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说明 2022经济工作稳中求进

2021-12-13 10:30

  2021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说明,2022经济工作稳中求进,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剑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明年经济存在相当程度的下行压力,“稳”是大方向,阶段性政策的重心将从调结构转向稳增长。

2022年稳字当头

  2021年12月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2022年经济工作。

  天风证券分析师宋雪涛认为,会议对明年经济工作的总体要求是“稳字当头”,这在政治局会议中应是首提,意味着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势头要有所改变,适度稳增长的必要性提高。

  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剑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明年经济存在相当程度的下行压力,“稳”是大方向,阶段性政策的重心将从调结构转向稳增长。

  “稳”是重中之重

  华创证券分析师张瑜认为,与既往会议“稳中求进总基调”措辞不同的是,本次政治局会议强调了“明年经济工作要稳字当头”,并附加了“着力稳定宏观经济大盘”“保持社会大局稳定”“继续做好六稳六保工作”,可谓四稳联奏,重要性非比一般。2022年是党的二十大召开年,需要的是更高意义的“稳”,更全面的“稳”。

  不过,在海通证券分析师梁中华看来,明年经济稳增长的压力是存在的。今年三季度GDP环比增速已经降至0.2%,剔除去年一季度疫情的特殊情况,这一增速是过去10年的最低增速。在消费弱复苏、地产和出口都可能负增长的情况下,明年经济或存在稳增长压力。

  国盛证券分析师熊园认为,和历次政治局会议不同,本次会议通稿并未提及后续经济运行的困难与挑战,也未提及经济下行压力,但鉴于四季度GDP增速可能跌破4%,以及根据11月以来李克强总理多次提及“我国经济出现新的下行压力”、央行三季度货币政策报告首提“保持经济平稳运行的难度加大”等表态,足见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大已是共识。

  与此同时,明年即将迎来党的二十大,经济增长、社会稳定是必需的条件。而根据“到2035年实现经济总量或人均收入翻一番”的目标,预计2022年我国GDP增长目标或在5.5%~6.0%之间。梁中华认为,2022年对于经济的增长是有一定要求的,这就需要政策更加积极。

  国泰君安证券分析师董琦认为,通篇来看,重申“六稳”,重视就业,稳增长的重要性明显高于7月政治局会议。7月会议强调高质量发展,而本次会议重申了“六稳”和“六保”工作。“六稳”和“六保”并非新提法,在2018年、2019年12月政治局会议中均曾出现,均是在经济面临一定的稳增长压力下。除此之外,还加入了“着力稳定宏观经济大盘”的新表述,民生领域也强调“兜住底线”以及就业政策,均指向了稳增长重要性的抬升。

  财政货币政策基调未变

  关于财政政策,会议提出“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提升效能,更加注重精准、可持续”,与之前会议的表述基本一致,但特别强调了“精准、可持续”。董琦认为,“精准”指向财政资金直达机制在民生领域的作用。2021年财政部将自疫情以来建立的财政资金直达机制常态化,资金规模从2020年的1.7万亿元增加到2.8万亿元,并通过动态监控、建立实名台账、实时预警及开展大数据分析等方式,使中央资金最快7天可直达基层。预计在政治局会议对财政政策“精准”的要求下,2022年这一机制仍将继续发挥基层“三保”的兜底任务。“可持续”表明中央对2022年及以后财政收支压力有充分的估计,财政积极发力但有限度。

  值得一提的是,梁中华认为,本次会议强调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提升效能”,延续了之前的表述。在经济总量回归正常后,今年财政积极力度明显减弱。截至目前,财政支出增速慢于收入增速,对传统基建的支持明显下滑。下半年以来,稳增长压力渐增,预计财政或更积极。考虑到财政收入难以保持较高增速,那么提升支出效能尤为重要。

  相对于财政政策,本次会议在保持“稳健的货币政策”的取向不变。在梁中华看来,在后续稳增长压力加大的背景下,货币政策的趋势性宽松是可以预见到的,但当前,由于供给端压制仍未完全放开、全球供应链修复缓慢,通胀压力仍然存在,同时,海外货币政策收紧预期有所加强,这要求货币政策的宽松更多体现在信用的宽松。“预计明年上半年有望进一步降准,甚至降息。”

