

2021-11-19 14:41

  号称医美面膜第一股的敷尔佳正冲击IPO,面膜行业到底有多暴利呢?据公开资料显示,敷尔佳仅仅成立了四年,就迅速占领了全国市场,并在双十一期间爆卖将其他竞品甩下了几个身位。

面膜行业到底有多暴利

  2021年的双十一过后,一个面膜品牌敷尔佳靠“医美”这个新概念登上了“美妆新秀”榜首,借助薇娅和李佳琦两大带货主播,截至目前粉丝量达400万之多。

  在这样的势头下,敷尔佳开始加力冲击IPO,近期敷尔佳的IPO状态更新为“已问询”,如果冲击IPO成功,敷尔佳将成为名副其实的“医美面膜第一股”

  但是,仔细梳理敷尔佳的招股书,会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此前敷尔佳曾创造了两个研发人员实现6亿元销售额的“资本神话”,敷尔佳到底是何方神圣?

  暴利的医美面膜生意

  据公开资料显示,敷尔佳仅仅成立了四年,就迅速占领了全国市场,并在双十一期间爆卖将其他竞品甩下了几个身位。

  敷尔佳其实颇有来头,并不是新成立的公司。黑龙江省华信药业有限公司,即华信药业是一家经营哈三联生产的注射用产品的企业,业务涉及粉针注射剂的处方药品批发。2012年,公司因为准备进军皮肤护理产品,主营业务也改为销售贴片型面膜。所以在此后将公司名称改为“敷尔佳”。

  2014年,华信药业将“敷尔佳”正式作为商标提请注册,2015年,“敷尔佳”商标正式被批准通过。截止2018年5月,华信药业所有业务停止经营,业务重心全部调整至敷尔佳。

  2021年3月,敷尔佳有限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其主要经营种类涉及医疗器械类敷料产品和功能性护肤品,主打敷料和贴、膜类产品,这也为其后来的主打产品医美面膜打下了基础。从敷尔佳的财报来看,公司业绩十分良好。

  据敷尔佳的招股书显示,2018年到2020年营收分别为3.73亿元、13.42亿元和15.85亿元,总营收逐年呈现暴增态势。2018年到2020年净利润分别为2亿元、6.61亿元和6.48亿元,在行业内也属少见。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敷尔佳的毛利率非常稳定,而且处于行业高位,2018年到2021年一季度,毛利率分别为77.88%、76.97%、76.47%和76.78%,属于一门暴利生意。

  业内人士指出,现在医美赛道十分火热,不仅被资本所看好,就连消费者也十分吃这套概念。医美+面膜这样的组合,想不火都难。

  另外据查询发现,医美类别的面膜售价都十分高昂,在多个电商平台搜索医美面膜的关键词,搜索结果的售价都在每片20至80元之间,有些商品的月销量都在万笔之上。医美面膜相比传统面膜售价更高,销售前景更好。

  据一名经销商坦言,面膜其实利润已经很高,比普通面膜售价更高的医美面膜,肯定利润只会更高,说是暴利并不为过。

  重营销轻研发埋下隐患

  梳理敷尔佳公司的经营情况会发现,这是一家号称“科技公司”,而实际具有浓重营销基因的公司。

  敷尔佳所属赛道为“生物科技”,但是天眼查显示其发明专利为0,研发人员为3人的团队(此前很长一段时间为2人),研发费用也大大低于同行业水平。

  据敷尔佳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1年1季度,公司研发费用分别为30.78万元、60.39万元、147.97万元和13.20万元,占同期公司营收比例分别为0.08%、0.04%、0.09%及0.04%。而整个生物科技赛道中的企业这一平均比率在3.8%左右,敷尔佳的研发费用占营收比重仅不到0.1%。

  那么敷尔佳的营收逐年暴增靠的是什么?通过财报会发现敷尔佳的销售费用也高的吓人。据招股书显示,敷尔佳2018年至2020年的销售费用分别为,234.64万、7031.75万和1.66亿,占销售费用的比例分别为10.98%、60.93%和62.62%,同样呈现逐年暴增的态势。

  而事实正是如此,敷尔佳曾花费巨资在黄金综艺植入广告,并签下一众顶流明星代言。比如《花花万物2&3》、《谁是宝藏歌手》、《妻子的浪漫旅行4》、金鹰剧场等综艺及影视节目中均能发现敷尔佳的身影,邓伦和袁珊珊都曾是敷尔佳的代言明星。

  其实,在2017年之前,敷尔佳是具有科技基因的,彼时敷尔佳还称为华信药业,经营类别中包含医疗器械,那时所称的“医美面膜”是具有创口愈合和修复皮肤的疗效的。

  但是2017年,公司彻底注销了华信药业这个名称,停止了华信药业所有业务,开始将宝押到敷尔佳,全力经营利润更高的面膜产品。

  但是,经过这一操作后,敷尔佳也变得十分尴尬,因为其不具备二类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和医用透明质酸钠修复贴的产品注册证。从此只能从哈三联进货销售,也就是说敷尔佳仅仅算作一个代理商或经销商。

  招股书对此也有提及,2018年至2020年,敷尔佳从哈三联采购额分别为8698.83万元、3.29亿元和3.6亿元,占总采购额的99.69%、95.3%和96.93%。也就是说,敷尔佳所销售的医美面膜基本都来自哈三联。

  2020年国家药监局发布了《医疗器械通用名称命名规则》,明确规定了美容产品的生产、销售限制。其中规定,医用敷料命名应当符合《医疗器械通用名称命名规则》要求,不得含有“美容”“保健”等宣称词语,之前游走在灰色地带的“械字号面膜”概念其实不被允许,医疗器械产品也不能以“面膜”为称。

  这已经成为敷尔佳经营产品的最大风险,其产品随时可能因为政策收紧而面临停售。

  另外,靠网络销售起家的敷尔佳,随着流量红利消退,行业之间竞争日益白热化,敷尔佳的暴利也变得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敷尔佳能否冲击IPO成功,时间会给我们答案。

相关推荐

锂价突破每吨20万元创历史新高 上涨了多少?

一线锂电池厂明年合约报价调涨2成 为什么会涨价?

2021胰岛素集采降价多少?胰岛素最新行情价格

拓展阅读
快讯
热门文章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