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买菜被曝大裁员 叮咚买菜大裁员是真的吗?

2022-01-13 14:39

  叮咚买菜被曝大裁员 叮咚买菜大裁员是真的吗?2021年第三季度营收为61.9亿元,同比增长111%;但净亏损高达20.1亿元,上年同期的净亏损为8.29亿元。

叮咚买菜被曝大裁员

  2021年11月,叮咚买菜交出了一份喜忧参半的三季度财报。

  财报显示,2021年第三季度营收为61.9亿元,同比增长111%;但净亏损高达20.1亿元,上年同期的净亏损为8.29亿元。

  随后的12月,叮咚买菜就传出了裁员的消息。有员工表示,采购、算法、技术等核心部门裁员比例从20%到50%不等。叮咚买菜方面向新浪科技回应称,目前公司各项业务均是正常运转状态,个别变动属小范围公司正常组织资源调整。

  不过,裁员一事并非空穴来风。有员工表示,相比公司巅峰时期员工总数已经少了上万人。

  传开启大裁员,官方称正常调整

  一位认证为叮咚买菜员工在社交媒体上透露,叮咚买菜已经开启大裁员,采购50%,算法30%,运营30%,招聘10%-20%。

  而在裁员的赔偿方面,大多数员工表示,只有N,没有N+1。一位员工称,“已经裁员了,部门一天走了三个同事,电脑都收走了,公司N+1不给,赔偿N,没谈拢。同事准备仲裁了”。

  值得注意的是,试用期员工成了重灾区。有员工质疑,叮咚买菜在裁员过程中挑了不少试用期员工下手,还威逼利诱想不给或少给补偿金。“试用期6个月,在最后一个月下手裁员,还想尽量不给赔偿。吓唬不懂法的小白说试用期公司没有给补偿金一说,如果你坚持要补偿金,他们就表示如果走仲裁,要经历3个月至半年以上,很耗费精力,还会让背调、职业履历都变得不好。反正我有同事就这么被劝,然后乖乖自离。”

  实际上,叮咚买菜此前就被曝出了强制给前置仓服务站员工排休的消息。

  据媒体报道,叮咚买菜部分履约站点强制配送员排休,甚至出现一个月内强制排休将近半个月的情况。有配送员反映,叮咚买菜对前置仓下达了人效指标,由于部分站点总单量不足,每个配送员又背负了一定绩效工作量,因此叮咚买菜选择将部分配送员强制无薪排休,而休息期间没有底薪。

  一位深圳区域的服务站员工反馈称,刚刚加入时,所在站点有分拣6人、夜班4人、仓管4人、水产4人、配送27人,而现在只剩下分拣2人、夜班1人、水产1人、仓管1人、配送8人。而为了控制人效,提高配送小哥的人均单量,完不成就要强制安排休息。

  “就是为了怕大规模裁员赔钱,强行排休,为了让员工自己离职”,他质疑道。

  在多个岗位裁员之下,有内部员工表示,巅峰时期公司员工数量(包含配送员)高达6万多人,而现在只剩下6万人左右。“看下人数,少了上万人…..”。

  另有消息称,此次裁员之后,2022年第一季度结束还有一批。

  针对裁员一事,叮咚买菜方面向新浪科技回应称,脉脉上的信息不实,我们之前已经辟谣。目前我们公司各项业务均是正常运转状态,个别变动属小范围公司正常组织资源调整。

  此前,针对脉脉上有叮咚买菜员工曝光的裁员消息,叮咚买菜曾在脉脉上回复称,公司运营正常,无裁员计划和指标。部分岗位根据业务发展需要,正常有序调整。

  三年累计亏损超百亿,

  能否扭转困局?

