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服务平台

微软沈向洋宣布离职 沈向洋离职后要去哪?

新浪科技 2019-11-14 11:29

  但换一个角度来看,沈向洋的离职并不能说太意外。因为他是微软前任CEO鲍尔默时期提拔的最后一名核心高管。2013年11月,他被晋升为全球执行副总裁,主管微软研究院业务,进入微软的核心高管层。当时鲍尔默已经宣布自己即将离职,公司正在寻找新CEO。陆奇也曾经被传言是CEO人选之一。

  如果分别搜索沈向洋离职的中英文关键词,会发现这事在中文媒体圈是重磅新闻,但在美国科技媒体那里却基本没有什么反应。毕竟微软如今业务顺水顺风,股价处于历史高点,一位高管的离去并不是什么大新闻。即便纳德拉把整个微软高管层全部换血,也没有引发什么争议。

  去年重组分流部门资源

  如果不包括非业务部门的CFO艾米·胡德(Amy Hood),那么沈向洋的离职意味着,微软整个核心管理层在2014年2月新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上任之后,经过了几次大的组织结构重组,完成了彻底的大换血。现在微软每一个业务部门高管都是纳德拉亲自任命的。沈向洋负责的研究院其实很少涉及到微软内部真正的权力斗争,这或许也是他能留任这么久的原因之一。

  实际上,2018年3月的那次微软高层重组,对沈向洋领导的人工智能和研究部门来说是有些尴尬的,虽然谈不上是边缘化,但或许也为他一年之后的离职埋下了伏笔。当时微软新成立了云计算和人工智能平台,由纳德拉的老部下斯科特·格思里(Scott Guthrie)负责,他也因此晋升为执行副总裁。

  这个新部门分流了沈向洋的人工智能与研究部门的一部分人员和资源,更带走了人工智能商业化的关键职能,推动沈向洋的部门专注于基础研究。毕竟云计算是微软最核心的业务,人工智能的研发交给内部配合会更为高效。而如果回顾2016年9月的那次重组,沈向洋的人工智能和研究部门还是微软的四大业务部门之一,全权负责人工智能业务。

  这次重组是纳德拉统领微软之后最重要的一次战略规划,Azure和Office在微软内部的地位进一步增强,成为微软的重中之重。而Windows部门则被直接分拆到两个新成立的部门体验和设备部门以及云计算和人工智能平台中。失去了位置之后,原先领导Windows部门的多年老臣特里·梅尔森(Terry Myerson)则直接被纳德拉“杯酒释兵权”。

  如今随着沈向洋的离职,微软内部业务划分更加精简,沈向洋在微软研究院的领导工作直接交给了微软CTO凯文·斯科特(Kevin Scott)兼任。这或许意味着在纳德拉的安排中,微软的前沿研究工作必须更为紧密地配合产品研发工作,微软需要更加关注产品和业绩。

  纳德拉或是最佳CEO

  毕竟业绩是唯一的评判标准。在纳德拉的带领下,微软在几年时间内面貌焕然一新;从一家营收严重依赖Office和Windows的死气沉沉的老牌科技公司,顺利转型成为一家通吃企业和消费市场的云计算和生产力服务商。如今微软已经有三分之一的营收来自云计算业务。而且得益于云服务市场的旺盛需求,Azure业绩始终保持着高速增长,市场份额仅次于亚马逊的AWS。

  他的业绩得到了华尔街的高度认可。他上任五年来,微软股价从35美元一路飙升到目前接近150美元的历史高点,市值更是飙升到1.12万亿美元,和苹果轮流成为全球市值最高公司。相比鲍尔默执掌微软的14年,虽然财报连创新高,但股价却停滞不前,更失去了在移动市场原本拥有的先机,将黄金机遇拱手让给了苹果和谷歌。

  不夸张的说,纳德拉确实可以算得上是过去五年科技行业最为成功的CEO,或许都没有之一。毕竟船大难掉头,带领微软这样企业文化已经定型的科技巨头转变战略方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还不能影响到财报业绩。上任伊始,纳德拉就毫不犹豫放弃了智能手机业务,彻底否定了前任鲍尔默的最后一个遗产,更推动公司核心产品全面向云端转型。

  纳德拉比沈向洋小一岁,他在1992年加入微软,2007年出任互联网业务部门的高级副总裁。在《刷新》一书中,纳德拉回忆了自己2008年随着鲍尔默和沈向洋一道去硅谷,拜访雅虎搜索负责人陆奇的经历。随后陆奇来到微软必应部门出任执行副总裁,成为了纳德拉的上司。

  2011年,纳德拉出任微软云和企业集团的执行副总裁。他在这个业务部门的出色表现,是微软董事会,尤其是盖茨选择他接班鲍尔默的重要原因,因为选择纳德拉相当于确定微软的战略重心转向云计算和企业服务市场。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