  宋雪涛认为,会议关于货币政策的表述没有新的提法,但货币政策环境大概率保持友好。央行宣布将于12月15日全面降准0.5个百分点,释放长期资金1.2万亿元,部分置换降准当日9500亿元的MLF到期,跨年流动性大概率相对宽松,明年前置发行的专项债供给压力也将有所缓解,可谓一举多得。

  保障性住房加速推进

  此次会议对房地产的表述较为缓和,未提“房住不炒”,强调“推进保障房住房建设,支持商品房市场更好满足购房者的合理住房需求,促进房地产业健康发展和良性循环”。

  董琦认为,未提“房住不炒”并不代表对房地产调控的全面放松,2018年和2020年12月政治局会议也未提“房住不炒”,但均在随后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得到重申。与2020年12月相比,此次会议在提到促进房地产业健康发展之外特意加上“良性循环”,并强调“推进保障房住房建设”。这些都表明,未来房地产转型的大方向仍然是去金融化、回归居住属性。

  “推进保障性住房建设”是继棚改之后,国务院部署的又一项重大住房保障措施。今年7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发展保障性租赁住房的意见》,1~9月全国40个重点城市已开工建设72万套,完成投资775亿元。目前已有多个省市发布“十四五”期间的保障性租赁住房建设计划,预计将在明年形成投资额3000亿元、新开工面积8400万平方米,拉动房地产投资增速1.0%、新开工面积增速2.1%。

  董琦认为,会议强调“支持商品房市场更好满足购房者的合理住房需求”,进一步印证调控边际趋松是托底而非刺激。近期针对房企和居民的房地产相关融资均有所松动,包括允许部分房企在银行间市场发行债务融资工具,居民按揭贷款发放进度加快等,但均是围绕“合理需求”而开展的政策在执行层面的纠偏。房地产调控框架已经形成,加之仍有房产税改革尚未落地,地产调控政策难言全面放松。

  在宋雪涛看来,“促进房地产业健康发展和良性循环”是对房地产政策一体两面式的要求。房地产行业健康发展要求房子回归消费属性、行业去金融化,但此前部分房企过度加杠杆,导致在政策收缩期出现违约风险,大型房企违约又将导致金融机构授信进一步收紧,循环往复形成系统性金融风险。良性循环是既让过度加杠杆者出局,又要防止一刀切政策引发信用正反馈式收缩。随着恒大债券违约“靴子落地”,房企融资环境有望进一步放松。

  促进消费持续恢复

  政策转向稳增长,扩大内需是重要一环。

  会议对扩大内需战略的第一条要求落在了消费。今年1~10月,社零的两年同比增速仅为4.0%,大幅低于疫情之前2019年的8.0%,严重削弱了经济的内生动能。

  宋雪涛认为,去年疫情发生之后,国内经济复苏的主要力量来自出口高景气和房地产高韧性,而今年下半年房地产调头回落后,经济下行压力陡然加大。虽然当前出口景气度仍在高位,但更多是仰仗国内疫情防控的相对优势,未来走势有较大不确定性。因此,稳字当头的经济诉求下,提振消费、强化经济内生动能的必要性明显提升。

  熊园认为,每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会提出下一年的6~8项重点工作。从本次通稿来看,摆在第一位的是“实施好扩大内需战略,促进消费持续恢复,积极扩大有效投资,增强发展内生动力”,预示明年当务之急是刺激消费、扩大投资。

  值得关注的是,会议提出“积极扩大有效投资”。在梁中华看来,今年以来,基建投资增速明显下行。面对稳增长压力,预计基建边际或有修复,其中传统基建难以高增长,而新基建的投资将会增大,尤其是新能源领域。

  熊园认为,促消费有效的办法可能不多,“积极扩大有效投资”应指基建发力,包括重大项目等老基建,以及新能源、轨道交通等新基建,要关注“有效推进区域重大战略和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的具体部署,尤其是都市圈、城市群对轨交的带动。

  要恢复消费,既需要“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也需要相关政策的适度支持。在宋雪涛看来,好在当前大部分居民的消费倾向尚未出现永久性回落,如果明年国内疫情压力缓解,促消费政策积极落地,消费增速有望重新提升。

相关推荐

2022退伍军人春节补贴政策 具体会补贴多少?

2022年新规正式实施 具体的规定有哪些?

农村村干部有补贴吗?具体会补贴多少?

拓展阅读
快讯
热门文章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