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三男生回应洗鞋两月赚8万被质疑 洗鞋行业收入究竟如何?

2023-04-16 00:54

  如今洗鞋行业近两年在市场上有了很大的扩充,人们开始选择更专业的洗鞋方式,近期一大三男生回应洗鞋两月赚8万被质疑,那么洗鞋行业收入究竟如何?

  4月11日,自称是武汉东湖学院大三学生的小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他开洗鞋店两个月,每天收鞋七八十双,“定价19.9元到39.9元,纯利润七八万元”。大学生创业收获颇丰,此事迅速引多家媒体转载,一度冲上热搜。对此,武汉市洗涤行业资深人士指出,“两个月纯利润七八万元”不符合市场行情。“毛收入七八万元有可能”。

  4月14日,上游新闻记者通过调查发现,小张之前的表态不实。他的洗鞋店两个月营业收入最多七万元,还要从中支出两万元给两名固定店员,一万二千元给六名兼职人员以及支付水电费。

  小张说:“媒体报道后我红了,现在考虑用流量变现,和我合作要给9000元‘学费’、9000元机器费。今天四五家媒体说要采访我,我没准备好,没同意。”

  最近几年网络上越来越多的暴富神话,比如“夫妻摆摊日入9000元”“女生靠摆摊还清百万负债”“女大学生收破烂月入过万”等,经媒体报道后,引来舆论质疑。对此,有评论文章指出,面对一些“造富”的个例,年轻人还需三思切莫头脑发热。如果不能保持理智,贸然进入市场,最后也只能成为被市场割掉的“韭菜”。

  自称洗鞋两个月纯利润七八万元

  穿着讲究、帅气的小张今年22岁,自称是武汉东湖学院计算机专业大三学生。公开信息显示,2011年4月,武汉大学东湖分校转设为独立设置的民办普通本科高校,更名为武汉东湖学院,在校学生1.7万余人。

  小张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开洗鞋店前他曾经做过娱乐主播,和人聊天,上传视频段子,没赚到钱,纯属娱乐。4月11日,他接受媒体采访时讲了自己的创业经历:自己喜欢鞋子,看到别人的洗鞋工厂后,觉得在学校给学生洗鞋会有市场。为此,他从打工仔做起,帮洗鞋店老板收鞋、赚提成。本学期开学后,他自己开了一家洗鞋店,为打开市场,他会去“扫楼”收鞋、送鞋。

  小张告诉媒体,如今他的店一天可以收到七八十双鞋,一双鞋洗好的价格在19.9元至39.9元之间。他说:“洗鞋店到现在为止,差不多有个七八万元,就是纯利润。这个投资很小,但是盈利很可观。”

  谈及未来打算时,小张表示,他打算教大学生洗鞋技术,然后让他们自己开店。他不满足于单纯洗鞋,因为一年也就赚二三十万元。他要招商,做大做强后,扩大洗鞋店规模,开一家洗鞋工厂。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此事被媒体报道后,多家媒体转载时用的标题是“大学生开洗鞋店两个月赚8万元”“大学生给同学洗鞋两个月赚8万”。

  小张称,他的社交媒体上有个标签:正在创业的在校大学生。他发布收鞋,洗鞋时的工作视频,结果有媒体记者给他发私信,提出采访请求,他同意了。“开始没在意私信,现在想想是机缘巧合。”

  小张的洗鞋店位于武汉市江夏区大花岭小区一楼,店名叫“潮鞋帝鞋户”,招牌下方挂着一个“洗鞋修鞋”的电子灯箱。工商信息显示,“潮鞋帝”是湖北某公司旗下的商标,商标状态是注册申请中。

  小张的店面面积约25平方米,店内有一张前台桌子,两个鞋柜,一台约1米高,1米宽的半自动洗鞋机,机器旁边是一个水池,店内还有一台筒式甩干机,一台烘干机。

  武汉市洗涤行业资深人士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上述洗鞋设备较为简陋,和专业洗鞋工厂的设备没法比。“专业洗鞋工厂洗出来的鞋子很亮,我看了下他鞋柜上洗好的鞋子,颜色有点暗。”

  小张的名片正面写着洗鞋、修复、翻新;背面印有:普通清洗类(水洗),不掉色帆布鞋,统一9.9洗鞋;精致清洗类(干洗),双网面鞋、掉色布鞋、绒面鞋等统一 19.9洗鞋;特殊材质鞋,奢侈品鞋统一39.9.

