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的两种能量 INK银客集团在实践

用户投稿 2018-03-26 11:45

 

  “金融有两种能量。一方面,金融改变生活,可以兴邦、可以富民强国,另一方面金融的破坏力也很大,所以要把握好这两种能量。”亚洲金融合作协会秘书长杨再平如是说。

  3月21日,在2018年两会结束后的首个金融行业沙龙——人民政协报第18期财经智库沙龙上,众多全国政协委员、民建会员、中国银行协会代表同INK银客集团、蚂蚁金服、红岭控股等知名互联网金融企业代表汇聚一堂,探讨金融创新和资本市场赋能实体经济。与会代表表示,服务好实体经济,无论是金融机构创新服务,还是资本市场灵活施测,都要充分发挥好“端盘子”精神。

  服务实体经济,供应链金融如何发挥作用?

  供应链是党的十九大中的“热词”。业界普遍认为,打造现代化的产业供应链,有利于提升劳动生产率,进而培育新增长点、形成新动能。

  “供应链金融以核心企业为主,服务于众多上下游企业,围绕这个核心企业形成供应链闭环,金融机构在为整个供应链闭环的服务中,伴随着金融创新而产生了供应链金融。”中国银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张亮表示。供应链环节之上大量中小微企业,可以不断通过技术改造、产品创新推动我国众多产业提质增效,而对于如何防范供应链金融风险,张亮进一步提出,“防范供应链金融风险,需要建立起在线评级和主体评级相结合的风险体系,确保整个借贷资金具有真实的贸易背景、贸易交易,同时资金流要进行全程的监控,确保资金流向实体经济。”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部副主任张水波从信息技术创新角度对供应链金融如何服务实体经济提出了观点,“做供应链金融首先必须要建设很好的企业、政府大数据库,供我们做信息查询,以便对决策做出准确判断。系统风险必须用系统思维来解决,我们每个人在大经济环境下,发明一些制度,发明一些技术供我们系统地解决风险问题,这才是考验我们人类的智慧。”

  如何让资本市场赋能中国企业发展?

  数据显示,在我国的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中,企业债券占比达到16.8%,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占比7%,二者合计达到23.8%,仅接近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的四分之一。而美国等发达国家的情况刚好与我国恰恰相反,大约70%的融资是通过直接融资手段实现的。

  对于如何让资本市场赋能中国企业的发展,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贺强指出,“目前我国的货币供应量相当大,到去年年底已经达到了172万亿,但大量资金流入了虚拟经济,实体经济严重缺乏资金,融资难、融资贵已经变成常态。”胡强把虚拟经济比喻成是一个巨大的资金“堰塞湖”,并提出必须在湖上面打出一个突破口,把“堰塞湖”的水引入千家万个企业,而这个突破口就是资本市场。对于如何发展资本市场,胡强进一步提到,“要大力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中国的企业是多层次的,只有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才能更好地为不同层次的企业提供服务,才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资金脱虚向实的问题。”

  服务实体,管控风险,金融科技如何作为?

  随着金融科技对我国金融业改造的深入,我国传统金融机构的生产体系也正从一个封闭的体系走向一个开放的体系,众多金融科技企业,以其专业化、垂直性及对客户和市场的了解,开始介入传统金融机构的金融体系,成为金融领域的主要参与者。

  数据智能集团INK银客副总裁李飞表示,“通过技术创新,将传统金融的成熟风控与科技高效结合,能够让更多中小微企业和群众均等地享受到全面、高效、便捷的金融服务,是促进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有效路径之一。”对于如何通过大数据技术来有效控制金融风险,李飞进一步分享了INK银客集团旗下业务线全能数据的智能风控系统,“全能数据借助自身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领域的技术优势,通过大数据采集、建模、分析与应用等技术手段,为用户提供智能征信系统服务,利用机器学习为核心的风控技术,通过多维度、非线性识别严把风控关。通过采集用户数据样本与社交关系网络,从多个维度分析客户风险特征、开发大数据决策引擎,结合人工审核校验,有效控制客户潜在风险,快速实现信用评级。”

  正如亚洲金融合作协会秘书长杨再平所言,“金融有两种能量。一方面,金融改变生活,可以兴邦、可以富民强国,另一方面金融的破坏力也很大,所以要把握好这两种能量。” 对于金融监管问题,各大金融科技创新企业纷纷对包容性监管提出了向往和期待。

  蚂蚁金服支付宝副总经理王佐罡表示,“总结中国金融科技发展的十多年经验,监管包容给我们市场创新非常大的空间,但我们仍然希望建立一个既能够防风险又能够支持创新发展的制度环境。”

  INK银客集团副总裁李飞提到,“INK银客集团的发展过程很好地诠释了非银行机构类的科技金融企业是如何帮助实体经济发展的。作为行业从业者,我们对国家防风险的一些考虑非常理解,但我们同样希望监管部门可以更多地倾听企业的声音,可以给金融科技更多的创新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