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省派专班找煤保电 四川为何也面临电力短缺的问题?

2021-10-14 11:49

  现在已经进入十月份了,近期很多地区出现限电的情况,在冬季用电高峰即将来临之际,各地纷纷采取多种措施保障电力电煤供应。

多省找煤保最新消息

  事实上,为了迎接冬季用电高峰,各省份在需求端推出有序用电、避峰让电、压减机关单位用电和景观用电等措施。而在供应端,则重点保障电煤供应,一方面,释放本地产能,挖掘潜力;另一方面,则加大外购煤炭和电力。

  电力紧张、煤炭短缺的形势继续蔓延扩展,在冬季用电高峰即将来临之际,各地纷纷采取多种措施保障电力电煤供应。

  10月11日,四川省经信厅联合多个部门发布全省节约用电倡议书。倡议书要求控制城市灯光秀,压减夜间景观照明及各类广告灯用电时间。同时,加快推进省内煤矿复工复产,以及建立与产煤大省的长期能源供应,千方百计保存量挖增量。

  电力大省为何也缺电?

  四川是“西电东送”的主要输出地。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0年,四川发电量为4182.28亿千瓦时,位列全国第五,排在前面的是内蒙古、山东、广东和江苏。据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数据,2020年,四川省全口径外送电量为1363.56亿千瓦时。

  不过,在当前电力紧张的形势下,四川也难以“幸免”。10月9日,四川省政府召开的电煤保供工作专题会议称,今冬明春四川省电力供应缺口较大。

  四川作为电力大省,为何也面临电力短缺的问题?

  四川大学能源研究中心主任马光文向第一财经表示,四川电力主要来自水电,水电装机容量占全省总装机容量的80%。但是进入枯水期,上游来水比较少,水力发电出力只有1/3,因此,四川也会遇到其他省份正面临的电力、电煤缺口的问题。

  四川省电力电煤保障供应工作协调机制召开第7次会议认为,今冬明春,四川面临迎峰度冬期、水电枯水期、取暖供应期、用电增长期“四期”叠加的严峻考验,电力供应存在一定缺口。

  实际上,去年以来,四川用电负荷就快速增长。2020年,四川省全社会用电量为2865.2亿千瓦时,同比增长8.7%,增速位居国家电网供区省份第一。2020年7月、10月、11月、12月四个月单月增长均超过了15%,其中12月用电增长最猛,同比增长19.93%。

  四川省经信厅预计,今冬明春期间(今年12月~明年4月),预计最大用电增速将达9%左右,最大用电负荷同比增长8%。用电需求处于历史最高水平。

  马光文表示,在需求端,一方面电能替代发展比较快;另一方面城市化进程加快,居民生活用电水平也在增长,因此,用电需求增长比较快。但是,近年来四川的煤炭产能压减比较多,每年需要外地调入2000万吨左右,因此出现了电煤供应与需求的矛盾。

  统计数据显示,四川省煤炭产量逐年下降。2015年,四川省原煤产量6355.5万吨。2020年四川省原煤产量为2158.3万吨,同比下降1138.1万吨;2020年四川省原煤月均产量为179.9万吨,同比下降94.8万吨。

  不只四川,作为南方最大的产煤大省,贵州省在“十三五”期间完成关闭退出煤矿477处,淘汰落后产能7426万吨/年,生产煤矿平均单井规模净增20万吨/年,30万吨/年以下煤矿历史性全部淘汰退出。

  而重庆市更是基本退出了煤炭业。今年1月,重庆市政府批复同意将重庆能源集团所属14个煤矿列入化解煤炭过剩产能计划,原则上2021年6月底前依法关闭退出。这意味着重庆国有煤矿煤炭开采历史的终结。

  重庆市煤炭行业协会数据显示,重庆2014年有528个煤矿,至2020年底减至42个;2014年全市煤炭年产量4913万吨,至2020年底降至1748万吨。2021年关闭的14个煤矿,年产能1150万吨。

  在香港上市的煤炭企业恒鼎实业(01393.HK)董秘徐辉向第一财经表示,目前煤炭供小于求。过去几年,煤炭需求比较萎靡,但是从去年开始,出口大幅增长,刺激了制造业,带动电力需求上涨。从钢铁行业就可以做一个推断,最初是螺纹钢火爆,说明是基建和房地产需求量大;后面是冷轧和热轧,说明是制造业比较热。

