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第一季度gdp预测 本周五国家统计局将公布一季度GDP数据

2020-04-15 10:49

  杨业伟也认为V型反弹的可能不大,他预计今年全年中国经济增速在3.5%左右。他指出,一方面,中国经济自身增长动力和政策力度都难现2009年的情况;另一方面,疫情在全球蔓延导致外需持续走弱,将压低出口增速。整体经济将逐步恢复,但总体保持弱势。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周二发布的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中,将中国2020年经济增速预测下调至1.2%,和IMF在今年1月的预测相比,调降幅度达到4.8个百分点。

  面对疫情给经济带来的冲击,中国政府在稳增长方面的力度也在不断加大。

  3月27日,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发行特别国债。

  3月3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再提前下达一批地方政府专项债额度并力争二季度发行完毕。

  4月3日,央行同时出台两大重磅政策,不仅下调中小银行法定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释放长期资金4000亿元,还下调了金融机构在央行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这是央行三周内第二次降准,也是12年来首次下调金融机构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

  “这次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冲击肯定超过2003年“非典”和2008年的全球金融海啸,很可能与一个世纪以前的全球流行的西班牙大流感相提并论,其未来演变还有非常大的不确定性。这种情况是任何一个国家此前都没有出现过的。”唐建伟说。

  分析师认为,考虑到全球疫情演化等不确定因素,中国还需要在宏观政策上继续发力稳增长,稳就业,降低企业破产数量,将疫情冲击下经济持续性损失降到较低水平。

  他们还表示,在疫情冲击下,财政政策应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货币政策协调配合,提高赤字率、扩大专项债规模和发行特别国债需要“三箭齐发”。

  唐建伟指出,对于受疫情冲击最大的中小企业和低收入人群来说,降低利率或投放流动性这样的货币宽松政策并不能使其直接受益。“很多中小企业和低收入人群本身就不是商业银行的客户。他们这时候缺少的并不是贷款,而是实实在在可以维持企业和个人生存的收入。”

  他表示,从这一点来看,财政刺激会更有效,特别是直接补贴、转移支付或退税这样的措施,能够起到“输血”作用。“在帮助中小企业和低收入人群度过难关的同时,也为未来疫后经济重建和恢复性增长留下火种,保留希望。”

  唐建伟表示,在2019年新增专项债2.15万亿元的基础上,2020年将新增专项债规模提升到3.5万亿元是比较合理的,加上新增地方一般债券,2020年合计新增地方债可超过4.5万亿元。另外,他表示,可以小幅提升赤字率到3%-3.5%,为财政政策稳增长提供更大的空间。

  陶金也认为,当前的首要任务是通过财政政策来救助面临困境的企业,尤其是要加大对中小企业的扶持,包括降低社保费率、减税、增加各类补贴等,目的是能够明显降低企业房租、工资等成本。

  他预计,在防控疫情和稳增长的压力下,今年赤字率很可能突破3%,达到3.5%甚至4%的水平。

  此外,分析师表示,发行特别国债与当前应对疫情冲击的政策目标比较契合,并且具备独特优势。

  唐建伟指出,特别国债为中央政府加杠杆的直接手段,计入中央政府性基金收入,不会增加地方政府债务负担。而且,特别国债的用途比较灵活,可以从多方面发挥作用,如弥补财政抗疫优惠政策和相关支出带来的财政收支缺口,设立专门支持中小企业的政策性银行,或成立原油战略储备基金,大规模购买国际原油,以增加国内石油的战略储备。

相关推荐

中国经济增速转正意味什么?中国2020年前三季度gdp出炉

2020中国三季度GDP增速公布 三季度GDP成绩单如何?

2020中国第三季度GDP由负转正 中国经济正显出稳步复苏态势

拓展阅读
快讯
热门文章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