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审下的IPO企业大检查 “手段”不断升级

经济观察报 2018-03-25 13:48

  投行业态生变

  伴随着发行市场的变化,投行业务生态也在发生改变。“大投行三年净利润不足1亿的这类项目比较少,影响有限,我们是1个亿以下的项目都不能立项。小投行拿的项目都是三四千万利润,对于他们来说会比较艰难。”上述银行系券商投行人士称,未来投行业务会很难做,去年出了减持新规之后,再融资和定增业务近乎停滞,现在IPO数量估计也会有所减少,保荐费从短期来看会受到影响。

  与此同时,客户也非常“挑剔”券商,伴随着政策不断变化,对上市企业财务门槛的日益提高,大券商由于投行业务(包括IPO、并购重组、再融资、公司债)的均衡发展和对全能型从业人员的培养,日益与小券商拉开差距。

  王浩表示,“以前政策宽松,过会率高,大券商跟小券商竞争力没有太大差距,有些券商没什么资源,招股书也写得很烂,但是保荐的企业一下子就过会了。现在政策收紧,客户明显更偏向于大型券商,因为大型券商综合服务能力强,更规范,过会能力也强,不会说因为今年IPO政策突变投行业务就全部‘瘫痪’,而且大券商大部分投行从业人员每项业务都能开展。有些小投行的投行人员只做过重组或者IPO,综合业务能力有所欠缺。”

  但另一扇门也在打开。随着“新经济”和“独角兽”企业、尤其是生物科技、云计算、人工智能和高端制造业“独角兽”的异常火热,证监会采用CDR的设计向它们伸出A股上市邀请的橄榄枝,也给投行带来了新的业务机会。

  接受记者采访的投行人士多数认为,发行CDR都是大型券商的囊中之物,小券商或许边都沾不上。

  上述华南券商保荐代表认为,投行的IPO业务减少,也在倒逼投行转型,寻找一些更受国家鼓励的企业去推荐上会。

  “现在各大券商都在争抢‘独角兽’企业,我们董事长和投行老大天天在跑,这轮就看BATJ等企业回归项目各家能抢到几家了。”王浩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