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房公积金制度存废引争议 公积金发挥作用到底大不大?

2020-03-17 14:55

  起因是重庆市原市长、清华大学产业转型顾问委员会主席黄奇帆先生于2月11撰文称,认为疫情造成企业经营十分困难,应该大力减税降费减轻负担,其中取消住房公积金制度可以给企业减少12%的人工成本负担,而且住房市场化已经基本完善,现有的商业银行体系完全可以承担住房金融职能。

  一石激起千层浪,理论界和社会各界既有附和者,也有反对者,也有改革呼声,主要集中在住房公积金强制性没有必要、发挥作用弱、使用效率低、逆向补贴、加大企业负担等等方面。笔者就各界关注的几个问题略作分析,与各位交流探讨。

  一、强制性到底有没有必要

  强制性不是中国人的发明,也不是唯一。比如新加坡,我们当初就是学的新加坡综合公积金制度,择而要之,1994年建立了强制性的住房公积金制度。比如巴西也有强制性的住房公积金制度。

  还有墨西哥也是,起初是全国劳动者住房公积金和国家公职人员住房公积金两个系统分开运行,后来统一管理,也都是强制性的。

  再如,有些国家和地区社会保障自动进入机制(其中也包括住房保障部分),只要雇员提出加入,雇主就必须配套缴交一定比例的资金,自动成为国家强积金制度(通行叫法)的会员。这实际也是强制性的,比如英国、法国和我国香港地区等,其管理主体也是政府。

  强制性制度可以在较短时期内聚集大量资金,解决国家发展中急需的重点难点问题,以及“强位弱势群体”的基本需求保障,从而使社会发展均衡和保持稳定。

  所谓“强位”,是指符合政府特定的社会经济政策或政治意图,关系国计民生而需要政策扶持的产业、领域和群体;所谓“弱势”,是指需求主体由于自身的、历史的和自然的等特殊原因,造成其在一定的经济环境条件下、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处于相对劣势或特别弱势的状态。

  比如在住房保障体制中,中低收入家庭和“新市民”就是“强位弱势群体”,需要国家以政策导向的形式来解决其基本住房和改善性住房问题。

  用住房公积金的“储蓄互助”“先住帮后住”强制性手段,利用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来快速解决“强位弱势群体”的基本住房问题,就是我国在借鉴国际经验的基础上,根据我国国情,作出的政策性住房金融制度安排。
 

相关推荐

无锡提高二套房公积金贷款利率 上浮至同期首套1.1倍执行

2020北京住房公积金缴费标准最新规定 相关内容一览

成都公积金年底实现按月提取 这些变化需要及时关注!

拓展阅读
快讯
热门文章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