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邦国际发布会三度延迟最终取消:疑似政府介入 矿机大跌潮下谁在裸泳

2021-08-17 17:45
亿邦国际最新消息

  本报记者 胡金华 上海、杭州报道

  处于风口浪尖上的亿邦国际(EBON.US)和华铁应急,目前争议的核心仍是5.6万台矿机的去向。

  按照原计划,亿邦国际准备在8月15日下午2点召开关于华铁应急“三宗罪”的二次新闻发布会,然而再三推迟后最终决定取消。

  “亿邦国际方面告知我,疑似政府相关部门介入了此事,正在协调双方,因此8月16日晚间七点半举行的二次新闻发布会也取消了。”15日深夜,《华夏时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

  15日当天亿邦国际发布要举行线上线下公开召开新闻发布会,但是当本报记者赶到亿邦国际杭州莫干山路的总部所在地时,被告知发布会将延迟到当晚7点30分举行。然而,当记者等到晚间将近六点的时候,亿邦国际再次通知发布会延迟到16日晚间七点半举行。到15日晚间将近10点时,亿邦国际第三次更改时间,通知称发布会直接取消。16日凌晨,亿邦国际在官微发布了一句“因政府有意协调双方协商处理,新闻发布会取消”的消息。

  从8月8日亿邦国际召开首场新闻发布会以来,针对矿机纠纷,亿邦国际与华铁应急已经交手数个回合,双方各执一词,迄今尚无明确说法。

  三度延迟发布会

  本报记者了解到,原本8月15日,外界都在关注亿邦国际到底还有什么“猛料”要报,但最终发布会被取消。相比于亿邦国际的公开举报行为,A股上市公司华铁应急则颇显被动,需要自证清白。

  “一般来说,公众公司对商业纠纷的处理方式还是恪守以司法调查结果为准,使用舆论侧面施压的做法更像是在处理私人恩怨。毕竟国内上市公司主要面对国内投资者,而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主要面对的不是国内投资者。亿邦国际不等诉讼结果出来,单方面的对曾经的合作企业进行有罪推论,尤其举报内容核心涉及到币圈专业问题,确实也是有内行套路外行的嫌疑。”对此,有业内专业人士受访时分析指出。

  亿邦国际与华铁应急的纠纷源于2018年5月,围绕着5.6万台矿机所属权的“罗生门”而展开。

  根据亿邦国际方面在举报中提供的《销售合同》显示,在亿邦国际冲刺美国上市期间,华铁应急原下属子公司的浙江琪瑞机械设备有限公司(下称“琪瑞机械”)(原名新疆华铁恒安建筑安全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华铁安恒”))向亿邦通信购买8万台矿机,签订总价4.032亿元,合同模板由亿邦国际提供。

  记者了解到,华铁安恒购买服务器后,主要用于出租。而根据当时的市场环境,华铁安恒在收到2.4万台服务器后,由于比特币市场行情一落千丈,加上亿邦通信交付的服务器质量和性能与市场同类产品相比质量较差,华铁安恒的承租人多次交涉,租赁合同也提前终止,致使华铁安恒严重亏损。记者获得的材料也显示,华铁安恒曾向亿邦通信明确提出,不再继续履行后续5.6万台矿机的合同。

  双方的争议就此展开。根据华铁应急说明会上梳理的时间线,2018年5月19日,亿邦通信向华铁恒安交付服务器2.4万台;6月因亿邦通信违约延迟交货,华铁安恒邮寄解除合同的催告函给浙江亿邦,后到公证处公证;当年10月25日,剩余5.6万台服务器由亿邦通信与纽博实业发生购销往来。

  而亿邦国际向杭州中院起诉,要求华铁安恒支付5.6万台货款2.8亿元,并且要求华铁应急和胡丹锋承担连带责任,并于日前接连发布声明对华铁应急进行了举报与质疑。

  “目前看来,亿邦国际大概率是要输掉这场诉讼的。”8月16日,上海致胜律师事务所合伙律师刘胜杰受访时表示。

  矿机暴跌下的“裸泳者”

  而更让外界好奇的是,在这场利用舆论场揭开的亿邦国际与华铁应急的纠纷中,亿邦国际以及实控人胡东为何要用频繁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华铁应急一再施压。

  “在比特币矿机相关产业链条中,矿机制造商、矿场运维方(托管方)与矿机购买者的现行交易模式风险点颇多。通常来说,首先由购买者先付部分款项。比如先付20%的定金,让制造商把货发给指定矿场托管。这些矿场有时是与厂商合作矿场,也有可能是厂商自己的矿场。如果厂商和矿场是同一实控人所有,购买方要防范厂商将自己的货实际发给自己矿场的情况发生。当然,一般厂商都会做好隔离,表面上很难看出厂商与矿场的关系,”一位曾经从事挖矿业务的“矿工”陈晓(化名)8月16日对本报记者表示。

  陈晓进一步表示,对于矿机厂商而言,风控手段是,如果购买方不付剩下的尾款,就没收矿机。但是在2018年币价和矿机价格暴跌的情况下,已经在矿场的矿机大幅贬值,失去抵押和没收的意义,原本矿机厂商的商业模式无法成立。因此,矿机生产商就会转而向购买方追索剩余矿机的欠款。

  在陈晓看来,在这两家公司争斗过程中,华铁应急应该是吃了“哑巴亏”。因为很多购买矿机的客户包括华铁应急都是“币圈外人”,这些人实际上至今都不明白比特币挖矿的原理。

  对于亿邦国际而言,华铁应急成了它上市冲刺IPO过程中“救急”的稻草。

  胡东已获澳洲永久居住权

  刘胜杰对记者表示,商业纠纷应该由司法途径来解决,等待司法判决才是明智之举。

  8月16日,本报记者也从华铁应急方面获悉,杭州市江干区公安对于亿邦国际指控华铁应急合同欺诈一事未予以立案。因此,关于本次亿邦国际举报华铁应急合同欺诈一事,已有明确结论。不过在刘胜杰看来,亿邦国际方面选择通过公开举报方式来对华铁应急进行施压,有其理由,即大概率胡东不会因举报而产生法律风险。

  “亿邦国际董事长胡东在首次新闻发布会上的公开质疑华铁应急‘涉嫌’三宗罪,即使后续被证明并无此事,他也不必背负法律责任。但其行为却最终以极低的成本给华铁应急带来了极为严重后果。”对此,上海财经法学金融学博士王涛8月16日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王涛分析,如果最终亿邦国际达到其目的,这将对整个中国资本市场运行都带来非常负面的示范效应——举报者可以肆意造谣做空A股上市公司,只需用“或”“涉嫌”便能够大概率不背负法律责任。

  实际上,A上市公司因举报而被机构做空这在国内资本市场并不多见,多数人对此并不熟悉。但是做空机制在境外市场却屡见不鲜,甚至国外的做空机构为了达到盈利目的,会发布虚假信息,促使市场非理性下跌,由此导致谣言滋生或蔓延。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亿邦国际董事长胡东目前虽然还是中国国籍,但拥有澳大利亚永久居住权。此外,亿邦国际在今年2月启动了比特币、莱特币、狗狗币等虚拟货币挖矿业务,同时上线加密货币交易所Ebonex平台实现比特币的变现交易。

相关推荐

壹健康加入广东省营养师协会 成为广东省营养师协会理事单位中的一员

和剂药业-全球首个进入临床阶段的ITK抑制剂申报IND获受理

舍得酒、沱牌曲酒征战海外,获加拿大“中国老酒藏品”一等奖

拓展阅读
快讯
热门文章
热点专题