  在此背景下,煤炭供应短缺,电力紧张。徐辉表示,电煤短缺造成煤炭价格大幅上涨,一吨电煤从几百元上涨到1500~2000元。而焦煤更是上涨到三四千元。

  多省派专班外购电煤

  为了应对即将到来的用电高峰,四川积极协调省外煤源保障供应。9月底,四川省经信厅先后赴陕西、山西、内蒙古等省(区)专项对接电煤采购工作。国庆节后上班第一天,相关省领导带队赴陕西争取支持。

  10月9日召开的四川电煤保供会议强调,要围绕煤炭资源千方百计保存量挖增量,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加快推进省内煤矿复工复产,建立与陕西、山西、新疆、内蒙古等兄弟省区能源中长期互保战略合作关系,形成多点保供格局。

  事实上,为了迎接冬季用电高峰,各省份在需求端推出有序用电、避峰让电、压减机关单位用电和景观用电等措施。而在供应端,则重点保障电煤供应,一方面,释放本地产能,挖掘潜力;另一方面,则加大外购煤炭和电力。

  四川省保供会议要求,首先要加大力度挖掘省内电煤增产增供潜力。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有关部门和相关市县加快隐患整改煤矿复产复工联合审批,推动煤炭产能产量有序释放,达产满产多供电煤。

  同时,继续争取国家对四川电煤供应更多支持,提升外购电保障力度。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将加大协调力度,与西北等省份尽快锁定外购电规模,最大限度提升枯水期外购电保障力度。

  其他省份也不甘落后。今年9月,吉林省派专人到内蒙古驻煤矿,逐一落实煤炭购销运输合同,把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对吉林省的各项支持措施尽快落到位;争取更多的进口指标,抓紧推进俄煤、印尼煤、蒙古国煤等外采计划。

  10月6日,辽宁省召开煤电保供工作专题会议,强调各地各有关部门和相关企业要从保民生大局出发,保证煤电企业资金接续。辽宁省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将加强省内煤矿调度,实行产量周报告制度。全面排查安全隐患,防止因安全问题导致停产影响煤炭供应。

  10月11日,河南省政府第136次常务会议也强调,要强化统筹调度,做好有序用电管理,加强电煤中长期协议跟踪落实,提升外电入豫供给能力,在保障安全生产前提下推动有潜力的煤矿释放产能,加快储煤基地建设,提高应急保障能力,确保今冬明春电煤供应。

  内蒙古、山西、陕西是北方煤炭大省,各地争相前往找煤。

  内蒙古能源局消息称,10月7日,内蒙古自治区能源保障工作领导小组召开会议要求,煤炭供应保障专班要督促煤炭企业不折不扣完成增产保供任务。目前,18个省(区、市)5300万吨煤源任务已全部分解到29户重点煤炭生产企业,采取点对点方式对应到各省(区、市)。

  今年以来,鄂尔多斯市累计获得临时用地批复露天煤矿107座,核定产能1.69亿吨。截至10月初,全市正常生产煤矿225座,产能6.4亿吨/年,全市日均产量超210万吨,达到今年以来高峰。

  9月29日,山西省与其保供14省区市签订四季度煤炭中长期合同。将14个省市区的煤炭保供任务分解到中央驻晋煤炭企业、晋能控股集团、山西焦煤集团、华阳新材料集团、潞安化工集团等企业。而其余保供任务由山西省各市煤炭企业承担。10月8日,山西省还成立了能源保供专班。

  徐辉表示,南方地区最大的产煤省是贵州,按照政府的要求,公司旗下煤矿都积极参与南方电网的电煤保供。

  截至7月31日,贵州省共有合法生产煤矿246处,产能14597万吨/年。贵州省提出,“十四五”期间,加快煤矿改造提升,每年新增产能2000万吨,到2025年全省煤炭产能2.5亿吨/年,单井平均产能60万吨/年以上。

  不过,徐辉表示,煤矿产能的恢复不会像生猪产能来得那么快。在经历了煤炭产能淘汰之后,煤炭生产主要是中大型煤矿,而一个中大型煤矿从建设到产出需要5年以上时间。因此,煤炭供应的缓解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相关推荐

2021的边缘户补助政策有哪些?边缘户具体指那哪些人?

2021年吉林省供暖时间规定是什么?具体是几月到几月份?

2021村干部纳入编制是真的吗?有哪些要求?

拓展阅读
快讯
热门文章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