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出口订单大幅取消 我们的出口真不行了吗?

2020-09-24 10:23

  到底是什么在“卡脖子”

  外贸形势起伏难测,就算手握订单,回款之前,外贸企业的心都是悬着的。

  “之前国内疫情严重时,是海外客户催我们赶紧复工复产。到了3月份,海外疫情暴发蔓延,一直催货的客户隔离居家办公,确认订单的速度慢了很多,有的要求暂停订单生产,有的希望延期交货,有的提出要取消订单。”白二云长期从事外贸,知道外贸大客户长期合作建立的信任极其难得,“虽然合同里有不可抗力条款,但我们最困难的时候没有提出使用这一条款为自己免责,合作伙伴遇到困难,我们也是尽量协商,能暂停生产就暂停生产,能暂缓发货的就暂缓发货。最近的统计表明,我们已落实订单取消的比例大约在7%,影响还比较小。”

  跟订单取消比起来,外贸企业最头疼的是跨境物流价格飞涨,且时效难以保障。据白二云介绍,疫情期间,国际航运的运力下降,羊绒衫运到海外的运费翻了一倍都不止,“如果走空运,运费将占到成本的3%,所以我们尽量跟客户沟通走海运。希望政府能够给外贸企业一些物流方面的补贴”。

  相比之下,因为利润够高、货物又是小件,合创工艺品生产的嘻哈风饰品可以负担大幅上涨的跨境物流费用。俞金松很庆幸公司的转型,“别人做低价,平邮涨价之后就做不了了,我们高客单价产品可以承受更高的物流成本。现在我们小商家订单用商业快递,消费者个人订单走速卖通联合菜鸟提供的无忧物流,不仅价格低于市场价,还提供晚到即赔等服务,也解决了外贸企业的难题。如果还卖过去那种售价一两元的小饰品,恐怕就难了。”物流价格波动是市场因素,目前只能靠企业自己消化。

  除了飞涨的物流和保险费用,朱英华还在为另外一个问题发愁。采访前一天,朱英华接待了印尼经销商,对方带来了印尼市场新的定制要求——一款小型手持挂烫机。但朱英华跟团队碰头后发现,挂烫机出口印尼需要通过SNI认证,团队询价后发现国内认证机构对SNI认证的报价高达6万多元,时间要一年多。

  “不说6万元到底贵不贵,等把这个认证做完,这个市场机遇期恐怕就过了,可没有这个认证,产品就没有办法通关。”朱英华感叹,以康佳团队在出口认证方面比较充足的人手和经验,也很难在国内众多认证机构里找到合适的,筛选成本、时间成本都太高。

  记者调查发现,出口认证问题已成为外贸企业不大不小的障碍 ,此前在防疫物资出口过程中,多家中国企业就吃过“暗亏”,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认证监管司负责人曾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公开回应,称“中国现在经过批准的有600多家认证机构,从事产品、服务、管理体系等认证,这些信息在国家认监委的网站上都可以查询到。企业如果要做认证,一定要找具有相应合法资质的机构。”

  不过对于外贸企业来说,要在这600多家机构中找到合适的那个,似乎并不那么容易。记者在网络上搜索欧盟“CE认证”、美国“FDA注册”、印尼“SNI认证”,跳出来的是一堆代理机构和广告,其中蕴含的是商机还是陷阱,让外贸企业不得不谨慎对待。而在全国认证认可信息公共服务平台上,只能通过名字和认证类别查询认证机构,信息非常有限,无法直接体现该认证机构的信誉。面对难题的朱英华非常希望,相关管理部门能够给他们这些外贸企业提供“更靠谱”的认证机构名单与更便捷的认证服务流程 。

  不能放弃海外市场

  采访中,虽然记者接触的外贸商家所处的领域不同、面临消费群体不同、企业规模背景不同,但有一点却“不约而同”——他们都坚定地表示,必须要坚持“走出去” 。

  “羊绒算是高端消费品,海外市场需求更大,因此鄂尔多斯羊绒一直都是两条腿走路,鄂尔多斯建厂40年来,外贸占50%以上。”白二云说,“这意味着我们没有办法直接把外贸转成内销,因为内销市场已经存在,竞争也很激烈。”

  更重要的是,他在跟海外伙伴的沟通中清晰地意识到,海外市场对中国产品的需求依然强烈,只是物流、供应链暂时受阻,“电商渠道、轻奢产品线的销售已经在恢复,我们不能放弃海外市场。”白二云告诉记者。

  合创工艺品的市场重心同样锚定在海外。“我们在国内的淘宝、1688都有店,但从数据来看,还是海外市场增长最快。我们自己也分析过,不太适合转回国内,嘻哈在美国是主流,整个嘻哈风消费品市场都在上行,但是在国内还是小众,市场容量不够大,而且我们整个产品设计、定位都是按照海外市场准备的。”俞金松说。

  合创内部把疫情看作品牌再上一个台阶的契机。“合创工艺品在义乌小饰品企业里目前处于高端,已经跳出了价格战的‘红海’。疫情之后,低端品牌首饰承担不了上涨的物流费用,在海外市场份额就会下降,这反而是我们的机会。我们希望让外国消费者了解,中国小饰品不是只有低端产品。”俞金松透露,他们已经在疫情期间囤了不少金银原料,准备推出14K金的升级产品。

  “做外贸需要中国自己的平台。 ”俞金松告诉记者,亚马逊和速卖通是各有千秋,外贸企业都不会错过,但从他自己的体验来说,还是中国平台更了解中国企业,“例如在疫情期间,速卖通会结合国内复工复产形势及时反应,将限定的发货时间延长到21天,让外贸商家有充分的时间备货生产。但是跟亚马逊,就只能靠邮件来回沟通”。

  作为老牌国货,康佳在海外市场算的是一笔长远账。“疫情带来的物流、保险费用上涨确实比较多,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也帮助企业淘汰了一批竞争对手。像康佳这样在海外知名度还不高,但是产品质量过硬、供应链能力强大的企业,此时愿意承担费用,就能够抢占不少空出来的市场份额。”朱英华告诉记者,疫情期间,在西班牙、波兰、俄罗斯等市场,因为康佳愿意支付较高的物流费用和保险费用,抓紧空白期进入,当地订单已实现数倍增长。

  “拉长了时间算经济账,是康佳坚持外贸多元化发展的原因之一。海外市场更新换代没有国内这么快,国内两三年前的产品在国外还有一年的销售周期,再加上中国有供应链优势和成本优势,从经济账上来看,外贸市场值得投入。”

  但朱英华强调,康佳更看重的是,当中国产品成为海外消费者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们与中国制造的联系会更加紧密,对中国的认识会更加直接。从这个角度上看,中国企业坚持走出去,不仅是为了挣钱,也是在描摹中国制造的远方 。

相关推荐

2020美国黑五节中国的哪一天?美国黑五打折什么时候开始?

蛋壳公寓再度成被执行人!蛋壳公寓会宣布破产吗?

美国黑色星期五 黑五”网购人数或首次超过到店购物

拓展阅读
快讯
热门文章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