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与绿色共舞 经济与社会并进

2021-03-23 17:54

  迈入二十一世纪的人类社会,“数字”与“绿色”成为频率越来越高、强度越来越大的时代关键词。二者的琴瑟和鸣,将决定人类的命运。

  数字化发展与绿色发展,绝非各自而行,而必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数字化发展与绿色发展,只有深度融合相互促进形成合力,以“数字化转型”和“绿⾊转型”整体驱动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治理方式变革,才能真正构筑起“数字与绿色共舞,经济与社会并进”的绿色数字化发展新格局,以此促进高质量发展。

  数字经济呼唤绿色发展

  毋庸置疑,以信息通信技术为基础的数字经济,已成为世界各主要经济体增长最为迅猛的经济形态。

  近年来,我国数字经济快速发展,在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中的地位和作用日益突显。数字经济,既有利于提高全社会资源配置效率,推动技术革命和产业变革朝着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方向加速演进,又有助于国民经济循环各环节的贯通。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数字经济增加值规模达到35.8万亿元,占GDP比重达36.2%,占比同比提升1.4个百分点,按可比口径计算,2019年中国数字经济名义增长15.6%,高于同期GDP名义增速约7.85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我们必须高度关注甚至警惕的是——数字经济喜报频传的背面是惊人的耗能与碳排放。

  剑桥大学最新数据显示——支撑比特币运转的区块链系统,年耗电量超过阿根廷、荷兰和阿联酋的年耗电量,具体数字接近1200亿度。刷一次比特币交易消耗的电力相当于刷45万笔信用卡。

  数据中心承载着数字社会的血液流动,价值巨大,耗能亦巨大。数据显示,美国数据中心耗电量早已超过全美社会总用电量的5%;2018年,中国数据中心耗电量已达全社会总用电量的2.35%。5G基站亦存在和数据中心同样的现实矛盾,每个基站的耗能大概是4G的2-3倍,其总耗能估计是4G的4-9倍。更强的5G网络,自然也意味着更高的耗能与更多的碳排放。

  针对数据中心和5G基站的高耗能与高排放,必须全面贯彻绿色发展理念,加快发展方式绿色转型。

  根据赛迪顾问统计,2019年中国整体数据中心耗能中约有43%是用于信息技术设备的散热,基本与45%的信息技术设备自身的耗能持平。可见减少散热的功耗来降低数据中心耗能,从而建设绿色数据中心已势在必行。

  除了散热技术的升级换代,清洁能源的使用也能有效降低数据中心带来的碳排放。自2014年以来,苹果公司世界范围内的所有数据中心均已实现由100%可再生能源供电。位于美国内华达州里诺郊外的里诺技术园区,一座占地180英亩的太阳能发电站正在为苹果公司内华达数据中心供电。该项目可向苹果公司输送50兆瓦的可再生能源,与该公司位于内华达州的其他三个太阳能项目总计供电270兆瓦。

  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通过共享频率资源合建5G接入网,基站总数预估减少20%-30%,不仅节省投资更带来了耗能与排放的大幅降低。部分发达国家正在研究利用氢能作为通信基站的能源体系。以能量密度比较,氢是木材的1000倍、煤的6.8倍、汽油的3.3倍、天然气的3.4倍。氢能如在中国成功大规模投入商业利用,无疑将大大减少碳排放,早日实现碳达峰、碳中和。另外,通信基站的最大化利用,亦能较好的降低单位GDP的碳排放。中国铁塔正在推动“通信塔”向“数字塔”的演进,通过与有关部门、相关机构合作,推进国家信息通信基础设施与环境监测预警基础设施互补共生,构建科学化、专业化、智能化、精细化的全国环境监测防灾减灾救灾体系,共同营造多方参与的共建、共享、共治环境监测防防灾减灾救灾社会化格局,这也是绿色发展的典型路径。