  裁员背后,与叮咚买菜的财务状况密切相关。

  叮咚买菜创立于2017年5月,通过产地直采、前置仓配货和最快29分钟配送到家的服务模式,为用户提供生鲜消费服务;2021年6月登陆纽交所上市。

  前置仓模式保证了履约时间,但却极大地增加了履约成本。

  财报显示,叮咚买菜的总GMV从2018年的7.4亿元增长到了2020年的130.3亿元,复合年均增长率为319.2%;总营收从2019年的38.8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113.3亿元。

  虽然GMV和营收保持快速增长,但叮咚买菜一直处于大幅亏损的状态。2019年叮咚买菜的净亏损为18.7亿元,而2020年的净亏损为31.8亿元;2021年前三季度,叮咚买菜的净亏损分别为13.8亿元、19.4亿元和20.1亿元。

  如此算下来,2021年第三季度的单季亏损已经超出了2019年全年的亏损。2021年前三季度叮咚买菜已累计亏损超53亿元,从2019年至2021年第三季度,叮咚买菜累计亏损已超百亿。

  财报还显示,截至2021年9月30日,叮咚买菜持有现金、现金等价物及短期投资为68.17亿元。这也意味着,不解决盈利问题,叮咚买菜的现金流很难支撑下去。

  巨亏之下,叮咚买菜股价也一直萎靡不振。

  周二美股收盘其股价报收11.90美元,市值28.09亿美元;股价与六个月前上市时的23.5美元发行价相比,已经腰斩。

  实际上,除了裁员控制成本之外,2021年12月,叮咚买菜创始人梁昌霖也分享了最新的发展思路。他表示,叮咚买菜原来讲性价比,而现在要强调品质或商品更好。言下之意是,提升高单值商品的经营和提高客单价,是叮咚买菜的未来方向。

  近期,各地不少用户就发现,叮咚买菜大幅提高了免配送费的门槛。

  近日有传言称“叮咚买菜已经开启大裁员”、“核心部门最高裁50%”、“采购50%,算法30%,运营30%,招聘10%-20%”、“强制给前置仓服务站员工排休”等。

  1月13日,叮咚买菜对第一财经表示,上述消息不实,是没有事实依据和严谨数据来源的恶意猜测。“个别岗位变动属公司正常组织资源调整,部分岗位的招聘需求也在正常释放,目前业务都在正常运转。同时一线岗位不存在强制员工进行无薪排休的情况,平时会根据站点的工作情况,尤其是员工的意愿与工作强度进行合理地调整。”

  经过17年的摸索,生鲜电商行业尚未寻找到盈利的破题之法,但扩张脚步从未停歇,导致“烧钱”现象加剧,亏损不断。根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此前公布的数据,在我国4000多家生鲜电商中,88%亏损,7%巨额亏损,只有1%实现盈利。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造成生鲜电商选手们难以盈利的原因在于用户购买频次低、客单价低、履约成本过高等。

  财报数据显示,叮咚买菜在2019年、2020年、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8.80亿元、113.36亿元、146.38亿元;净亏损分别为18.73亿元、31.77亿元、53.33亿元。

  造成亏损的主要原因都在于履约成本过高。叮咚买菜2019年~2020年履约成本分别为19.369亿元、40.442亿元,占公司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9.9%、35.7%。履约成本主要由仓库租金、配送员工资等要素构成。

  “在上海的业务已经实现盈亏平衡,但我们在控制毛利率、营销费用两个指标。该赚钱还是该扩大规模?离开规模谈盈利,这不是互联网时代的商业逻辑。”2021年6月,叮咚买菜创始人兼CEO梁昌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募集的资金主要用于:一是规模的扩张,不仅是扩区域,还包括深度;二是商品供应链的改造;三是技术上的投入。

  对于前置仓模式的成本,梁昌霖表示:“仓的建设成本,仓的水电费,仓内的分拣员、安全员、品控人员,配送到家的成本,以及退换货,所有的费用占销售收入的比例约为15%。现在经营好一些的社区店能做到15%到20%,因为社区店房租比较贵,要招聘店员,要考虑顾客进店的环境舒服等因素。”

  种种措施之下,叮咚买菜又能否扭转当前的困局?

相关推荐

小牛电动李一男宣布造车 什么时候会上市?

中国电信又出现网络故障了吗?具体是怎么回事?

台积电最新消息 失去华为订单台积电为何越混越好

拓展阅读
快讯
热门文章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