  4月14日,上游新闻记者来该店探访时,店内只有一名女店员。她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小张下午下课后,会去学校收鞋,然后拿回店里洗,第二天将鞋送还客户。洗鞋主要靠小张、小张的同学以及请来的洗鞋师傅。她的主要工作是前台,忙不过来时,她也会帮忙洗,月工资是四五千元。“店里一天要洗七八十双鞋。”

  在记者探访的过程中,没有一人进入店内咨询。女店员说,他们主要做学生的生意。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该店3公里范围内,有两所高校和一所职业技术学院。

  店员介绍,小张要考试,要晚点才能来洗鞋店。下午5时许,上游新闻记者以商谈合作的身份拨通了小张的电话,当记者提出见面请求时,小张说:“今天太忙了,下午接待了好几拨外地来谈合作的,没有时间,有时间了再告诉你。”在被问及“两个月七八万元纯利润”是否有水分时,小张在电话中说,纯利润就是七万元。

  “七八万元”是洗鞋旺季两个月营业额

  经反复沟通,4月14日晚8时,上游新闻记者以商谈商务合作的理由跟小张见了面。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小张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自己两个月赚七八万元时,还说了“刚开始流水三五百元,现在每天流水两三千元”的话。

  14日晚见面时,小张告诉上游新闻记者:“我两个月的纯利润是七八万元,欢迎任何形式的打假。洗鞋的利润不太高,修复鞋的利润高,一双六十元,一百元都有可能。懂技术的话,没啥成本,滴点药水。”

  深入交流后,小张坦言,店面租金每月1600元,他已交了一年。七八万元是含会员充值金额在内的营业收入。他要从中支出店员和洗鞋师傅的工资,每月一万元;支出6个兼职人员(收鞋的学生)的提成,每月一共6000元。在洗鞋店干活的还有他和他的女助理。“水电费不高,水可以循环利用的。”

  换句话说,两个月七八万元不是纯利润而是营业收入,扣除大约3.2万元的人工工资,他和女助理还得干活,两人两月到手不超过3.8万元。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二三月是洗涤行业的旺季。小张说,淡季时营收没有七八万元,可能只有三四万元。

  小张说,经过之前记者的采访,他火了。他现在打算跳出“收鞋、洗鞋”的具体事务,要去“做管理”,做“设计者”,去“孵化”更多的大学生开店。找他开店,他不收加盟费,但要收约9000元的“学费”、约9000元的“机器材料费”。

  小张认为,如果他孵化大批学生开店成功,他收到的学费和材料费是一笔可观的收入。

  交谈中小张透露,14日当天,还有四五名记者要采访他,他都拒绝了。“舆论是把双刃剑,我今天没啥准备,所以不接受采访。媒体需要我这样的创业大学生作为报道素材,等我准备好了再接受他们的采访。”他很直白地表示。

  面对“造富神话”保持理性头脑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近段时间,一些“造富神话”的案例屡屡冲上热搜,同时也饱受舆论质疑。

  3月中下旬,媒体报道郑州一名黄姓女大学生,穿着得体的衣服上门收破烂。她在媒体上说:“收破烂月入过万,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财富自由,不应该让学历成为束缚自己的枷锁。”此事随即引发热议,北京青年报记者深入采访得知,黄女士是河南循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和大股东,该公司注册资本500万人民币,旗下运营有“么丢”废品回收小程序。当客户表示有废旧物品后,工作人员会提供上门回收和估价服务,目前主要由黄女士在运作。

  3月下旬,有媒体报道一对义乌95后夫妻“摆摊卖小吃日入9千元”。引发质疑后,丈夫回应:“平时的日营业额在六七千元,那天正好电视台来摊位录节目,搞得跟拍电影一样,吸引很多人,并且围观的人一直增加。加上又是周末,导致那天的生意异常火爆,比平时多卖2000元左右,但是我们生意本身也不错。9000元不是夫妻两人完成的,还有两名员工参与。”

  同样是3月下旬,有媒体报道“女生靠摆地摊还清百万债务”,内容却是女子摆地摊后,做自媒体,然后有粉丝,再做供应商,做供应是利润的大头。

  评论员金芮宏撰文指出,能够被公众看到的“造富”故事很大程度上存在“幸存者偏差”,如果缺乏准备盲目跟风加入其中,很可能会黯然收场。面对一些迅速“造富”的个例,年轻人还需三思,切莫头脑发热。

相关推荐

国务院批准中国电科、华录集团合二为一 “数字产业巨无霸”

国务院批复:支持北京扩大开放 来看7大重点措施

北京扩大开放服务业试点:提升服务领域贸易投资合作质量和水平

拓展阅读
快讯
热门文章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