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特别国债什么时候发行?特别国债最快4月上会?

2020-03-31 10:19

  3月27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召开之后,市场对特别国债及专项债的关注度持续增加。

特别国债什么时候发行

  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要抓紧研究提出积极应对的一揽子宏观政策措施,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发行特别国债,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

  这意味着时隔13年之后中国将再度发行特别国债(不含续作)。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机构预计特别国债发行规模少则5000亿,多则3万亿。由于特别国债并不计入赤字,因此发行特别国债仅需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即可,最快可能4月纳入审议。

  专项债发行规模则可能增加至3.5万亿左右。除增加发行规模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获悉,专项债已有新的结构性调整要求:2020年全年专项债不得用于土储、棚改领域,每省专项债用于资本金的比例上调至25%——三项措施都将助力基建投资增速回升。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基础设施投资(不含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比上年增长3.8%,增速仍处于低位。市场机构预计,在多项措施推动后,2020年基建投资增速有望回升至8%左右。

  特别国债最快4月上会

  特别国债是国债的一种,其专门服务于某项特定政策,支持某特定项目需要,因此被称为特别国债。

  在中国国债发展历程中,曾发行过三次特别国债(含续作):1998年8月,发行2700亿元特别国债,所筹资金专项用于补充四大行资本金。2007年8-12月,发行1.55万亿元(2000亿美元)的特别国债,用于购买外汇注资中投公司。2017年特别国债的发行则是对2007年到期的部分特别国债进行定向续作。

  和普通国债不同,特别国债并不计入预算赤字。如《关于提请审议财政部发行特别国债购买外汇及调整2007年末国债余额限额议案的说明》称,财政为购买外汇发行的国债不是对预算赤字的融资,有对应的外汇资产,并且该资产具有较强的变现能力。同时,与发行普通国债筹集资金的用途不同,财政发债购买的外汇以提高收益为主要目标。

  因不计入赤字,特别国债只需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即可,有利于相机决策。根据中国人大官网,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一般每两个月举行一次,通常都在双月的下旬,会期大致一周左右。上一次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在2月24日召开,按照前述规则,下一次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在4月下旬召开,届时可能会审议发行特别国债的相关议案。

  市场预计,通过增加专项债规模等措施可以提振基建,因此特别国债大概率将不再用于基建领域。

  天风证券首席固收分析师孙彬彬认为,特别国债发行规模预计5000亿。今年特别国债的用途应该和1998年的特别国债类似,筹集资金可能用于补充特定银行(如中小银行)资本金或专项用于湖北等疫情严重区域特定支持。

  广发证券首席固收分析师刘郁表示,今年特别国债发行规模预计3万亿,用途可能为三个方面:一是定向支持受到较为严重损失的湖北等地区;二是定向支持受疫情冲击较大的贫困人口;三是定向支持中小企业。

  华泰固收首席分析师张继强表示,可进一步创新特别国债的使用方式,用于支持银行永续债发行(财政部通过发行特别国债筹集资金,认购商业银行永续债),提升商业银行对中小微及民企的信贷支持力度。

  对于本次特别国债的发行方式,张继强认为,可能有二种:一是财政部定向发行特别国债给商业银行,央行配合降准;二是央行借道政策性银行购买部分特别国债。

  在1998年、2007年两次特别国债发行中,定向发行为主要方式。1998年特别国债的发行总额为2700亿元,面向工农中建定向发行,同时央行对四家银行进行降准。2007年除定向农行发行1.35万亿特别国债外,还向社会公众发行了0.2万亿。

  “由于特别国债定向发行的可能性较大,公开发行预计央行货币政策也会配合,因此对流动性的影响预计有限。”张继强称。

  专项债稳基建

  专项债于2015年首度发行,当年发行1000亿。2016年、2017年,其发行量分别扩张到4000亿、8000亿,2018年首度超过1万亿,2019年扩张到2.15万亿。专项债的大规模发行、使用对稳投资、稳经济起到了重要作用。

  3月27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要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市场机构预计专项债发行规模将增至3.5万亿。

  张继强表示,一季度提前下发的专项债额度几近用完,可能导致专项债发行停滞。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增加专项债规模,预计今年专项债额度可能提高至3.5万亿以上,相比去年的2.15万亿大幅提升,在全国人大批准之后专项债发行可能再次加快。

  除增加发行规模外,专项债不得用于土储棚改领域、专项债作资本金的比例增加都将有助于拉动基建投资。

  21世纪经济报道此前报道,在1.29万亿提前批专项债不得用于土储、棚改后,后续2.2万亿专项债(全年按照3.5万亿额度计算,下同)也不得用于这两个领域。这将对投资形成有效拉动。

  Wind数据显示,扣除土储、棚改以及教育、医疗等专项债外,2019年专项债用于基建投资的规模大约是6000亿。今年提前批专项债约四分之三投向了基建,假如全年都按这一比例投入基建,规模将达2.62万亿,相比去年增加2万亿。

  此外,2020年专项债资金用于项目资本金的规模占该省份专项债规模的比例由20%提升至25%,相当于带来了1750亿的增量。

  华泰证券(17.420, 0.22, 1.28%)宏观团队测算称,去年专项债中可能只有约30%的部分投到了基建,且专项债实际用于项目资本金的比例很低。今年各种措施调整后,专项债对基建投资的贡献明显增加,基建投资增速有望达到7%-11%。

  国家发改委PPP专家张宇表示,上调专项债券作资本金的比例,将对资本金筹集难度起到了一定的缓解作用。但比例提高意味着专项债项目金融风险就越高,因此项目融资与收益的平衡可行性要求也要提高,否则就会引发新的金融风险。

相关推荐

2020年11月份国债发行时间表 11月份国债利率是多少?

2020年10月电子式国债今起发行 10月国债利率是多少?

2020年国债发行时间及利息一览表 10月10日国债发行吗

拓展阅读
快讯
热门文章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