  数字生态期待和谐共生

  面对以算法、算力与数据共同驱动的新型数字社会,全社会还需共同促进,走上一条更加健康更加规范的绿色发展之路。

  “无现金社会”导致盲人与老人的尴尬,“厕所取纸先刷脸”导致公民个人隐私的流失,未成年人沉迷于网络游戏与色情直播,大学生受诱惑过度消费、超前消费,算法推送大流行导致信息茧巢暴增,等等。当数字巨头全面进入城市居民日常生活时,也会挤压原有城市空间,“宅经济”导致缺乏人气的无活力城市的蔓延,受损的将是城市居民生活所必需的和谐生态。相较于传统经济,平台经济带来了灵活就业,但劳动者和平台如果只有劳务关系而无劳动关系,劳动者不具备法律意义上的雇员身份,就难以获得有力的相应权益保障。

  目前老龄群体中,触网的仍是少数。2020年9月,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第四十六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6月,中国网民规模达9.40亿,其中60岁及以上的网民占10.3%。这意味着,至少仍有超1.57亿老年人处于所谓的数字鸿沟之中。在现实生活中,对于年轻人来说轻而易举的事情,对老年人来说可能格外困难。比如,移动支付、网上银行、网上预约看病、扫码点餐、网上预约打车,就连进公园也要扫码,让一些没有触网的老年人感到十分不方便。智能手机俨然已是数字社会的通行证,却无形中为老年人树起一道电子围栏,让老年人深刻地感受到出行难、看病难、办事难。 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推进智能化服务要适应老年人需求,并做到不让智能工具给老年人日常生活造成障碍。”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亦有不少代表、委员围绕数字技术如何“适老化”展开热议。

  绿色生态渴望数字化助推

  建设美丽地球需要营造绿色生态,营造绿色生态需要绿色发展,绿色发展亟待数字化发展助推。

  放眼中国乃至世界,诸多投资巨大的太阳能发电站、风力发电站等绿色能源基础设施,因缺乏能源互联网的智能支撑,无法精准预测需求,屡遭“弃光”“弃风”的尴尬与损失。而美国通用电气在风力发电领域的预测性维护云平台利用一系列数字化技术,通过传感器实时采集运行数据,然后利用迭代优化过的算法得以预测系统运行状态,由此大幅降低停机频率及维护成本。

  我国城镇污水处理规模达每天两亿吨,污水处理行业能源消耗和碳排放量占比社会总排放量达1%-3%,其数字化发展程度却令人担忧。

  为鼓励发展电动汽车,我国政府曾经给予高额补贴,但某些单位为了拿到补贴,采购电动车却闲置不用,由此造成了严重的浪费,这也是缺乏数字化远程监控的不良后果。

  城市轨道交通、公交、铁路等绿色出行基础设施,节能产业与农业林业牧业等绿色生态产业,数字化转型升级进程也存在脱节于时代的严峻现实。

  绿色数字化赋能高质量发展

  绿色数字化发展,是对时代的呼应与共振,正为我们这个时代创造着新的伟大奇迹,必将带来一场深刻的社会进步。

  “十四五”时期是我国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第一个关键五年,同时也是碳达峰的关键期、窗口期,“十四五”规划纲要这份宏伟蓝图和行动纲领则指明了高质量发展的新底座与新引擎——“数字化发展”与“绿色发展”。

  数字化发展与绿色发展绝非各自孤立而是天生有缘,存在必然的相互需要与相互助力关系,这种内生逻辑决定了二者注定会形成合力——绿色数字化发展。

  绿色数字化发展绝非单纯的技术革命和产业变革,亦非简单的“数字经济+绿色经济”或“数字化+绿色化”。绿色数字化发展,不仅依靠自然科学的进步,亦要仰赖社会科学的指引。只有坚定不移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数字化发展与绿色发展深度融合相互促进,才能真正构筑起“数字与绿色共舞,经济与社会并进”的绿色数字化发展新格局。

相关推荐

快手2020年净亏损1166亿元 超五成收入来自于直播

链家上海下架万套二手房源 2021年上海房价会跌吗?

拼多多新任董事长陈磊 超越阿里巴巴亚马逊

拓展阅读
快讯
热门文章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